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读莫志宏《愚蠢的炫耀》  

2012-03-21 11:3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于向松祚的文章《中国人的自信心到哪里去了》,莫志宏指出中国的经济增长数字不值得炫耀,我深以为然。
无独有偶,好友秋风在聊天的时候,出于对传统恢复的期望甚至厚爱,也表现出强烈的民族自信心(我甚至觉得秋风有一点大汉族主义色彩,类似于前苏联地区俄罗斯民族持有的那种民族自豪感和俄罗斯沙文主义)。从学理上深入研究了在一方土地上建立秩序如何可能,秋风把自己定位为“自由的儒家”,因此在非正式谈论中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民族自信心,可以理解。有人拿摩罗与秋风相联系,秋风明确指出摩罗心仪的是“国家利益”,而自己心仪的是从传统开出的自由与法治,二者根本不同。
社会(合作秩序)如何可能 ?这是全部社会科学的中心议题。秋风明确提出的问题实质是,是否需要严肃地考虑在一个特定的文化传统和具体的地区建立秩序如何可能的问题?
看起来骄人的中国经济增长数字不值得炫耀,因为社会工程师基于强制力量可以在短时期“制造”繁荣。不仅如此,中国数十年维持5%以上甚至高达两位数的经济增长本身是对此前极为扭曲的资源配置和它背后扭曲的制度结构纠正的产物。许多人在探寻中国经济增长的“秘密”不是走向特色论,就是走向民族主义狂热,原因在总是试图寻找中国“积极地做了些什么”?而不是,原来做但现在不再做了些什么?中国实际在恢复了些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的根源不在于我们积极地做了些什么,而在于在何种程度上恢复了传统和自发秩序,也即在何种程度上恢复和重建了那些支撑经济增长和一般社会秩序生成的制度条件。因此周其仁评论改革就是“追认”;秋风说改革就是恢复自发秩序;而本人把改革视为一个不断改错的过程,当然最严重最根本的错误是政府对看经济全面控制的中央计划经济。纠错过程就是纠正计划时代建立起来的具有互补性的一整套做法,这些做法很大一部分甚至“上升”到了“法律”和基本制度层面并由既得利益者群体维护而纠正起来十分艰难。
在一种文化传统上建立秩序,会呈现出体那种文化的特色。但是“特色论”是一种本末颠倒的说法, 它把呈现出来的特征说成是形成那种秩序的原因。向松祚的那一种简单说辞自不值一驳,但秋风的理论可能产生的误导也应引起关注。就算儒家的确为中国的立国(秋风提出百年来中国一直在做立国的事情,但至今仍未完成,这一判断非常有启发性)提供传统资源支持,是否可以这样立论:在中国建立秩序的传统支持非儒家莫属?
几个基础的理论难题迄今没有答案。1,解释民族国家的存在性问题,如何从合作秩序之可能性论证民族国家的存在。民族国家的存在对秩序建立是中性的还是必要条件?2,政府的存在性问题。联邦党人的说法有些尖刻但很实事求是,政府的存在是人性的耻辱。3,合作秩序如何可能?以及,在特定的文化传统中建立秩序如何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2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