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张维迎:“好坏由别人说了算的制度”就是市场  

2011-10-10 11:2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听北大张维迎教授的演讲。张维迎教授作为主流经济学训练出来主流经济学家,亲身经历和参与中国的改革和管理领域的关注,现实感很强。面对真实的经济现象,新古典范式解释乏力,这是有两种策略,一种是霸王硬上弓,七弯八拐地绕来绕去说明新古典范式经过修改还是可以解释;另一种策略是范式转换,走向交易范式,甚至更进一步走向演化分析范式。张维迎教授属于第二种情形。张维迎教授的许多独到见解是个人思考的独立发现,但不少发现其实在奥地利经济学派中已经有成熟的分析和表述。我推测张维迎教授质疑新古典范式一定程度上与呆在光华管理学院有关系,因为在那里接触大量企业运作和企业管理的事实。不面向真实的市场,企业管理立即被淘汰。昨天的演讲言简意赅、现实感强,能够激发人的思考。下面是听完演讲的几点记录和思考。

第一,直观的谬误。直观常常是宝贵的,成为人类适应环境的一种重要适应机制。但是也有许多直观是谬误。在经济现象中,有一种事情是直观不能把握的,如斯密阐述过的“看不见的手”原理。张维迎教授讲到,个人间、企业间、国家间的博弈存在双赢的前景被许多人的直观认为不可能。在许多人看来,关涉经济利益的博弈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属于零和博弈,不存在双赢的可能性。这是一种直观的谬误。最近250年来是全世界范围内经济奇迹般的增长,这些经济增长设计到数不清的合约关系,如果从零和博弈的角度理解,世界范围的经济增长根本不可能发生。个人和企业镶嵌在一个合作的网络中,这个合作网络的涌现后果不是置身其中的个人和企业可以经由直观的观察可以把握。经济过程中每一个缔约,如果具体地观察每一个当事方,的确是你争我抢的关系,但是这不妨碍网络效应的实现。一对当事方只构成网络中一个结点,发挥新功能、起作用的是整个分工合作网络。然后,经济回报系统把合作产出分散到生产要素中,并同时借此调整要素的组合结构。

第二,交易范式对于资源配置范式的替换。张维迎教授并没有明确地提交易范式,但他明确地质疑新古典范式的有效性和解释力。在这种质疑中,所提出的新概念和新思想,其实与布坎南和奥地利学派阐述的交易范式、市场过程思想是完全一致的。我相信张维迎教授的某些思想和概念并不是看奥地利学派得到的,而是他自己的独立思考所得。假定,给定一组生产要素,没有一个客观的资源配置最优化方案。当然,生产要素不是给定的,目标也不是给定的,这些工作都留给了企业家。企业家、企业家精神、信用和利润是张维迎的关键词。张维迎越来越爱思考市场的本质、企业的本质、利润的来源等理论性问题。企业是什么?好坏由别人说了算而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制度。企业是一个信用连带装置。利润是社会考核企业尽到责任没有的指标。利润来自奈特的不确定性承担、创新和市场秩序维护(例如品牌建设和维护)。这三个来源中我估计第三个方面是张维迎教授的独立思考所得。其实利润还来自纠错,纠正资源配置的错误,这一点是科兹纳的观点,在张维迎的《市场的逻辑》一书中有阐述其核心思想,但一直没有提出纠错概念,这我估计是他作为主流经济学家不太熟悉奥地利学派的一些文献的缘故。演讲中,我明显地感觉到张维迎的分析范式、概念体系已经早已不被新古典范式束缚,走向了布坎南明确阐述的“ 交易范式”。

三、利润、纠错与市场驱动力。新古典经济学的静态分析是一个致命的缺陷,它没有解决市场驱动力的问题。新古典范式也志不在此,它想要的是证明在一个纯交换经济中,市场出清的一组价格条件是存在的,即转化为数学上不动点的存在性证明,而这一不动点已经得到数学证明。经济学中这一分析中心的确立把几代经济学家的视线从市场驱动力和市场过程的方面移开。一般均衡的证明抽象掉了企业家和市场过程,而只关注调整后的结果状态。其实调整过程才是常态的经济。而且,这一调整过程并不存在一个一劳永逸的时候。这就必须引入市场驱动力。利润就是市场的驱动力。利润,而不是零利润构成市场的常态。张维迎认为企业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消费者的偏好和需求。这个时代是一个聪明人伺候笨人的时代,与以前的时代相反。企业家如何伺候消费者?一是识别消费者不明白的需求,这需要想象。类似科兹纳和沙克尔等人主张的警觉、想象力、大胆跨越等。二是市场上已表现出来的需求。三是订单式生产式的企业家。不过我估计订单生产式的企业家就有点像固定领薪者了。企业家每天接受消费者的投票。在这个意义上,科兹纳说得好,企业家是消费者委托的,由消费者来决定。正是基于对于企业家和利润的这样的理解,张维迎自然得出垄断的新含义。严格区分行政权力在经济中的垄断,和市场竞争导致的寡头竞争态势,后者所呈现的垄断是临时性的。恰恰是后者的垄断,对企业家行动构成一个重要的激励。张维迎指出,按照新古典分析,企业按照边际成本定价,那其实没有竞争,边际成本定价假设那个产品已经在那儿了,关键问题是那个产品、那项新技术没有出现,正是垄断激励着企业去生产那个产品。边际成本定价如果真有,那是后来的事情了。判断好垄断(凭借创新获得临时垄断地位)和坏垄断(行政垄断干预经济),不是看定价行为和价格,而是看:准入是否自由。此前的博客文章中,我也着重表述过这一看法。当然,这一看法的源头在奥地利学派,至少在科兹纳(1973,1997)那里得到过准确而详尽的论证。

总结一下,我推测,作为主流经济学家的张维迎教授对主流范式的质疑和批评意义重大,他的独立思考如果进一步往前走,那么第一,方法论上一定走到证伪主义,也就是批判理性主义,这是对于我们的理性准确认知和把握以后发展起来的一种方法论。第二,从分析范式、分析框架、所用概念体系上,走到交易范式上去。张维迎教授的许多思考得自他的两个现实感:亲历改革的现实感;接触企业、企业家、管理和管理学获得的现实感。他的许多独立发现是第二次发现,因为此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已经发现了。企业的分组生产、企业作为信用装置,利润与责任考核等观点有一定创新。值得指出的是,即便是第二次发现,仍然是有意义的,第二次发现说明具有发现能力,发现能力是走向原创性发现的必要条件。理论上的原创可能不是中国经济学人的主要事务,中国经济学人的主要事务是理性思考、解释现实、揭示真相、捍卫市场,捍卫文明。

提问环节,张维迎教授谈到,自由高于民主。在回到市场和逻辑是否是适用政治领域时,张维迎教授有些犹疑。(我认为“市场的的逻辑”的方法论基础是证伪主义,而民主在我看来,正是一个批判性主义过程,因此二者是一种的,适应一种逻辑,就是不确定性世界和有限理性前提下证伪的逻辑。民主选举是一个特许制,就是把总统宝座的特许权有时间期限地特许给那些竞争胜出的政治家。这是竞争沿着时间的展开。市场中的竞争则可以沿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展开)

  评论这张
 
阅读(7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