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贺雪峰的谬误  

2011-06-20 23:2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雪峰研究三农问题,据说是著名农村问题专家,无意中乌在有之乡网站上看到他一篇文章,让人大跌眼镜。他有个政策主张是现行集体所有制很好,农地私有化要不得。他有一个这样的论证,据称他到农村实地调查,发现几乎没有农民提出农地所有权的诉求。一个例外是他的舅舅提出农地要私有化。而据贺说,他舅舅喜欢农地私有化并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愿,原因是他舅舅喜欢读书看报,结果受到了书报上观点的影响,因此他舅舅喜欢农地私有化的观点不是他舅舅本人的真实意愿。

如果现在农民读书看报上网的人越来越多,大量受书报上网络上观点的影响,喜欢农地所有权,贺雪峰又当作何感想?是不是再全农村进行书报搜查,免得干扰了农民自己原本的意愿?

更重要的,贺雪峰预设了现行农地集体所有制是优良的制度安排,然后去调查、去论证。我要说,这不是学术而是辩护术。当然,不必否定现行农地集体所有制。但是在研究问题并打算给出政策建议时我们不预设立场。真正的学术研究和调查,不能预设理想图景。这意味着,一切可能的土地制度安排都要准备接受竞争性压力检验。

那么这个检验如何做起?很简单,尊重农民自己的意愿。这意味着,关于中国的农民、农村和农业问题,我们不能预设立场,而要充分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启动一个开放的演化进程。首先,如果农民愿意呆在现行的农地集体所有制里面维持原状,那么政策和任何改革决策应当认可和保障这种“原地不动”的选择。其次,允许那些不愿意呆在现行集体所有制的农民退出来,他们退出集体时理当携带属于自己原来在集体中的那一份。第三,那些选择退出的农民应当被允许重新缔结新的合约,比如某种土地股份合作制集体组织,公司+农户的反租倒包,……许多创新形式。第四,那些退出的农民不再联合而是独自占有土地也应当被允许。以上每一种情形的选择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就像结婚,也有婚后离婚的,也就是说,允许农民不断在各种制度安排之间进入退出。这种进入退出的过程是一个不断重新缔约的过程,也是一个制度选择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纠错过程。如果你真的尊重农民的选择,如果你真的放下自己狂妄的理性,那么未来中国农村农地制度出现何种何种格局,没有任何经济学家可以预先预设立场来安排。

贺雪峰的三农问题文章,论调查,不及周其仁的缜密细致;论思考,预设立场,静态看问题,没有演化思路。总体上,贺雪峰的学术观点是在误导中国的农村改革。贺雪峰有必要向我国老一辈农业问题专家杜润生学习,学习那种不独断的审慎的美德。

  评论这张
 
阅读(128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