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政府亟待退守“保护+救济”角色  

2011-10-01 12:5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黄昏,漫步于北京南四环路边,发现人行天桥地下,一无家可归者铺开被子席地而睡(晚上温度应在10℃以下);同一天,在新浪微博上看到湖南某地一1岁9个月女孩与奶奶在农村留守,父母外出打工,奶奶去世七天,孩子躺在奶奶尸体边上饿得奄奄一息。这触目惊心的现实让人感觉到,官方文件上那些绚丽的福利和社会保障与那些桥底下席地而睡的无家可归者无关,与那位45岁就死去的农村奶奶无关,与那在奶奶尸体身边饿得昏睡过去的1岁9个月的女孩无关……

    可是我却不认为靠建设一个福利国家来解决这些问题。相反,我们需要严肃思考政府退守“保护+救济”角色。

    文中注释:保护——守夜人对生命、财产和自由以及对契约履行的保护。完全不是救市、救企业意义上的保护。

 

我们设立政府是为了经由政府提供保护。一种演化论的解释:政府作为提供保护的专业化组织在一定的地理辖区尚未处垄断地位时,无疑具有匪性,按照奥尔森的模型设定,最初作为“流窜匪帮”而存在,尔后由与保护相关的暴力这一特殊因素,一个垄断的保护组织战胜了所有的竞争对手。此后,选择过程要么走向专制,以一次次暴力终结政权选择政府,要么走向民主,以和平的政权更迭表达选择过程。最终是群体选择压力导致对暴力垄断组织的权力限制安排出现。那些既能提供保护又能制约自身的暴力潜能滥用的政府组织出现了,并获得竞争优势。为什么会有对暴力潜能的滥用的防治和制约?一种是诉诸权力当局的到的觉醒的解释,一种视为群体选择的演化产物的解释。显然后者更可信。

作为拥有暴力潜能的专业化保护组织在长期的文化演化进程中已经正规化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政府。几乎自有文字可考的历史以来,人一出生就置于有政府的社会中,带有契约立国色彩的美国现象再也很少发生,今天新政府成立都是以政权更迭的方式发生,产出伴随着暴力和战争。

回到政府是“专业化的保护单位”这一共识上来。现实中的政府有意渲染一种身份幻觉,把自己打扮成仁慈的化身,许诺许多不显示的承诺。这样做,无疑表明政府在自身寻求合法性的努力。然而这一努力在一个动态的反馈系统中迅速地改变原有均衡状态,并使得事情变得面目全非。人们开始拥抱一个保护+救济的政府,不仅如此,人们得寸进尺,开始拥抱一个保护+救济+更多福利的政府。政府本身巴不得人们需求更多,这样便于把自己的合法性绑架在民众的福利诉求上。政府的演化动力学有一种再造新的合法性均衡的倾向。在新的均衡中,更大规模的政府伴随着不道德的征税与短视的大众达成了交易,依赖于以保护换取税收的就有的均衡被取代了。

但是故事没有完结。所有商业交换不涉及对自由的限制。而关保护服务的交换伴随着暴力潜能和暴力垄断,因而自由总处于危险之中。最初,我们的价值观,或者体现于价值观背后的群体选择压力导致政府职能第一次大扩张:保护+救济。这一次扩张的结果一方面赋予政府更多资源,另方面赋予政府更大的权力,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民众有关政府作为一个保护性单位的基本共识,在有意无意的仁慈化身的渲染中,政府在实施救济的一收一支(征税,转移支付)中侵蚀着人民的自由。以救济为旨归,以仁慈的化身为掩盖,第一次大扩张的政府侵蚀人民的自由常常被大多数人忽视了,“那根本就不是一件事儿!”甚至指出这一点的有识之士受到道德指责。

更大的危险是伴随着救济而在合法性上加分的政府职能第二次大扩张:保护+救济+福利。现代化的一个后果是消费文化、快餐文化、行为短期化。政府和民众都以行为短期化的方式共舞。危险正在逼近。在福利的问题上,人们关心得到远比关心失去更多,因为那是公共物品。演化经济学的研究表明,存在一种心理账户现象,就是人们对于失去的感知远甚于得到的感知,相差在4.5倍左右。我想这个规律只适于私人物品领域。在公共物品领域,规律似乎恰恰相反。个中原因是布坎南指出的财政幻觉,和现代征税体制的隐蔽性。财产是自由的保护者。对于财产的侵占无疑危及到自由。福利国家的宣传机器有意淡化这种威胁。有两种福利国家,一种是私有财产制度和宪政尚未确立的国家,一种是确立了宪政和私有财产得到强有力保障的国家。自由受到危险的程度,前者远甚于后者。前者,保护+救济+福利迅速蜕变为名义上的,赤裸裸的暴力滥用和合法抢劫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着。为了人民的幸福宣传得响彻云霄,大量的干预和赤裸裸的行政权力垄断却实际上妨害着人民的幸福。

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危险。由于权力的本性和暴力潜能的特殊性,干得太多,难免玉石俱焚。解除这种危险的出路在于政府回归“保护+救济”角色。仅当不垄断救济事务且在合法征税的前提下,政府扩展到救济职能可以得到道德上合法证明。在提供福利问题上,无论在道德上、在政治合法性上、在经济学理由上都得不到证明。

  评论这张
 
阅读(17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