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反腐败不是当务之急   

2012-11-11 22:30:38|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韭菜割了会再生。在中国反腐败就像割韭菜。

注意力是稀缺的。当人们被误导到关注廉政和反腐败时,必然放弃其他更重要更紧迫议题的关注。

集权体制=腐败体制。真心诚意反腐败就要革集权体制的命。不从集权体制之根本上反腐败是假廉政。

没有一个国家永远存续,没有一个政党永远执政,没有一个领导人真的万岁。没有可靠宪政约束条件下,集权体制永远值得人们向往。

长期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城头变幻大王旗,政治话语进化,权谋斗争不断,唯秩序永恒。

腐败是对权力的滥用,是对财产权的篡夺,是一种曲折的抢劫(有点像通货膨胀)。可是,在系统性腐败出没的地方,腐败只是“表现型”,关键在于修改其“基因”。是集中和单一中心的权力、软弱的公民、残缺的产权、歧视性制度,腐败得以成行。一个具体的腐败个案根本不值得关注,值得关注的是集中的权力,软弱的公民,残缺的产权,和制度歧视。

诺齐克是对的,收入差距不值得关注,值得关注的是获取的正义、转让的正义、矫正的正义,此三原则合而为一,所谓“持有的正义”(“justice of holdings”)。

有一种权谋术叫做欺骗大众。眼下为廉政和反腐败高唱赞歌就是欺骗大众。

同仇敌忾的欺骗是反腐败;温情脉脉的欺骗是大搞民生。

避重就轻;“深刻的谎言”。

转型社会反腐败,是一个政权的矫情,一种集体卖弄。

实事求是和诚实的姿态,不要高深的理论,不需要过人的智慧,就能够达成如下一般共识:制度正义,规则公正,实在是一个社会最大、最根本的福祉,最大最根本的民生。市场经济有其制度基础,而得自市场的繁荣甚至让90%的再分配努力变得没有意义。

历史时刻,重大关头,舍此,谈一些花絮,或作慷慨激昂状,貌似严肃实则亵玩,貌似深刻实则肤浅,貌似深谋远虑实则“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

是否敢于拆除制度歧视,是否敢于放弃特权,需要的既是智慧更是勇气和信仰,革自己命的勇气;对自由价值的信仰。

一百年来的经验以及最近30多年来的经验反复揭示一点:历史没有规律,历史没有“总体的意义”,历史没有固定不变的路径,用柏林的话说,“历史——每天都是即兴创作”;不存在唯最完美的社会改造方案,也不存在任何终局解决办法;冲突永远不会有终止的一天。经历了两次次世界大战,经历了惨绝人寰的中央计划经济,今天如果还有人为一个社会设置一个总体目标,只能归为一种政治幼稚病。

任何社会在任何时候,启动开放的演化进程具有终极意义,那些正确和合宜的事物都是在证伪中实现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473)| 评论(2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