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尘埃未定,心系吴英  

2012-03-04 10:1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使对魔鬼说,“魔鬼,你胆敢欺负笨蛋,我要杀了你”。西蒙说,“没有完全理性的天使,我们都是理性有限的人”。

      吴英,浙江金华东阳一弱女子,一个极具企业家精神的女企业家,在强大的公权力机器下如此无助,命悬一线。她在法庭上对父亲回头一望,那一刹那,那一缕对生命和自由的渴求的巴望的眼神,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小女子吴英与我非亲非故,但从事经济学这个专业行当,一种职业使命召唤着自己呐喊:救吴英。不夸张地说,救吴英,就是救我们每个人自己;救吴英,就是救司法;救吴英,就是救金融市场;救吴英,就是救改革。
      这里暂且不谈人道和同情,这里只谈我心系吴英的经济学理由。著名经济学家Kirzner这样定义企业家,只要一个人作出任何一种改变,而去捕捉利润机会,就是一种企业家行动。在柯兹纳和其他经济学的后期发展中,企业家的品质进一步涵盖到警觉、预期、大胆的跨越和想象,所产生的行动涵盖了套利和熊彼特意义上的所有创新,简而言之,“改变”。吴英一案的错误判决,究其根源,先假定没有任何政治的、官场的诸多纠葛,而仅仅是一个“依法判决”。那么,我们有必要严肃地分析这个错误判决的经济学依据究竟错在哪里。
      我们先回到迄今最具有说服力的西蒙(1955)理性选择模型。一个人或企业展开行动,其行动选择集是A,新古典经济学会说我们知道A的全部元素ai,其实我们只是知道A的子集A'.每一个行的都有一个或多个后果,我们假设这个行动后果集合是S,同样,新古典经济学说我们知道S中的全部元素si,其实不是这样,我们只是知道其S中的一个子集S' .不仅如此,从A到S的映射不是一对一,而是更可能是多对多,假设一种简单情形,一个a对应多个s,新古典经济学说我们知道这里的概率分布,其实我们对这个多映射的概率分布并不明了。对行动结果,存在一个支付,我们给出一个支付函数V( 一个s的V(s)的严格决定同样涉及我们的理性难以企及的要求),最严格的支付是基数的,稍微放松一点是序数的,而真实的支付,符合我的理性计算能力和预测能力的支付,仅仅是(1,0),或者(-1,0,1),也就是满意或不满意;输、和、或者赢。从A、S到V,每一方面/步骤,受制于环境知识局限、非组织良好且稳定的偏好,以及远不完美的理性计算能力和预测能力,都需要借助于企业家的警觉、预期和想象。许许多多的企业家行动在市场中展开,资源才得以流向那些更有价值的方向上去。
      如果在人的行动的每一个方面和行动的每个环节预设一个完全知识的假定,那么法官和(新古典)经济学家就有足够的理论依据判断:在给定经济条件和经济后果之间存在早已知道的因果联系,明知这些铁板钉钉的因果联系,你去铤而走险,或者更干脆,开始出发点就是欺骗。我们如何在经济交易中识别欺骗和主动的风险承担行动呢?如果法官自己基于完全理性假设(其实他是不自洽的,因为所有人都是完全理性,欺骗哪里会得逞呢),法官说你是欺诈就是欺诈,理由是你那些投资行为预先就被法官知晓是不盈利的。一个不盈利的项目被吴英包装成盈利的而获取投资人的投资(集资)。吴英案涉及11个人,或为熟人或职业投资者,仅当在一个与法官完全理性假设完全不一样的理性假设时,欺诈的指控才可能成立。如此一来,这是天使为救笨蛋而对魔鬼发出的欺诈指控。吴英判死,荒谬毕现。
      亚里士多德说人是政治动物,马克思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而托克维尔一语道破:联合的科学是一切科学之母。靠了联合,人类这种智性生物生物发展出社会脑,以支撑大范围的匿名联合。市场交易,正是这样的联合安排,虽然不是唯一的联合安排。正是交易扩展了分工,一国财富得以像泉水一样涌流(马克思语)。劳动力的、土地的、资本的、产品和服务的、技术的,一切资源的交易编织出一副无与伦比的分工和合作之网。交易,如此重要的如此神奇的合作机制,以至于布坎南和哈耶克要把经济学称为“交易学”,把这样的经济学分析范式叫“交易范式”。关于钱的交易和配置的行业,就是金融业。所谓银行,正是做钱的生意的企业。在吴英的企业家行的中涉及了“钱”的交易,犯了官家的大忌:钱的生意,是官家的专属,私人不得染指,违者斩。很显然,这是对于市场交易的抑制。有智者曾说道,如果想要摧毁一个敌对国家的某个城市,不需要派先进的战机去轰炸,只要摧毁其交易系统足矣。
      吴英之死刑判决,以上两点分析,新古典经济学是最隐晦的理论垫底,而赤裸裸的金融垄断和部门利益引致的金融管制是直接的刽子手。
  评论这张
 
阅读(304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