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受规则约束的利己——兼论市场经济运行的制度条件  

2012-05-19 11:4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规则约束的利己——兼论市场经济运行的制度条件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  刘业进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爬得了高山,涉得了水塘,制得成酸奶,压得成胶囊,2012,皮鞋很忙!”一段流行的网络段子描绘了我国当前食品药品安全的严峻形势。中央电视台在《每周质量报告》节目中披露,一些企业将皮革废料用生石灰清洗漂白,经过强酸强碱处理熬制成工业明胶,再出售给浙江新昌药用胶囊生产企业。由于皮革在鞣制过程中需要用到重金属铬,因此这些劣质胶囊中铬的含量超标有可能致癌。经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检测中心检测,九家制药厂生产的13个批次的药品胶囊中,重金属铬的含量超标,最多超过国家标准90多倍。问题胶囊已经流入北京、江西、吉林和青海等地,涉及通化金马、修正药业、海外制药、蜀中制药、青海格拉丹东药业公司等企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416日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停止销售13种使用皮革废料制成的药用胶囊产品。据新华社报道,杭州警方表示,他们将配合药监、工商等部门对浙江省新昌县43家胶囊生产企业进行停业整顿,对非法生产胶囊企业进行封查。

近几年来,尽管我国政府承诺加强食品和药品的安全监管力度,但食品、药品、建材等领域,接二连三频频爆发安全问题,引起人民群众的恐慌和不满,也对相关行业/产品的市场和生产造成巨大冲击。如大头娃娃、三聚氰胺事件一出,国外品牌奶制品对国产奶制品行业造成巨大冲击,影响至今。人们纷纷调整自己的消费策略以应对不测。许多家庭至今不敢使用国产奶粉;一些运动员不敢吃国产猪肉;一些家庭不敢再使用国产建材。问题频出,原因何在?出路和对策何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政府监管部门加强监管。从瘦肉精、毒奶粉、毒地板,到毒胶囊,每次重大事故曝光,我们都会疑惑,监管部门到哪里去了?那里出现问题政府就会设立和强化相关监管部门。可以监管部门并不总是如人们期待,甚至总是一次一次地让人们的期待落空。其中的原因在于监管部门也会卸责。谁来监督监督者?历来是个难题。在企业中,让监督者那剩余,监督者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自然会履行好监督责任。可是在公共事务领域,没有“监督者拿剩余”这种制度安排,监督者卸责在所难免。我们再一次必须面对公共选择理论强调的“政府失灵”问题。第二,全面、全过程持续的检测和监督成本巨大。监管就像一把锁,只能防君子防不小小人。只有“绝大多数企业或总产量中90%以上产品是合法生产”的假设下,有意义的监管才能谈起。第三,实践表明监管部门并不能有效地解决食品药品建材等领域的安全问题,而另一种解决办法即司法途径似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主要不是依靠监管部门而是依靠司法途径将对违法者形成更有力的制约(周克成,2012)。斯蒂格勒(G .J.Stigler)和弗里德曼(M Friedman对政府规制和政府监管提出强有力的质疑,认为政府规制和监管效果不显著且有着许多始料未及的副作用和负面后果,原本为“公共利益”而设的管制和监管常常走向为官僚和管制对象的利益服务。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监管延缓了新药的研发和上市速度,可能某些原本有效的新药受制于消极的监管政策根本无缘患者。那些旨在垄断行业的价格管制措施(如电费管制)实际上对市场价格的影响不存在显著的统计意义。司法途径则不同,司法途径是一种结果监管,只要法院受理此类违法案件,无数消费者、媒体都是“有效监督者”。

非人格化交易的发展和市场半径的扩张,促进分工的深化,正是一个社会经济繁荣的根源。可是恰恰是市场交易的这种非人格化特征、交易和合作的匿名特征以及分工深化造成了信息不对称问题更加严重。“受约束的利己”是对文明世界的人的基本特征的刻画(莫志宏,2012),在消费者对产品生产过程、工艺、原材料一无所知信息极不对称时代,文明世界的经济行为主体的“受约束”尤其显得重要。如果我们放弃了那个“受约束”的前缀,那么“人的利己”就蜕化为“动物的利己”。动物世界的利己行为不受任何道德、法律的约束。现代市场的合作半径的扩大所造成的更大程度的信息不对称,甚至消费者根本的无知,为那些去约束的利己行为制造了机会。消费者立刻采取拒绝消费等因应措施。于是以消费者和生产者为两方的简单囚徒博弈中,博弈立即陷入(不合作,欺骗)的最糟策略组合,这个策略组合是没有任何代理人有动机离开的所谓“纳什均衡”。

