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docility,正义,联合与文明  

2012-09-27 03:5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ocility(遵从)是人的天性,表现为易于从事“社会学习”,以及由此形成的利他主义行为、组织忠诚和族群认同等人类倾向。这样我们就解释了利他主义行为为什么存在,正义与合作秩序的关系。文明是有代价的,这种代价表现为过犹不及。爱国主义,看来是遵从倾向的副产品。——题记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H .西蒙在1990年代的一篇文章试图给利他主义给出一个全新的解释,我认为是成功了七成,但是文章后面一步的推论却有问题。前几天,又看到哈耶克邮件组内叶航老师在经济研究上最新发表的一篇关于正义的实验经济学论文,试图给出正义之于人类合作秩序的演化与实验经济学依据。这两篇文章的关切有重叠的地方,而且有各自的不同的侧重和结论。它们的目标是一个,就是论证人类合作秩序的条件。顺从与正义,可能存在二者互补的情形。

西蒙有个洞见,非常令人信服,那就是“社会学习”使我们成为有经验的人。我们的经验从个体实践中来,可是主要不是从个体实践中来,而是从社会学习中来,我们相信我们从各种渠道中听到的看到的,学习得到的。我们遵从传统,未经验证就相信。我们从传统和更广泛的社会中的人工制品中学习生存经验,或者,为了适应所需的一切知识。这个洞见,被许多苏格兰道德哲学家所阐述过,例如,埃德蒙.伯克,托克维尔和哈耶克,其中伯克的阐述最彻底最清晰。制度和演化经济学家何梦笔在他的新著中用更从现代的概念和行文方式给出了更详尽的解释。西蒙的论证逻辑思路曲折而清晰。他说,为了社会学习,我们不能坚持事必躬亲,如果我们坚持事必躬亲的话,我们可能根本存活不下来,比如你亲自摸一摸带电的电缆是否对人造成伤害,也许你就被电死了。我们不经自己实践,我们采取简单相信的策略,相信书本,相信父母,相信宗教启示,相信传统和习俗,我们由此习得宝贵的适应技能和知识。为了社会学习,我们发展出某种具有生物学基因支持的天性,就是西蒙说的docility。不太准确地翻译,可以翻成“顺从",或"遵从"。没有中文中的被迫的含义。因为遵从,我们从个集体经验中获得生存优势,比那些不遵从的个体的适应度(F)更高。假定一个社会所有个体拥有相同适应度F,尔后,一些个体发展出遵从的天性,这些个体的适应度就是F+d。 但是遵从也是有成本的,表现为因为遵从某些经验或规则是增加别人的是适应度但降低自己的适应度的情形,这被西蒙称为对遵从的”征税”,假设为c,于是,有遵从倾向的个体的适应度就是F+d-c。再考虑到一个社会中,有遵从倾向的人的比例是p,而遵从给别人带来的能力增加为a,于是总结起来,有遵从倾向的人的适应度就是F+d+Pa-c.我们再考虑不采取遵从策略的人的适应度。不采取遵从策略的人没有遵从成本,但也享受那些采取遵从策略的人给予的适应度,于是他的适应度是F+Pa.然后,我们比较一下。如果d-c大于零,即从顺从得到的适应度的增加大于对遵从的征税,那么长期社会演化中,有遵从倾向的人就会胜出。我们目前的人类倾向,就是典型地有遵从倾向,我们有普遍的社会学习行为。以至于我们的理性,都不能做一种原子主义的理解,而只能被理解为脚手架理性,或框架理性,是人与人构成的网络结构中的理性。我们的社会学习,和知识的发现和创造,是以群的方式进行的。

西蒙这里真正的结论在于,d-c 大于0,由此具有生存优势。这里有个重要的推论,就是采取遵从策略的人因为从社会集体工具箱中得到知识而获得适应度提高远大于其因为某一遵从行为导致对别人适应度提升而降低自己适应度即成本c,这样的行为有诚实、救人、惩罚不合作等,采取遵从策略即意味着内涵利他主义。这似乎是个很大的转换,但仍然言之成理。理由第一,人类作为群性生物,的确是从集体工具箱里获得适应优势的,这个集体工具箱就是“传统”,和几乎全部“人工制品”。理由第二,遵从策略者并不能分清任何一个遵从行为无成本或低成本地增加适应度,社会演化发展出一些维持结构和为产生涌现产出而形成的规则,特别是降低个体适应度而显著增加全体适应度(因为有利于结构形成和涌现产出)的行为,他也一样遵从,这就是利他主义。这就解释了一个长期的困惑,利他主义降低个体适应度增加别人适应度,理当从群体中消失,为什么长期存在于人类群体之中。

原来,简单的利己利他的讨论,起跑地点定错了。利己利他的争论需要置于另一个分析框架和分析层次中讨论。因为利他主义行为是遵从行为的一个特例。包括利他主义行为的一揽子遵从行为总体上适应度提高了。因此我们总是从概率上观察到利他主义行为,并不是单纯的一个个体纯粹的总是持有单一的利他主义行为,而是,遵行行为的特例,或者副产品。理他主义是遵从行为的副产品。

回到叶航老师的文章。正义,为什么是合作秩序的条件。正义是一种规则,秉持正义,可能降低自己的适应度,但是,如前述,这个行为是另一个更一般行为遵从行为的特例或子集,遵从行为提升了适应度。这个理解,不是叶航原文的理解,而是纳入到西蒙框架中的理解。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正义规则的持守,或者纳入到遵从的大概念下,其群体适应度提升了,即有利于结构的维持和涌现产出,这种适应度的提升最终为所有个体分享,可以理解为西蒙模型中d的增加。

让我们从更加复杂和深入的角度理解自利、利他、正义和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10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