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过程与秩序vs社会终局解决方案  

2011-01-15 02:0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大大小小的苦难其实来自于浪漫主义幻想,特别是煞有其事地把这种浪漫主义幻想当作社会改造方案加以实施的时候。

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苦难来自于错误归因,因而人为寻找和设置敌人,并号召人们对“敌人”发动一场圣战,殊不知,所归因的那种恶不过是一种错误的直觉,事实可能恰恰相反,所归因的恶恰恰是一个社会合作体系所必需,它其实是一种莫大的善。(斯密曾在《道德情操论》分析过虚荣心,虚荣心在一般的常识看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虚荣心作为一种演化心理机制,是有其绝大作用的,少了它,也许经济社会根本无法运转。常识所理解的“坏”,试想全部取消;常识理解的“好”,试想在全体人中施行,就会发现根本不可行,于是我们才幡然发觉我们身处一个演化之流,我们的理性根本难以对一些长期进化而来的适应机制作出恰当的直觉判断)理性决不是为解释那种漫长岁月形成的复杂机制而存在的,恰恰相反,理性是在漫长的适应性进化过程中作为一种复杂适应机制而存在的。理性被这样设置,在绝大多数情形中,他仅对当期的、感觉范围内的信号作出反映。

贫穷、苦难,财富、天资和地位的不平等,以及由此引发的冲突激发着人们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在常人智慧下被引导到某种美好社会蓝图的终局解决方案上去,在那个结局,一种宗教般极乐世界被描绘出来,引诱着饥饿的、忍受苦难的、天资较低人,不满的人,等各色郁郁不得志人等。终局解决方案的提供者许诺有一个幸福的结局。在被教唆的仇恨之中,人们可能一时被欺骗到争取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幸福结局的斗争中。仇恨是这种社会的基础。“仇恨,历史形成的不可避免的仇恨,构成了迄今所有中央集权国家、社会、政府、正义、道德和政治的全部基础”(柏林,2004,151)

终局解决方案的鼓吹者相信必须摧毁一个旧世界并建立一个新世界。谁愿意?那些对当下的或要摧毁的世界没有多少留念的人,发生大灾难也不会失去多少东西的人。如果一个社会因为各种原因正在造就越来越多的这样的人,拥抱社会终觉解决方案的人就越多。(这是我想起为什么一个占人口多数的中产阶级的重要性,当然纯粹从财富分布的人口统计来看问题是很肤浅的)。把人们引向望梅止渴,用幸福的结局煽情,还是“拖入和平的竞技场”?后者的情形,在那种社会中,就算穷,但是机会均等,规则公正,盼头永远在,因此通过和平的竞争而改变处境,“一切皆有可能”,克林顿和奥巴马也有当总统的机会,盖茨本科没读完也可能通过创业成为亿万富豪。仇恨不再成为行动的激励。

社会终局解决方案的鼓吹者大大高估了“人类通过发现一个单一的最终理性解决方案而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的能力。”其实,在我看来,就像米塞斯批评中央计划经济不可行的原因在于价格信号不存在,人们据此行动就失去的方向,其实不仅如此,重要的还在于在那样的经济体制下,一个简单的推论是服从是第一原则,市场伦理被命令-服从替代了,作为道德存在的人消失了,人被幼稚化、儿童化、白痴化、物化,总之不再自我负责,有人饲养你驯化你,“伦理是心灵的农场”。计划经济的遗产必须至少从效率维度和伦理道德维度两个方面分析才可能完整。甚至,批评的重心不一定在经济效率方面。终局方案的鼓吹者错误在于:没有理解作为过程和秩序的社会。

手段、目的是人们非常易于理解的范畴,而秩序则不然。在进化的途中,我们的心智被塑造成对手段-目的,成本-收益异常敏感,这样子塑造的好处是通过适应性过程造就复杂性。一系列短期的适应性调整过程构成一个长长的生物-文化演化进程。每一个人类个体只不过在这个进程中搭载了一段。就像一家大企业比如福特汽车公司,一代一代工人和技术专家死去了,一代一代人接上茬,企业的“惯例”和企业的全部文化基因都在传递中,一代一代人离去了,去世了,新一代人加入,每过几十年,全班人马都换了个遍,可是汽车还在不停地生产着,甚至还越来越来好。死去的是短期承载者,不灭的是企业“惯例”和文化基因。这是一个无设计师的设计过程,又是一个无目的的过程。也就是说,人类历史进程是一辆列车,始发站我们不知道,终点站也不知道。不过,这两列车是接力棒似的得以连续存在的。在任何一个片段,前面说的那个搭载者是有目的的,但是搭载者的联结序列是无目的的。

有一个经济学家很好地区分了市场和企业,他指出(是不是我的好友朱海就教授?忘记了),企业和市场根本不是对等的概念,企业是企业家和卷入企业的各色人等寻求自身目的满足的“手段”,而市场乃是一种秩序,一种交互秩序,其中无数的个体、企业相互作用,呈现出的状态,包括呈现出来的一些结果,如价格信号。自这种秩序中,人们彼此依赖、彼此满足。人类互动的最典型特征当然就是交换行为,这也是为什么经济学在这种大规模剧烈互动的时代成了显学。对于终局解决方案的关注还是对过程和秩序的关注,是截然不同的视角,在经济学上有着重大差异的两种范式:配置范式和交易范式。重过程和秩序的交易范式看来,根本没有一劳永逸的终局解决方案(资源配置最优,当然在政治哲学看来,这个终局解决方案的理解太过于狭窄了)。手段、目的、价值只有那些市场过程中和文化演化流中短暂的搭载者感知和理解,在一个全局意义谈什么终局解决方案简直是疯癫。美好、满足、价值最大化是具体的参与者个体,那个短暂的生命所感知。行动中,“价值”被每个参与者单独地和主观地确定,约束条件是其他人的偏好。就经济分析而言,交换过程本是就是最后的存在,没有比这个更根本的存在了。“交换过程中也根本没有‘社会’或‘集体’价值最大化”。(布坎南,49)短期观察,没有某种社会最大化价值;长期观察,没有某种最终的社会解决方案。过程本身就是我们生命的承载,由生命的接力棒连起来的列车没有终点站。

参考文献:以赛亚.柏林,现实感;布坎南,宪政秩序的经济学与伦理学。

  评论这张
 
阅读(69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