生产者

诚实               欺骗

 

 


5,5

-612

12,-6

-5-5

        合作

消费者

不合作

 

 

 

 

 

文明社会就是通过形成种种约束改变人们的行为策略组合使之收敛到合作状态。在简单的囚徒困境中,就是使人们的行为收敛到做左上角的(合作,诚实)策略组合。这样的制度安排无非两种,正式的制度和非正式的制度安排。政府监管、司法诉讼是正式的制度安排;惯例和习俗、道德规则、信仰指导、敬畏意识则属于非正式约束。无数地区的实践和来自历史的经验都证明一点,努力使人摆脱动物的利己的那些约束不是单一的制度安排所能凑效的。在任何时刻任何地点,只要以分工和交易,以人际间的合作进行生产,人们总面临着不合作、欺诈而获得近期收益的诱惑,从而使得(合作,诚实)策略组合极不稳定。通过反复经验退出合作诚实策略的长期损害,信仰、道德规范、法律规则和政府监管被“发明”出来以维持合作诚实策略获取长期更高的回报。这种回报如此之高,以至于通过群体选择的方式,大量的非正式规则内化在人们的一般心智结构中约束着人们的行为,作为露网之鱼的欺诈行为则采取司法和政府监管的方式对付。一些人认为这种重视非正式制度的分析是对人性的错误假设,是儒家那一套,已经被证明为无效。恰恰相反,我们认为一味强调政府监管和司法诉讼这种正式制度的分析犯了“路灯下找针”的错误。的确,一件具体的侵害案例,是在司法部门或政府监管部门的强力在监督和追查下得到解决的,但是,那些占多数诚实经营的经济主体可能恰在非正式约束的有效制约下指导自己的日常经营行为。

我们国家的食品药品建材安全问题“举世瞩目”,其深层根源何在?我以为两个相互作用的因素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重视:中央计划经济试验的道德遗产和信仰的衰微。正是这两个因素的致命结合,造成了今天泛滥成灾的食品、药品、建材领域安全问题。中央计划经济虽已在1970年代末期逐渐淡出,但是其道德和制度遗产时至今日依然没有被荡涤干净。中央计划经济的实施需要“高度一致和相似的观念”,因此,(1)“我们必须降格到道德和知识标准比较低级的地方去,在那里比较原始的‘共同’本能与趣味占统治地位”。(2)一切温驯好和容易受骗的人、思想模糊和不健全并容易动摇的人最得势。(3)提供我们-他们的简单区分消解个体道德选择和道德能力;通过单一的共同的集体目标凌驾于个人使个人工具化,培养一种消解道德的“完全忠于”式行为倾向;通过权力崇拜下消解道德选择和道德能力。(哈耶克,1997,第129-143页)诚如哈耶克所断言:哪里存在一个凌驾一切的共同目标,哪里就没有一般的道德或规则的容身之地。中央计划经济实践给人们留下极深印象的是经济的低效率,如大饥荒。可是另一个看不见的对一个社会的伤害是其道德遗产——几代人的道德能力和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遭到侵蚀,这种影响影响至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医治了经济病,但道德恢复和道德重建的工作远未被人们所重视。今天,各个领域的安全问题频发让我们舔舐昨天的道德伤口,这无疑将唤起起人们道德重建的紧迫性。

信仰和宗教填补我们对外间世界知识的不足;宗教自古以来都是政治的基石,但有一点更不能忽略,即所有悠久的宗教信仰都提供了这一项共同的功能:我们人类行为的缰绳和马嚼,它驯服恶性、鞭策德行(赫尔德,2010,57页)。转型国家非中国一家,但宗教信仰衰微和中央计划经济试验标示了中国的特殊性。通过信仰的力量确立和强化人的尊严以及对生命的敬畏,而这种适应机制发育不足又受到系统性的摧折,其“驯服恶性、鞭策德行”的功能发挥无疑大打折扣。

从毒胶囊事件,我们再一次直面食品药品建材诸领域严峻的安全问题,这些与人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领域出现的安全问题向我们揭示:市场经济有其严格要求的制度基础。这一制度基础最终指向人们行为的约束,它们包含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缺一不可的两个方面。前者包括政府规制和监管、法律和司法过程;后者则包括习俗、惯例、道德规则和信仰。有效地应对诸领域安全问题,需要政府规制和监管,更需通过法律和司法介入;既需正式制度提供约束机制,更需非正式制度提供长期、全面、无时无地不发生作用的约束机制。

 

 

 

 

 

  评论这张
 
阅读(14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