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聆听财政学家蒋洪演讲:“主仆间的财政规矩”  

2012-03-08 21: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洪印象:蒋洪是当代中国少有的持守公共理性的知识分子。

 

蒋洪,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财政学家。下面是蒋洪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演讲。主旨之外,蒋洪教授说到,大学生的任务是学习真理传播真理。

主仆中的主,是国家的主人,是老百姓。仆,人民的公仆,政府工作人员。这种关系,在财政上是一种最基本最浅显的道理,就像家里的主人和仆人的关系一样。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定规矩,定什么规矩。财政立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要遵循宪法的基本精神,主人管仆人。主人能不能看账本?如果仆人只给你看一点点,主人答应吗?先斩后奏行不行?仆人的灵活性怎么把握?

1、 基本规矩。一切权利属于人民。政府是执行机构。立法时,宪法的精神必须贯彻。但是宪法是粗线条的,是基本精神。如何具体落实,落实在具体的财政法规中。否则宪法可能会被架空。宪法会被违背。西北的一所大学有一个雕塑:“宪法顶个球”。后来校长拆了。后来有人说,宪法连球都顶不住。宪法必落实到具体的法规中。

2、 预算法。千万要谨慎。关于预算宗旨的条款。为了国家宏观调控??云云,这里的关键词是国家。国家是谁?要搞清楚。国家不是政府。我要求修改。国家里有人民,有人民代表大会,有政府。他们解释,宪法里面已经说了这里不用再说了。我提出:

3、 谁管钱包:税收的立法权问题。仆人必须问主人。主人决定做什么事,给多少钱。目前的情况是,政府只要制定一个暂行条例,就可以收钱。原因在于这个权力掌握在政府手里。是政府违反了规定吗?85年人大授权国务院立法权。这个很具有中国特色。全世界没有这个做的。这么重要的权力都给人家了。我的提案:税收立法权,必须立即回归人大。提案三年了,没有任何行动。人大授权国务院做事,有时候免不了。但是无期限、一股脑授权给行政部门,这是很不正常的。

4、 看账本的权利。关于预算公开的法律。现在的情况是账本只能看一部分。政府有好几个口袋:公共财政;政府基金;政府保证基金;国有企业基金。还有预算外没有拿进来。这样,看账本的权利受到很大的限制。法律上是怎么规定的呢?法规是混杂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例外,《保密法》,经济中的事项都是经济秘密。历年财政收支资料是机密,有这样的文件!文件上打“秘密”的很多。说清楚国家秘密是什么,可是那个文件本身就是“秘密”。97年文件至今未撤销。预算公开,“应该”?还是“必须”?公开到什么程度,应明确规定。及时公开,什么是及时。用何种方式公开,应有规定。这些在预算法里不规定,就是没有规矩了。

5、 预算完整性。半抱琵琶犹遮面:关于预算完整性条款。“政府的全部收入”。其实有些收入没有纳入其中,如社保基金,事业单位的收费,经营性国有资产收益(国企盈利上缴,有的交5%,最多交10%,这意味着90%不在预算公开之列)。总而言之,预算不完整。我的意见是完完整整地报告预算,全部预算,属于社会公众的收入必须纳入预算报告中。留了一手,把大量的钱放在预算外。

6、 先斩后奏:审批前的授权条款。主人还没有发话,钱就花了。预算年度1-12月,人大开会是3月。方法是开会提前,或修改预算年度,4-下年度4月。1.1-3月,法规有一些规定:必须使用的支出:基本支出、项目支出、转移支出。什么是“必须使用”?不明确。我非常妥协的方案:从现实必要性来说,真正必须使用的只是基本支出。项目开支只有批准以后才能动。基本支出是维持运转的费用,工资、水电费之类。可是仆人不接受。中国人制定法律条款的时候,奥妙很多。

7、 主人的决定权:预算编制与审批。主人给仆人钱买“东西”。东西分类:吃的、用的,这很模糊。预算编制到何种详细程度,决定了人大权力大小。仆人说你只能规定到相当粗略的程度。我的提案,人大的审批权不应受到限制。限制就是限制人大的权力。人大愿意审查到那一级就到那一级。这是人大的权力。

8、 仆人的灵活处置:预算执行中的调整权限。他跑到市场上一看你要的东西没有,仆人可以自由裁量换吗?有必要作出某些调整规定。关键是在多大程度上授予政府自由调整的权力。如果可以随意调整,所有前面的都是花架子。我们的规定是,只要不涉及到收支差额的变动,一切调整都归行政部门。只要总盘子不变,政府都可以调整。完全否定了人大的审批权。最高层次之间的调整需要遵循人大的批准,下面层次的调整权限属于政府。资金的具体使用方面,我看政府获得了过大的调整权,构成对人大的侵权。正常的主仆关系颠倒了,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如果把这样的法律变成规矩,主人将靠边站。如果你监督,对不起,你违法了。

9、 定规矩的规矩:立法的合法性问题。国务院法制办一一给我的回电,你的看法很对,现在做起来有困难。等于是拒绝。立法,关起门来立法,还是公开立法。立家法,立国法?没有社会共同的参与和认同,没有合法性和权威性。我要求,立法过程要公开。现在有很多立法开始公开。2010年我拿到预算法修订稿,政府在小范围内讨论过。之后的,一直保密。国务院已经原则通过。通过什么呢?专家学者不知道,媒体不知道。一律按照新华社的通稿报道,不讨论。我今年打算写增加立法透明度的提案。

10、     结语:财政学的研究,模型,数据,有必要,所有这些,必须是在最基本的规矩确立的前提下去做。我要不断地去说。我把一般社会公众不了解的,财政的东西,我是专家。我是政协委员。我有这种专业知识和身份,我要说话。不说的话,所谓的正义和真理免谈。有人问我,这么多年,我以前当过十年的上海人大代表,我说了有没有人理会。在上海期间,我的手孤零零的举起,没有记者来采访我。北京这边,媒体也呼吁了,但是还是不够。我希望在坐的每一个人为社会的进步作出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35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