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告别人类中心主义  

2011-10-14 11:2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进化的大树上,人类的出现只是一个偶然的分支。连同人类出现的文化现象只是秩序的一个特例。

一切民族主义者、狂热爱国主义者、好古分子,共享的特征是理性上的不宽容。

首先是哈耶克明确地阐述过三种适应机制:本能、传统和理性。更新近的脑科学研究表明,人类的大脑像分层冰淇淋一样有三层:小脑、边缘系统和大脑皮层,分别对应着爬行动物、哺乳动物和人类。生物进化总是添新补旧,基于原来的构造进一步改进。2001年以来的进化生物学和分子生物学研究揭示,与语言相关联的基因,极有可能是最近2万年才被选择出来。同时,另一方面,人类考古已经把人类诞生的地质年代推移到大约距今670-700万年的遥远的过去,考古发现最古老的原人化石在非洲的肯尼亚。这些发现揭示,文化进化的速度非常快,文明似乎是相当晚近的事件。

那种把文明的源头追溯到轴心时代,追溯到古希腊、中国的殷周和孔子,并予以最高的崇拜,在一个更加宽阔文化演化和生物演化框架下来观察,是大可置疑的。进化无目标,人类的出现只是一个偶然。伴随着人的出现而展现出来的语言、文明现象也只是偶然。人不是万物的尺度。文明之中的道德现象,只是一种适应机制,也许这种适应机制并不能被理性予以直接的因果逻辑解释。

两个承认考验着人类的理性能力。一是承认我们从进化而来,是进化路径上偶然的产物;二是承认理性只是人类发展主来的众多适应机制之一,不是审判一切的标尺。人类本身也不是万物的尺度。

生命的历史和生命的进化没有目标,“也不一定遵循进步的轨迹”。“尽管生物体构造精美、生态系统和谐有序,但这种生命层次只是生物个体无意识地为自身的繁衍而奋斗的结果,而不是具有更崇高目的之自然法则运作的直接结果。”(古尔德,2011:16)

不仅如此,我们还必须抛弃一种人类中心主义的意义幻觉。生物和社会演化理论已经明确地揭示,自然界之一实体不会给我们人类提供什么“生命的意义”,人类也没有什么“先天固有的优越性”。更不能确认,进化的目的就是推送人类登上生命的巅峰。

实然永远推不出应然。应然,一切应然的安排——道德、规范和法律,都是进化中意识出现以后新适应机制,只是一个人类现象。前面说过,人类的出现只是进化的偶然。道德和一切久经文化演化检验的规则,隶属于那个偶然事件。

“世间唯有真善美,一切皆为生而优越的人类制造”乃是一个理性幻觉。“只有当我们意识到进化的自然道路充满神奇,生命的多样性与变化繁如织锦,‘智人’只不过是其中最蓊郁的那株大树上偶然出现的小树枝,我们才终于能够抛开对道德真理及精神意义的追求,而从科学的角度探索i自然界的各种事实和机制”(古尔德,2011:16)人类的道德、价值观没有什么终极的旨归,只有置于双重演化中的适应机制来理解。那些在文化演化中形成不同文明类型,在适应这一根本旨归是同一的,其显示出的类型差异如此小,以至于在文化传统纷争乃至征战只能被理解为人类理性在理解此类问题上的幼稚和自负。除非一种宗教信仰或政治教条指向摧毁文明本身,否则,任何文化传统上的多样性需要理性以宽容姿态予以对待之。为什么宽容?因为没有资格,因为不能僭越。

在更加细枝末节的问题上,我想再讨论一下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和社会主义,自由主义以民族主义的关系。保守主义有时候时自由主义的朋友,有时候为自由主义所不容,因为尊重过去的传统和权威到了迷信的地步。为不宽容和专制留下了可能空间。自由主义不容法西斯主义和社会主义,因为它们简单地就是“破坏主义”,运用他们的纲领组织人类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系统,极大置理性于危险境地。自由主义不赞同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夸大了民族及其文化传统的差异,也十分短视地不能理解到更大范围的合作收益。自由主义有最大的宽容,除了不宽容那些试图摧毁宽容者和它自身的思想体系和政治实践,自由主义宽容其他一切异己者。这种宽容根源于对理性的深刻理解,即我们视理性不是理性之外一切事物的审判者,而只是众多适应机制中的一种;同时也根源于我们人类不是万物的尺度的反思。

仅有20000年语言史,5000年的文字史的人类,我们太过于抬举自己了。那些仇视这个,排挤那个的轻狂人士,只是自负人类的典型标本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