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福利的限度及寻求自由与福利自洽的制度框架  

2011-11-02 23:5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争取民意和学理探幽是两种根本不同的研究取向,后者秉持客观的探究精神,有时可能有悖于多数(大众)的意见。“共同富裕”的政治口号极具煽动性和误导性。作为一种自然的结果事态,综合了我们无以把握的无数变量参与其中的因果关联,我们如何把其作为一种政策目标提出来呢?反对共同富裕这种现代矫情,并不是冷漠于贫穷,恰恰相反,基于一种把握复杂现象的认识论,以承认存在迂回得多的因果关联为前提,以“消除贫穷”作为更可作为和更合宜的目标。以消除贫穷为目标和以共同富裕为目标,依赖于不同的制度条件和其他更深层次的条件。如果你确认一些人或机构有足够多的理性,在政策操作变量和共同富裕目标之间建立起可靠的因果联系,并把这种联系转变为可行的政策方案,而且,这些政策方案在实施过程中不会与你心仪的其他政治和经济理想冲突,比如你自己也十分珍视的财产权利、其他各种基本权利和自由,那么很好,共同富裕连同一系列政策操作都很好,没有人质疑。可是,问题是,第一,存在那种可靠的因果关联吗?第二,那些政策方案付诸实践的话真的不予我们有理由珍视的其他价值理想相冲突吗?如果一旦发生冲突,我们真的愿意以自由(以及其他各种可能受到侵蚀的权利)交换财富平等吗?托克维尔不幸而言中,我们热爱平等甚于自由。而平等在今日语境下,多数又无不将其主要理解为“富裕”与否意义上的平等。相反,如果我们冷静地始终如一地坚持关注罗尔斯第一正义原则,经由森的大量论证我们有理由相信,自由和富裕将是兼容的。那么我们既可以收获所有人的体面和富裕,又不失(在我看来更重要)正义。一如伯克和以赛亚.柏林多深入批判的,我们并不是要拥抱某种先验的权利。但是我们躬身观察,街头巷陌、贩夫走卒,今天谁人不期盼着没有权利歧视,谁人不期盼竞争性的政治机会和经济机会?在我看来,学界和政治领域,当前最危险的是受眼前的问题所牵制而引发埃德蒙.伯克所说的“胡来”,胡来理论和胡来的公共政策。这种胡来的理论和政策实践对自己的理性高度自信,把某种积极理性作为目标,从个根本上偏离批判理性主义“主菜”,脱离的传统的约束,把大众和社会带入一种危险的境地,假以高尚的道德热忱,十分不自知而振振有词。
      中国或东亚传统迟早必须面对,将我们的合作秩序扩展到更大范围就必须调整我们的情感和社会认知传统,我们的传统正经受冲击而处在深刻的变迁中。克制那种休戚与共的“共同富裕”诉求转而寻求更一般合作秩序的制度条件、宗教条件和民情基础,是我们这群人的共同课题。诚如诺斯所言, 1万年以来,我们在关于组织我们的经济和政治的制度进化只有在少数地区取得突破。
  评论这张
 
阅读(10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