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框架条件管理式规划   

2014-07-31 13:2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505次双周论坛

时间:2014年7月18日

主讲:党国英

主题:《土地规划管理的若干理论与操作问题》

主持:赵农

评议:郑风田、郑振源、程雪阳、杨俊锋、刘业进、盛洪、张曙光

 

刘业进:

    党老师每次发言都提出一些特别重要的问题,我特别感兴趣。因为他总是找实践中很鲜活的现象和案例,而且挖掘里面的理论问题。我想说关于经济学里面的主观价值论在土地制度的意义。一块土地在被征用的时候,所有者是基于主观价值去评估价值的,基于成本估计基础上的征地补偿经常得不到所有权人的认可。如果不是基于谈判或市场价值,任何一种征地补偿的客观价值方案都是对主观价值的一个践踏,而我们知道经济学中会谈到,任何资源的配置使用都是一个基于主观价值出发点的探索过程。国外的区域开发中,所有者以“实际征用”为理由进行自我辩护,就是说,你的开发行为等同于“实际征”,因为所有者个人主观认为它值多少钱,未来回报多大,你的开发行为有损于我的财产的预期价值,而你开发者根本没有考虑进去,这样客观方案和主观方案的对抗就产生了。给定资源或一组生产要素,没有人知道最优的配置方案,资源的所有者和使用者总是基于自己主观的预期来看待资源的价值。“实际征用”的辩护理由在于经济学中的主观价值论。所谓钉子户的理由也在于主观价值论。

    另外一点党老师讲的消极规划,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哈耶克在《自由宪章》中的说法是“框架条件管理”。所谓框架条件管理,就是说一个城市规划,它只对区域里面的产权主体活动提出一些消极控制规定,比如不能建水泥厂、不能建化工厂,至于具体的资源用途,规划部门并不作出规定,剩下的自由裁量空间还是很大的,产权主体或资源是使用者在框架条件约束下想建什么就建什么,想经营什么就经营什么,因此这也是一种“负面清单”管理。现在我们很大城市规划师征用大片土地“剃光头”,然后政府规划好每一平米具体建筑物,经常伴随着严格的功能分区——这个跟消极规划的框架条件规划是矛盾的。

    再谈谈城市规划中的“国家视角”问题。刚才党老师给我们出示两幅图,一幅图是规划者规划出来的整整齐齐的长方形格块,经过城市自然演变多年后,或许是根据自然的河道、风向等等原因,街区出现了不规整的样子,我想这正是遵守框架条件管理的城市规划才会出现图中的变化。如果我们严格按照事无巨细的原有街区规整的规划图,我们将得不到一个诱惑力的城市街区。以“国家的视角”看待城市规划,就是坚持严格的功能分区,强调几何图式的视觉整体感。其实追求有棱有角的几何图特征,其实追求的是街区的“表观秩序”。表观秩序和功能秩序不一样,居住者看重的是功能秩序,你再城市规划中机械地把它修的整整齐齐,必然破坏功能秩序。以城市演化视角,和以人为本的视角,城市规划者要回归到功能秩序视角,而不是表观秩序视角——表观秩序是从空中俯瞰的视角,不是生活的视角。现在我们要回归家庭的、母亲的(带孩子玩耍、买菜购物送孩子上学等)的视角来看这个规划。我们在城市中居住和工作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任何一个复杂系统都有它的信息基础和通讯机制,那种国家视角的、强调服从规划者的城市规划的核心问题是删除了大量的分散的所有者、居住者个人分散的信息,取而代之的就是用官僚机构下达的方案和各种指标,由此删除的有用信息是极大的损失。人们消费偏好改变通过价格信号传递给土地使用者,使用者判断种什么,或者选择种经济作物而不种粮食;或者其他用途。但是,我们现在土地规划删除了这样的信息基础和通信机制,这样做是有代价的,比如城市拥堵,城市千篇一律,(还包括大量单元居住方式导致的)心理改变和城市犯罪率提高,这些是技术专家注意不到的东西。一旦破坏了在土地上居住的和生产的人与资源构成的复杂系统的信息基础和通信机制,总会遭受反弹,如土地滥用、犯罪率提升,单调乏味的城市面貌、粮食安全问题等。

    最后我讲讲粮食安全,粮食安全不是生产出来粮食这个物质的事实,也不是土地物质的事实,粮食安全是一连串事件,包括粮食交易、反应消费者偏好、消费结构变化的信号传递、生产者对需求信号的及时响应等。森的研究表明,粮食安全的核心是粮食交易系统,以及新闻自由对决策者的监督,而绝不是粮食和土地的物质事实。如果消费偏好和人们的食物消费结构发生改变要求人们种植橘子、苹果、香蕉甚至药材,一部分生产者改变种植作物,没有违反粮食安全,这种自发调整不会威胁到粮食安全。以粮食安全的名义限制产权主体的生产行为是另一外一种形式的计划经济,需要警惕。

  评论这张
 
阅读(575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