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盯住那些恒久的主题,准确把握中国现状  

2014-12-09 02:11:45|  分类: 制度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个国家是不缺乏热闹的国度,几个月半年推出一个接一个由政府定义的主题,总是不断提出一个又一个花样翻新的目标,希望的诱惑仿佛持续不断。可是那些花样翻新的主题很少触及有关人类合作扩展秩序的恒久主题。因此,也难以准确地把握现状。例如,奥运会刚一举办,APEC又来了,APEC过去,G20又上将上演。五年计划”似乎越来越少有人当真了,但资源的配置却又事实上围绕着五年计划实施。从“拨乱反正”到“小康社会”,从小康社会到“和谐社会”,从和谐社会到“中国梦”,短短几十年间,“主题”不断,“希望”不断。改革、开放、人权、法治,都是好东西,可是口号喊归喊,真实的经济社会现实的基本面还停留在过去的阴影中。
什么是时代发展的恒久主题?这需要回到对我们置身其中的秩序的深刻理解。我们置身其中的秩序,主要乃是一种基于匿名合作的人际间合作的不断扩展的秩序。这种秩序外化表现为技术进步,人均收入的提高、自由与人权保障,政治机会和经济机会的开放度不断提高,人与自然环境的协调等。型塑这种合作秩序的主要机制是基于财产权利基础上的匿名价格机制,而支持这一宝贵机制的制度条件则是以正义为目的的政府,以及公序良俗的民情基础。那些恒久的主题不外如下几点。
1.任何重大制度变迁的基本考核指标是在何种程度上扩展了人的自由。我们在严格的柏林所谓“消极自由”的概念基础上谈论自由主题。我们很难在生物学意义上定义“人”,人的定义内含着自由。许许多多的为文明划分阶段的历史叙述,却没能把握自由这一核心衡量指标。文明史是一部人求自由的历史,把野蛮和文明划分开来的无他,就是自由及其实现程度。当今世界所谓发达国家,乃是那些在自由的获得上去的长足进步的国家——所谓“开放社会秩序”,而那些仍然徘徊在开放社会秩序之外的国家则在自由的获得和保有方面裹足不前——所谓“受限进入的社会秩序”,或者,“封闭社会”。因此我们特别需要另外一幅眼镜来观察新石器时代以来的文明史,器物、物质的富足、技术进步、人口扩张、交通便利、贸易量的扩张,林林总总,都是一个基本变量的副产品——自由。自由不仅仅有工具性价值,它更有其目的性价值。所谓“监狱是自由的物证”(刘军宁语),说明举凡属于人,没有人自愿投奔监狱;举凡是人,剥夺其自由乃是共同的最难以承受的惩罚。自由使生物学意义上的人变成文明社会中的人;自由的人才有真正的尊严;自由让人愉悦,也是幸福的前提和幸福本身的构成要素。我们由此可以得到一个简单的标准,以衡量一个社会中任何集体行动和政治目标,凡是那些倾向于剥夺、限制人的自由(才一次提醒,柏林的“消极自由”)的集体行动和政治目标,都事实上是反文明的,趋向于野蛮的。在倡导法治的中国当下,作为法治前提的宪法和法律,以及以改革名义推进的新规则建设议题,务必以自由这一核心考核指标予以衡量,删除和修改大量与自由价值相冲突的规则。没有一个与自由相容和维护、推进自由扩展的规则基础,推进法治比不推进法治更糟糕。
2.正义。现代国家中的政府扩展自己“看得见的手”大大超越古典时期,长此以往,以至于人们忘记了联邦党人告诉我们有关政府的一个基本道理——政府的唯一目的是提供和守护正义。有关政府的理论很多,关注点各有不同,经济学家从分工的视角看待政府。在一个前述不断扩展的合作秩序中,有一种组织专司提供“保护服务”,这就是政府。一种自洽的可持续的保护服务必须是受到正义准则的约束,因此政府又被视为法律和秩序的提供者,或者“正义”的守护人。扩展秩序乃是一个分工合作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之中,政府属于一个专业化组织,这种专业化组织以提供维护正义的法律和秩序换取税收,税收是它唯一正当的收入来源。从经济学视角观察正义,主要是社会合作系统中联合生产的社会合作结构中,产出归因是否准确的问题。但是经济学不能在正义议题方面包打天下,这是因为,就算社会合作结构在,联合生产的贡献被详尽准确地分解并与对产出贡献进行准确地归因,一个可持续的合作秩序仍然可能不可持续。这是因为,人们对正义的理解,虽然主要承认产出与合作生产的准确归因,但是其他方面也影响人们对何为正义的判断,例如早期人类社会群体中形成的“原始集体主义情绪”,休戚与共的群体生存感,在今天可能异化为“嫉妒”。不是出于联合产出的准确归因,仅仅是出于考虑到嫉妒这种不可消除的情绪本能本身,一种其赎买的最低限度的社会保障制度或许是必需的。