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在“北航通识教育核心课程体系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1-12-30 21:2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业进:我刚才听了各位前辈的发言,非常受启发。这学期高老师委托我给试验班上一门宏观经济学的课,跟孩子们每周接触一次,也就有了近距离了解。我想借这个机会讲几点体会。

    第一,如何理解最近5到10年来中国大学通识教育的实验和复兴的现象。以前没有这回事,现在怎么有这回事了呢?西方人搞通识教育跟中国人搞通识教育不是一回事,西方人搞通识教育是在今天专业化分工的时代,反抗知识碎片化,复兴中世纪大学刚开始的时候的教育理想,通识教育有这个传统在里面。中国本来没有大学,现代大学是一个舶来品,我们今天搞通识教育是回到大学的本质。在中国,大学是什么,需要重新认识,这是通识教育探索的有意义的地方。中国目前的通识教育诞生了很多模式,刚才老师们都总结了。其间,我也曾参加过汪丁丁教授在东北财经大学的跨学科教育的几次讨论,对他们那边的探索有一些了解。综合起来,中国的通识教育探索有三个指向,一方面是发幽古之情怀,可能是民族记忆的情绪反弹。第二个是抗击知识碎片化的一种努力(与西方同),第三种是实践大学之现代公民养成的责任担当,所以我们通识教育承担着好几个使命。

    我们可以划分两个时期来观察,轴心时代以前和轴心时代以来。今天,文明世界的人们处在一个彼此高度依赖的状态中。现代人彼此依赖的程度,特别是市场极大扩张以来的依赖程度,急剧增加。在彼此依赖程度非常高的时候,其实也在造就另一种风险,于是就需要两种支持,一种是联合技术/艺术的支持,一个是专业化分工的支持。关于联合及其释放出来的力量,对此我们的常识常常具有误导性。一个人具备了基本训练而没有特定职业的专业知识也能适应那种工作。学行政管理,被招聘到银行去做金融方面的具体工作,一样做得很好,不需要事前专门学习银行专业知识。看来大量具体工作中的专业知识是干中学得来的,毕业生很快就能适应。关于联合,我们如何联系成一个合作网络,这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分工的支持,这个在大学里面的学科专业分化都有所表达。特别有关分工的具体职业技能的学习似乎被我们无限强大,这就表现为大学的职业培训站倾向。联合所需要的制度条件,特别是关于道德,习俗和社会规范,契约精神,现代公民意识等,我们是缺乏的。关于分工的东西它是自然演化的东西;关于联合的条件和技艺,我们需要不断加以重复和强调。如托克维尔所言,关于联合学问,一旦取得进步,我们就会极大开放分工取得的进步。有些学问过几年就需要重温。通识教育的一个使命就是传播联合的知识、联合的技艺。关于联合的知识和联合技艺,在轴心时代就有一次大的发展;启蒙运动以后,又得到一次新的系统阐述。由此所释放出来的技术进步,现代性,似乎又迷惑了我们,理性的进步鼓舞人们用理性设计来组织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合作系统,这走向理性的反面。于是,充斥于今日大学的,有关联合学问和技艺衰微;我们直奔职业技能,把大学变成一个职业培训站。有鉴于此,我们要重申一种知识,关于联合的学问。

    通识教育如何搞,出现了一些误区。比如言必论中西。在设置文化板块课程时上常常是中西对半;一般学术讨论的时候,也是中西比较云云。其实,可能在真实的知识谱系上根本没有这个两分的天平。有关联合的知识和技艺,普世的原理不分东西。由此观照,我们在考虑中西问题的时候,可能存在一个框架误区。与此相关,是爱国和本土误区。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这个逻辑也适用于爱本土。斑马需要宣称斑马爱自己身上的道道吗?这是本来已经具备的东西,你的日常生活浸透者你的民族文字和你的民族文化。中国特色,不需要声明,我们的一切制度、社会规范,自然会带着本民族的色彩。凡狂热的爱国宣传、本土崇拜、本民族宗教和文化狂热,我们都有必要保持必要的怀疑。那个东西是自然存在不需要狂热宣传。当然合作秩序的形成需要有某种程度的西蒙所说的“顺从”,需要有某种集体意识,这固然带着早期人类生存经验的记忆,但今天我们仍然需要。我们今天仍然需要团结精神,但是人类起劲经历的反复出现过的经验就是,在这方面强调过头,把集体本体论化,适用到不适当的边界之外,就会导致很大灾难。因此我们在这方面需要审慎和谦卑。

    第三个方面我讲讲通识教育中经济学这一块。经济学是就社会科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开设的经济学,还是按照宏观、微观框架来分。我在思考,通识教育里面怎么讲“经济学”,讲什么样的经济学?,如果我们还是讲宏观、微观,那跟现行的经济学专业没有区别。关键是怎么达到经济学思维的训练,怎么达到经济学智慧的习得呢?能不能整合宏观和微观的经济学,我想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通识教育中的经济学课程需要整合,在整个整合的框架中,一是批判地讲新古典范式,第二部分讲奥地利学派加宪政经济学,第三部分是行为经济学和社会演化理论。这几块整合起来以后,就联通了宏观和微观的裂隙。总之通识教育的社会科学板块需要开设一门打通宏观微观的整体的经济学。

    目前北航的通识教育课程板块设计,我觉得是不是还缺一块东西,就是自然科学特别是生物演化和社会演化方面的东西。就我个人的理解,达尔文的生物演化论,特别是威尔逊、古尔德从生物学得出的一种一般演化方法论,包括科学哲学领域波普尔的批判理性主义,代表人类知识的重大转向,这是一种分析范式的重大转变。而相关学科就是生物学,还有波普尔哲学方面的研究,这一认识论和分析范式转向深刻改变对我们对世界的一般看法。这方面的知识有助于我们理解合作秩序如何可能和合作秩序的演化。

    通识教育的整个课程板块设置和具体课程开设,如何最好?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在这个领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问题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不是的。一个正确的问题有两个正确答案、或三个正确答案。一个问题有多个答案,这跟自然科学不一样。这就意味着需要有一个开放的空间,允许多样性探索,避免知识的僭妄和强制。在日常教学中,一方面我们不能让学生懈怠,不能让他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一任自由;同时我们也要警惕自己知识的狂妄和知识暴政。有时候我讲一个东西,有学生就马上想到柏拉图不是这样讲的,康德不是这样讲的,我说你可以喜欢柏拉图、喜欢康德和卢梭,但你也可以了解一下诺齐克、波普尔和哈耶克。零零散散就先讲这么多。

  评论这张
 
阅读(26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