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家长制政府与孩子式人民  

2011-01-13 23:5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论证,仅当一个救济意义的福利体系才是自由社会的人民可以接受的呢?如何反驳秋风一再坚持的“一个适度的福利体系”?

      明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人们仍然热衷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种孩子式的天真对应的极有可能是一个家长式的政府。关于一个超越救济意义发福利得不到道德和政治上的理由,诺齐克已经给出了证明。这里继续给出的理由是,如果人民自我童稚化,引来的烧身的是家长式政府,以及由此必然面对桑德尔所说的“道德式立法”与“再分配政策”。进一步,导致公权力对于私人生活的全面干预。而家长制政府与童稚化人民,在康德看来,是“未启蒙”的。以赛亚.柏林同意康德的观点:人类独一无二的属性是自由、自我管理和自治。当一个非人的物我们面前时,它没有自由、自我管理和自治,如孩子、疯子、弱智、动物、植物、非生物。康德的这句名言一再被人们提起:“诸目的的世界”。即这个人世间是许许多多自由的人组成的,每一个人都属于他自己,而不是任何其他人或事物的手段,简而言之,如桑德尔强调的正义社会的基本原则——“我们属于我们自己”。人是目的的观念又来自哪里?柏林的解释道,既然他是他自由遵从的法则的最高制造者,那么让他遵从某种不是源自他自己的理性本质的东西就是贬低他——把他当孩子、动物或一个物体。剥夺一个人选择的权利是对他做出的最大伤害。剥夺孩子选择的权利,因为他是孩子。柏林指出康德的学说反对一切家长制,尤其反对开明专制。启蒙,就是成年人做成年人,不再当成孩子来管理。康德在什么是启蒙的论文中称:变得开化(文明)就是变得成熟,就是不满足于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不允许自己被当成小孩子,或者为了安逸和舒适的原因而拿自己的自由去交换。正如托克维尔警告的,他们“为了平等而放弃自由”,最后得到的却是奴役。康德还说,“一个家长制的政府”,建立在统治者的仁慈至上,统治者把臣民看作不独立的孩子。统治者实际上是想得到更大的专制,并且毁灭了一切自由。特别是,康德深刻地指出,“依附别人的人不再是人了,他自己失去了自己的立场,只是别人的所有物了。”用柏林的阐释,“除非一个生物可以决定它自己,否则他就不是一个道德存在。……不是道德主体。”他不能决定自己的行动选择,因此不承担相应的道德责任,或者它本身已经不是一个道德存在。“没有责任,就没有道德。”因此疯子杀人不判有罪。与此相对照,另一派的思路相反,柏林提到的如卢梭,这一派人坚持:为了确保和平、幸福和和谐以及美德本身,有必要建立适当的奖惩体系(理性、法律和教育体系),……引导人民按照立法者设计好的方式去行动——和一个人饲养与驯化家畜的方法很相似。因此,“伦理是心灵的农场”,柏林好几次引用这句霍尔巴赫的仁慈专制者信条。进一步前进,危险就来了,哈耶克在《自由宪政》中提到,国有化教育乃是一种心灵控制技术。柏林的说法是,“调节人类的心理技术,从心理暗示到威胁或洗脑或非人虐待。”我们有必要进一步询问的是,在何种经济体制下,行动的选择被系统剥夺?相应的激励机制也已经被替换?没有人比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对中央计划经济体制下人的选择被禁止,以及相应的激励机制被行政等级命令所替换的分析更淋漓尽致的了。在中央计划经济条件下,“不劳动者不得食”的法则被“不服从者不得食”的新法则取代。服从,从家庭生活到社会参与的全面的服从,其道德后果是人作为道德存在物被取消了。在一个不起眼的注脚里,哈耶克用外汇买卖控制为例,对于经济计划如何导致对人民生活的全面控制进行深刻的揭露:“经济控制所造成的对于全部生活的控制的程度,表现得最突出的莫过于国外汇兑方面。初看起来,国家管制外汇买卖对私人生活的影响是再小不过的了,因此多数人对这种管制都会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但是多数大陆国家的经验,教育了富于思考的人们, 把这一步骤看作是向极权主义道路前进的决定性一步和对个人自由的压制。实际上,这是使个人屈从于国家专制之下,是把一切后路都斩决掉的杀手——不只对富人,而是对每一个人。一旦一个人不能自由旅行,不能再订阅国外书报杂志,一旦一切对外联系的工具只限于那些官方意见所认可的人,或者官方认为有必要的人,则他对舆论的有效控制,将远远超出17和18世纪任何专制主义政府所曾经施行过的控制程度。”(哈耶克,1997,91)哈耶克在1944年写下这些预言式的文字时,哪里知道后来真实的中央计划经济条件下人们不自由的程度,甚至不再视为一个道德存在的程度,以及所实施的更加直接的控制措施,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揭露中央计划经济的无效率,指出其经济核算的不可能性是经济学家的任务,米塞斯等人已经完成,但是揭露出其取消人作为道德存在的道德后果,学术界工作还做得太少。

     康德说:“接受自由天赋的人,是不会满足于他人赐予的愉悦享受的”。我要指出的是,接受自由天赋的人,对于他人赐予的愉悦享受天然地怀抱警惕之心。他不愿意自我童稚化,从而拥抱一个家长式政府。

参考文献:以赛亚.柏林.现实感,上海译文,2004:274-277

  评论这张
 
阅读(410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