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如何可能迈向现代国家——兼论对秋风儒家宪政主义转向的思考   

2012-07-13 00:5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鱼儿说,我需要水;鸟儿说,我需要空气;人说,我需要自由。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中国需要宪政秩序。

——题记

 1.鉴于社会事务领域,一个正确的问题存在几个正确的答案。对秋风的转向/探索宜从证伪的角度去看,即秋风主张了一种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学说没有?没有。秋风主张了某种唯一正确的完备性学说没有?或许主张了。他认为儒家即是。可是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下,事实上的效果是什么?是对钦定官方意识形态的消解。伯克说,在政治实践上我永远站在少数派,个中不解和苦衷,无法用任何一种纯洁理论可解。
      秋风的主张,从纯粹理论考虑,我难以认同;从社会转型的真实实践层面,则是健全社会之表征的先声。
      秋风如下一段(通过设问来)表述我深表赞同:
      “理解宪政秩序之父复杂性。深入观察、思考美国之宪制,就可明白这一点:第一,基督教信仰对于美国秩序有何意义?教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发挥何种作用?第二,制宪者当初为什么设立参议院(元老院)?参议院何以享有广泛而重大的权力?第三,最高法院之权威究竟属于何种性质,来自何处,一帮老头子究竟在依据什么对立法进行判断,他们在维护什么。如此等等。”
      开放社会/自由社会之宪政架构的达成,是诸多条件汇集交相作用的结果。正确的提问毋宁是,(相当特例地)“上帝”为何选中了西欧和北美少数“两打”国家。中国如世界上许多其他的文明,近300年来,没有出现宪政,没有向现代国家的转型,很正常,这是常态啊。大家注意到没有,哈耶克最尊敬的人之一托克尔维特别强调传统的重要性。传统,长时间尺度上的集体经验,在生活的尺度上,非理论研究的视角是看不见的。中国的传统不被“五、四”,以及两次暴力革命阻断,在竞争压力下学习,可以预期宪政的降临,类似日本,一种带着本民族传统色彩的自由宪政社会。个人在(1)传统和(2)人际互动结构中获得理性,宪政也作如是观。时间尺度稍微拉长,传统本身是变化的,传统只不过是存贮了那些适应的知识(因此不要用“裹脚”传统驳斥秋风)。在社会领域,我们知道的全部知识是那些我们适应所需的知识。北极熊的嗅觉是人类的几千倍,它有的自己的“传统”,它“知道”那些即可适应极寒环境。我单说适应,意思是说不要抬出某种客观的他者出来。生物界数十次进化出类似眼睛的器官;文化演化领域也可以独立地演化出宪政,暴力革命和激烈反传统客观上(虽然不是当事人主观意图上)恰恰延缓这一进程。
 

      2.西欧和北美世界也是在最近三四百年发展出宪政秩序。驳斥秋风的说法也需要适应于解释宪政秩序之前的西方世界。
      3.宪政和民主是一种文化演化中对如下事实的适应:我们人类理性不完美,外部世界的不确定性,以及“历史决定论的贫困”(波普尔)。这个定义的好处是不涉及到扯不清的东、西方。
      除了传统来自政治学的宪政民主话语,我们有必要从方法论和知识论定义“宪政”、“民主”,一旦这样,有关东西方的争论就可以搁置一边。例如,民主=因为复杂现象领域证实方法典型地无效而趋于失败,因此作为一种适应,理性自负的人类久经检验以后被迫采取的一种批判理性主义过程。在这个定义中,一点基督教的影子都没有,一点儒家的影子都没有。宪政是对无限政府和独裁者政治的反动,这一新的演化成果(最近300年才出现)可解释为对有限理性和不确定性世界事实的(在公共治理领域中的)适应以及对社会事务领域任何类型的决定论的证伪。鉴于文化演化的速度以及各个族群的智力水平在生物学上几乎无差异,如果没有愚蠢的暴力革命、完备性学说的疯狂、激烈的反传统阻断演化进程,各地区可以预期先后都会进化出对人类理性缺陷的某种文化适应(宪政秩序,民主)
      华芳说如何测度儒家思想和价值观在宪政秩序中发挥作用的程度,具体到公共物品的提供,是个有意义的思路但也有收窄了问题的视阈,例如我们可以思考儒家和神道教在日本宪政秩序中从哪些方面发挥了作用,我怕不局限于公共物品的提供。

      4.小和兄所列两点似乎也是有联系的。我曾经在偶然考证中世纪大学的时候,得知那时候有三种行会,商业行会,手工业者行会,“学者”行会(也是谋生混饭吃的),后来学者行会制度化为大学。这些行会的出现,与那时的城市化进程有关,“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那时候就有体验了。城市化进程(虽然规模不能和今日相比),人口的聚集,商业贸易的扩张似乎在宗教改革、大学兴起之前发生。
      我们从 IF(####)THEN(宪政秩序),即从正面找因果关系太难了。假如有1000种条件,还有条件的权重,更是没法测量。于更好的策略是找那些宪政秩序的阻碍力量和不可能条件,这个相对好找一些。建设宪政秩序就是排除那些阻碍力量。例如,总没有人说金家爷孙三代相传是个好制度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