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方法论个人主义,方法论集体主义  

2012-10-01 00:1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春兴老师的转述甚合我意,“方法论个人主义并不完整”。
我刚译了一本Kirzner的《竞争与企业家精神》(浙大社告知11月份将出版),居然忘了谈方法论集体主义如何看待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在结构个体、制造多样性、驱动市场过程,的确能说明方法论个人主义的解释力。但我们还是可以问,那些存活下来的企业是否能完全归因于类似乔布斯这样的企业家精英?另外实证研究发现,所有者作为经理人的企业和分散持股从而职业经理人打理的企业的利润率没有显著差别。这里我们把问题简化为归因问题。用一个一次齐次函数来刻画企业生产当然便于数量分析,可是这样的企业里其实没有企业家,因为打理企业的技术成了一项通用技术。在产出与投入之间归因,在结果模式和初始条件之间归因,我们经济学家以及实战中的企业领袖们,任何人,都不具备准确的、可重复的因果联系知识,于是现实的“解”,交由一个由众多企业和企业家向着一切方向上探索的“并行运算”市场过程。无法精确归因恰恰是因为有非线性的涌现现象出现了。
企业“知道”,而不是任何个体包括企业家知道如何生产ipad和空客A380。知识存贮在何处,不是在员工个体的头脑中,而是存贮在员工头脑互联的网络中。把苹果员工隔离开来分别写下各自的知识然后加总起来交由一个总代理人是生产不出ipad的。这正是何梦笔论述的所谓“脚手架理性"。把理性归于一个个体大脑的生物学事实是极大的误解,理性是一个网络事实。
2.

方法论集体主义不是希特勒,方法论集体主义也区别于本体论集体主义。在刚刚翻译的何梦笔的新著(《创造力与认同的经济学》)中,我再一次确认方法论集体主义是研究合作秩序及其演化所必需的解释工具。
我反对还原主义的自由主义,并认为它对于自由社会的维系是有害的。
 新制度经济学并没有成功打开企业的黑匣子;合作秩序的传统研究也没有打开秩序的黑匣子,它们似乎都忽略了(或者有意识避免)方法论集体主义。二战以后,经济学家都避免谈论生物演化,其实生物演化是一般演化的特别应用领域
3.
兴元兄坚定、彻底的方法论个人主义立场在多个学术讨论场合或私下场合有所表述。兴元兄彻底的方法论个人主义立场在学术研究经历中是一贯的。
我个人有一个从彻底的方法论个人主义向弱还原主义或承认某些场合使用方法论集体主义有合理性的转变。原因是我觉察到经济分析有必要引入过程、层次、结构和涌现概念。
方法论个人主义遭遇的挑战在于,水(H2O)的确可以还原为氢原子和氧原子,但在氢原子和氧原子中可以找到水的踪迹和特性吗?是否一切经济社会现象皆可还原为个体行动、偏好、动机原因?以利他主义和恪守正义原则为例,当然彻底的方法论个人主义说利他主义都是互惠利他本质是利己,但是恪守正义的行为总还是普遍存在的。恪守正义规则经常使自己的适应度降低而增加别人的适应度,这时候必须引入分析层次的概念,即恪守正义的行为的成本发生在个体层次,但恪守正义的收益发生在社会层次。我们设定,根本不恪守正义规则的社会A的成员的适应度是F;而有一定比例成员恪守正义规则的社会B的适应度是F+d-c,由于d-c>0,我们看到的人类世界都是有一定比例的恪守正义行为主体构成。d具有公共品特征,施惠于B的所有成员。这里分析层次的转换,就突破的方法论个人主义的假定。为了获得B社会拥有的进化优势,我们人类发展出害羞、敬畏、恐惧等本能反应,以使得遵从(docility)行为得以实施。正是“遵从”,使得我们能从事“社会学习”(试想事必躬亲,我们永远走不出动物时代),社会学习能力使得我们得以大大超越黑猩猩和其他灵长类动物。
祖宗斯密就把方法论个人主义分析层次和方法论集体主义层次混合在一起,把社会当做个人的派生物以及把个人当成社会的产物,承认演化经济学所谓“下向因果关系”(我们的偏好不是隔离于社会之外的个体异想天开灵光一现的产物;女性爱美仿佛个性十足,其实审美偏好严格受制于他人的眼光,就算一个女性说穿衣服就是给自己看的也是十足的幻觉)。
当一个组织或某种集体现象,并不能通过分析其个组成部分得到充分的解释,意味着组成部分之间的联合作用产生了新特性(涌现性),这种新特性是从组分中衍生出来,却不能从组分中探知。这时引入新的分析层次是必要,引入新层次的分析方法,就经济系统分析而言,我们称之为方法论集体主义。这样的现象不限于经济系统。优美歌声不能还原为物理频率,歌曲不能还原为音符,绘画作品不能还原为色块,诗歌不能还原为单个的文字,美女不能还原为三庭五眼的数量比例,如此等等。
如果我们观察到一种行为降低自己的福利水平,是不可欲的(如企业中的组织忠诚),但也遵从,这恰是我们的进化优势。
4.

我使用的文化传统概念是与语言能力相联系的人工制品概念,见何梦笔的新著《THE ECONOMICS OF IDENTITY AND CREATIVITY: A CULTURAL SCIENCE APPROACH》。所谓文化传统是a biological capacity for culture的产物。人类已经形成一种独特的capacity for culture。我使用的文化传统是这个意义上的,也是演化时间尺度上的。秋风老师使用的是演化时间尺度上文化传统的一个子集。
5.

回头去读西蒙的那篇利他主义文章,似得到一点启发。博弈论和演化仿真对人类群性生活特征的关注非常到点子,但是联合产出的黑箱依然没有打开,或者仅仅是简单假设存在。为了收获联合生存的联合产出,人类发展出许多适应性技术,正义价值算一种。恪守正义规则的个体或增加他人的适应度而自己的适应度会下降,却为什么总是存在?这是所谓利他主义的困境。但是我们一旦把利他主义放置在遵从行为倾向背景下考虑,关于适应度的“成本-收益”计算可能逆转。其次,我们再一次逼近方法论个人的适应边界,超越这个边际,需要采取方法论集体主义,如果恪守正义的个体适应度下降,但相对没有采取正义规则个体的的群体(或采取者在总体中的频率过低,低于某个必要的临界值),前一群体具有显著的进化优势。

6.

宽容,乃是因为我们无知。承认我们的无知,才逼近人在宇宙中的位置的真相。萤火虫照亮那狭小的区域足矣以使它适应环境。人的理性,及其全部人工制品,包括宗教,只是照亮宇宙中人周围那狭小的区域,虽则狭小,但足矣使人适应其生态位。理性之光,不是太阳系中的太阳。儒者,也不要动辄以唯一真理自居,呵斥那些不懂儒的人。不懂儒家者的无知区域和懂儒家者的无知区域没有任何统计上的差异,都是有着理性能力的人,宇宙中一种卑微的生物。


  评论这张
 
阅读(17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