归纳一下,从经济学的视角,正义是联合生产的人们对产出在诸贡献者要素中的准确归因,“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虽然我们从事联合的合作生产之网中。此一论断既符合组织之内的收入分配,也符合组织之间的收入分配。其实,这里的收入分配有误导之嫌,因为并没有一个人格化的人专门从事收入分配的工作。即使在组织之内,管理者当局从事收入分配仍然不是主观随意的,只有当他的分配方案符合和逼近正确的分配方案时候,在组织间竞争压力下才不至于淘汰出局。对于基本权利特别是财产权的保护从属于正义的这一视角。从经济学视角,正义还包括对嫉妒心的赎买。严重的嫉妒心发作可能摧毁“社会合作体系”(罗尔斯语)。因此,对发端于早期人类社会并在那个极端匮乏时代发挥过正面作用的嫉妒心在今天时代进行赎买,实在是一种基于真实人性和真实情境下的制度适应(或无奈之举)。当然,正义还涉及到其他重要方面,如开放政治机会和经济机会,所谓“机会向才能开放”(罗尔斯语)。
3.和平。任何通过挑起族群之间,阶层之间,宗教之间,民族国家之间的矛盾以获得利益的行为都偏离了和平这一消极价值理想。人类至今还没有找到消除战争的理想方案,这正说明了文明的脆弱以及文明仍然处在幼稚时期,同时也证明了人性不完美的另一面。如果人性是完美的,所有战争的都不需要发生,所有的武器都不需要制造出来。虽然有人论证,战争是技术进步的发动机,但是哪怕技术进步迟缓一点,人类也不需要这样的发动机。与和平处于对立面的冲突和战争往往与自由和正义的丧失相关联,也与无知相关联。20世纪铁幕两边的对立,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央计划经济思想的误导而产生了两大对立集团,迟至今天,冷战的余波还在,用“中央计划经济”组织人们的经济社会生活的思想还大有市场。欧洲的伯林墙已经倒掉,亚洲的三八线仍然矗立。在对立的另一边,中央计划经济的遗产还远未肃清。当然,和平理想未能实现还与某些极端宗教派别有关,以及与打着宗教旗帜的形形色色的恐怖主义极端组织有关。无论哪一种情况,战争都属于非生产性行为,它带来的“好处”远远超出其代价。
4.开放。社会矛盾和冲突不存在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凡是那种宣称一劳永逸终结人世间的一切苦难、匮乏和冲突的解决方案本身就是灾难的导火索。短期和长期的,经济和政治的,向着一切方向上的探索——它们只能被准确地称为探索,正是不同时代持续的探索构成一个适应路线图。这条路线弯弯曲曲,事先没有既定的准确方向。恪守开放的行动准则,源自于对环境不确定性和人类有限理性的承认和把握。开放意味着更大的探索空间,以及各种适应性行为可比较,可交流,可学习,由此大大缩短封闭条件下自我探索的时间,降低自我探索的资源代价。过程即实在(怀特海语)。个体也好,民族国家也罢,其实质都是一个过程事实的存在。一个存在过的个体在人类的适应进程中扮演了一段短暂的载体,民族国家作为组织同样在人类的适应进程中扮演了一段短暂的载体。不死的适应进程本身,变动不居的是死死生生的载体。正如伯克说,“我们是死去人们的朋友,我们是未来人们的朋友”,我们共同处在一个连续的适应之流中。开放把组织试验的范围和规模扩大无数倍,从而在任何一个方面的探索上,极大地缩短了达到收敛的时间,从而更好地应付新的问题。中国3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谈何“改革”,其实功在开放。通过开放,加速了人们对此前错误的认知,因此加快了纠错进程(“改革就是改错”,刘业进语)。通过开放,极大加快了通过纠错实现的适应进程,大量制度工具、技术工具、市场玩法(如果股票市场等)能够迅速地从发达社会学习和复制(虽然直到今天我们还宣称“坚决不照搬……”)。在政治转型的策略上,开放为改革(改错)提供了体面的台阶可下。我们的领导人说得好,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其实所谓改革开放的本质乃是启动一个开放的演化进程,只不过,在转型国家,这个开放的演化进程包含两层意思,一是纠正刚刚过去30年犯下的错误,以及同时,解决一切社会在其适应进程中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如前述,适用于一切社会的一切发展阶段。开放是谦卑的理性的必然结论,与那种自负的理性截然相反。哪里宣称一劳永逸的社会方案已经找到,哪里的开放演化进程就已经终止。哪里开放的演化进程已经终止,哪里的自由也就处在危险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569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