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有关“不”的知识  

2011-12-12 22:5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何种情势下,我们要如何的知识,可以被定义为“要……”的知识。

在何种情势下,我们不要如何的知识,可以被定义为“不……”的知识。

第一类知识被人们广为认可。这样的知识范围广泛,其特点是构成其硬核地带的部分少,这种知识的可证伪度低。第二类知识获得的认可度相对较低,并一再被人们通常贬低为“缺乏建设性”而置之不理,但这种知识的可证伪度高。第一类知识因为其直接的可见后果而被人们所重视,而第二类知识引起间接和迂回曲折的因果甚至我们无法理解的因果联接而不被人们所重视。人的不可更改的局限性是,我们感知和理性以直接适应环境即可。有了语言现象以后,文化演化出现对人的爆炸性改变过程,因此人的理性得以更深远和迂回地“计划”。但是,作为一个生物学实在,生物学限制是根本性。这意味着,人类是不可救药的短视的物种。正如凯恩斯一句反复被人们引用的名言,“长期看来我们都将死去!”。这造就我们对“要……”类型知识的偏爱。

如果真的把人类视为理性动物,作为“理性主义者”,我们恰恰需要开始重视那些“不要如何……”类型的知识。正是那些不要如何的知识教给我们迂回的因果关系,以及多因多果的具有网络效应的因果关联。在一个多样性被设定为不再询问的常态和前提条件下,关于不要如何的知识构成知识的“主菜”。当然这里没有必要在两类知识之间厚此薄彼,但可以肯定的说,一次一次把人类和某些民族和国家推向毁灭的恰恰是那些自命不凡的精英自认为掌握了未来社会的最终解决方案,为实施那个宏大的方案,“要……”的知识是那些国家的知识的主菜,这是知识其实是实施宏大方案的分解子命令。没有浪费的最完美的资源配置,或更一般地理想社会图景为一些列“要……”的子命令的执行提供了合法性支持。

如果我们击碎两个前提,上面的逻辑就不攻自破。一是存在一个最终的有关人类的冲突、不幸和苦难的最终解决方案。二是我们的理性足以掌握从手段到理想目标的全部因果细节。第一,没有最终人类冲突、不幸和困难的最终解决方案,从此终结革命的革命从来都以更暴虐的新政权的面目出现的人们的面前,法国大革命如此、俄罗斯革命也如此。第二,我们的理性是有限的。这既是相对于不确定的外部世界,也是对人类这种物种的理性能力的生物学判断。为了适应环境,我发展出相当有限的感知阈限和感知能力,至少还存在一个远为广泛物理化学世界不为人知,基于那些感知材料的理性也是有限的。有三种适应机制:本能、传统和理性,如果理性无限,还要本能和传统做什么?一个拥有完全理性的人无异于上帝来到人间。

回到应用。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区分公益性和竞争性两类国企的问题。我想这是一个误导性的问题。首要的问题是,系统地总结我们过去的经验、国内外的经验,得出关于“国有企业不要干什么”的一般知识。有许多国家和地区曾经尝试过国企介入一些领域而有害于整个经济体的经验,构成我们进一步推动国企改革的知识。我们为什么总是抱着积极的幻想过日次,对“要……的知识”和“不……的知识”厚此薄彼呢?抛开利益集团这一因素,当前,对秩序何以形成的深刻体认考验着决策者。

 

  评论这张
 
阅读(12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