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理性与文明的演化进程(微博语录)   

2013-09-23 11:37:32|  分类: 制度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来不相信大规模的革命会引导社会走向无限丰裕的地上天国。此一逻辑同样适用于改革时代。改革不能激进,但是道理必须明白清晰:此前的计划道路是一个由于种种历史机缘机导向的彻头彻尾的错误。改革历程就是从这种彻头彻尾的错误走出来,因此改革就是改错并把这种渐进的改错合法化。

波普尔对开放社会的三个敌人的攻击不是太狠而是不够狠,波普尔的呐喊至今仍然是孤独的呐喊,一如哈耶克在1944年发出的振聋发聩的孤独声音,这种呼吁和警告甚至差点毁了他作为一个职业经济学家的学术前途。在人类命运的紧要关头,个人的学术命运服务于更高的人类价值。哈耶克只服从真理的探求。


一开始,我认为理性的自负只是理性和科学滥旸的副产品。后来,我发现,理性的自负从理性诞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因此哈耶克孤独的呐喊的意义超越了二战结束的那个时代,而具有文明演化的一般意义.


人这物种一脱离约束就像脱缰的野马;一约束起来又像摇尾的狗。文明恰恰在这狭窄的夹缝中成长,因此我们看到当今世界有幸迈向开放社会的族群屈指可数(2打)。


自由之必须的原因之一,也在于,在生物演化的尺度上观察,常人的个体间差异几乎为零。自由之必须的原因之二,适应环境的能力与环境不确定性不成比例,这意味着一个多样性试探情势必须保留。鉴于此,开放社会均是那些把自由视为人类第一价值-至高价值的族群。(@求生的窄门:这是一个极重要的洞见!长久以来社会科学大多以道德、思辨等个人经验为基础,退回至生物学这样可观察和记录的“科学”重新审视社会科学,将重构社会科学的逻辑和版图。)(多元试错过程为什么必须?第一没有全知者;第二,环境的根本不确定性//@fufuji97: 自由是一个过程,自由之所以必须,就是多元试错的过程必须的意思,所以我一直认为老子的“道”是跟自发秩序相关联的,能导出中国的自由主义。)


如果有确凿的证据支持,在生物演化尺度上或更短时间尺度上,某些个体的确在关于人类自身如何组织的合作秩序的理解和掌握上卓尔不凡,并有更聪慧的个体识别出来,我们不需要自由;如果环境的确是静止不变的并最终为人所完全掌握,我们不需要自由。自由是文化本能,在演化选择压力下表达出来的适应技术。


文明进程没有保险阀,保证进步了就不后退。相反,对文明发起的攻击一轮接这一轮,从呼吁回到高贵的野蛮人状态,到全国一盘棋的地上天国,五花八门。文明的朋友历来很少,文明的敌人却不断花样翻新。 整体的荒诞、错误、倒退其实是历史的常态。许多人嘲笑北朝鲜,可是在那种场合下,还是会产生发自内心的神圣感滴。为文明计,大自然的深谋远塑造我们人类以遵从的天性,这种天性原本服务个体能够文化传统吸取养料以塑造成人,可是,盗窃分子盗用人们遵从的天性,这就是古代和现代专制的本质。

理性的自负起源于个体的误认。在物理上区分一个个体太显而易见了。可是这是假象。从一开始,文明就是一个网络事实,根本容不得任何单一个体理性的胡作非为。

  评论这张
 
阅读(533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