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论赋予农民退出权  

2012-04-01 22:3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曰,“由,诲汝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

谁能断言集体所有制(以及任何单一的“理想制度安排”)响应了当前全部环境因素?

      要素市场化改革是改革进入攻坚阶段的一个必须面对的硬骨头。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加速的阶段,土地问题一再推到前台。如果排除了大范围的政府干预,一个地区呈现的土地制度安排是针对环境的适应性调整的结果,这种环境因素包括人口、人口-土地矛盾、文化传统、工业化阶段、土地本身的物理特征(林地、耕地、荒漠等,土地的可耕作性)。中国的情形是经过了政府大规模深度干预进程,因此我们不能说当前实施的城市“国有土地制度”和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是与对环境适应的结果。

      土地制度改革,因此我们的起点不是一个未加干预的状态而是一个人为干预程度很深的状态。环境在持续地改变,一方面人口绝对数在增长;城市化进程快速发展;工业化水平快于城市化进程,这些是环境的基本面。同时其他领域的改革也提供的一些有启发的经验,如从福建开始的集体林权改革。

      哪一种制度,或哪一些制度选项是适应于我国土地制度?值得信任的答案是方法论的而不是具体结果。一种合宜的制度必然响应了环境中相当多的因素,这些因素是哪些?以何种权重进入制度调整的进程中去,没有任何经济学家知道,也不是任何政府机构知道。没有人知道与当前环境相适应的最适土地制度(集)。不过导向秩序的进程并不难。我们不知道当前的集体土地制度在何种程度上响应了环境诸因素,但从各地此起彼伏的因土地权利及其增值分享中发生冲突和矛盾,据悉80%以上的农村群体性事件与土地有关,可知,集体土地制度至少需要调整。一种审慎的办法是继续承认当前的集体所有制的合法地位的同时,承认农民的“退出权”。就像税制和税率的选择,公共物品的提供,唯有退出权和潜在退出威胁的安排可以保障一个合宜的制度安排的出现。承认农民的退出权,既肯定(至少不否定)当前的集体所有制的合法地位,同时为其他各种土地制度留出了探索空间。据北京大学的徐晋涛对我国集体林权改革所做的观察和研究,一旦一部分农民退出当前的制度,新出现的制度安排,成熟可行的,多大六、七种之多。同样,我们有理由期待,我国的农地同样可能出现多种多样的制度安排。我们可以设想,由于现行制度限制,一个丰富的土地制度安排“池塘”远未得到有效利用,一旦赋予农民退出权,他们可以在包括现行集体所有制在内的土地制度安排池塘中因地制宜地广泛选择。退出/留守选择,退出以后在新的多种制度安排之中的选择恶,只有局中人根据自己的局部知识才能采取行动,这些无数未经机制控制的行动的结果不是任何单一的当事人预先可以预期的。我们可以设想,“终局方案”(其实不存在任何终局方案,一个制度稳态总是处于永远的调整中,我们只是从概率上观察到一个稳态,比如私有化占n%;留守集体所有制占m%;土地股份公司占l%……等等)没有出现一律的情形,结构是多种制度安排共存的局面。

      来自非洲的大象保护经验也能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据报道,非洲的津巴布韦于1975年开始实施《公园和野生动物法案》(Parks and Wildlife Act),80年代又实施了《遗产行动》(Operation Windfall)和《公共地区本土资源管理计划》(Communal Areas Management Program for Indigenous Resources),即津巴布韦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就开始实施一种新的产权制度——让村子对所在一定地区的拥有所有权,即村民拥有权力对来到其地界观看大象的游客进行收费,并且还可以向捕杀大象的猎人收费——即创建集体产权制度。 20世纪70年代,津巴布韦的大象数量约为三万到四万头,80年代末为五万头,到了90年代末是六万到七万之间;而同期非洲大象(公共产权制度下或私有产权制度下)从1980年的120万头减少到十年后的60万头。目前津巴布韦政府允许每年捕猎六万到七万图大象中的二百头;而同期肯尼亚被认为在80年代就损失了百分之八十的大象,单单1989年每天被非法偷猎者捕杀的大象就有17头——非洲所有大象的数量由于偷猎而减少了一半。津巴布韦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村庄已经能够用他们赚来的钱修建学校和医疗站;而同一时期非洲的整体生活水平、教育医疗状况却一直停滞,甚至有局部地区陷入饥荒、战乱的困境而不能自拔。津巴布韦和非洲的例子告诉我们,为了保护大象,既不是原来的保护区国家所有能实现;由于野生大象的栖息地范围较大因此也很难把土地细碎分割到家庭所有能实现。村庄拥有土地的制度被发现对保护大象是相对有效的制度安排。这里的经验是,在土地改革问题上,不是任何偏见或先入之见可以为我们发现合宜的制度形式。不同的制度安排有着迥然不同的经济绩效。

      哈耶克的一个重要创见是“竞争是一个发现过程”。竞争不仅发现真实的相对价格,也发现响应环境诸因素的制度安排、组织形式和结构。在中国的土地制度变革的前景上,我们亟待抛弃种种偏见和固执;亟待抛弃以理论套取现实的做法,以意识形态(公有制的意识形态和私有化的意识形态)紧箍咒束缚现实的做法,回到一种审慎的理性,毫不犹豫赋予农民以退出权。以竞争作为一个发现过程的基本理论洞见,以制度安排池塘的理论观点,以退出权的机制设计来看,固守任何单一的制度安排是多么的不明智!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很适合描述土地制度改革设计所应持有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27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