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土地换户籍?——兼评陆鸣的一些观点  

2010-10-28 19:5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鸣教授最近撰文指出,寓于现行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我国城市化进程遇阻,而“土地换户籍”或是突破这一困境的可行药方。发生在重庆的“土地换户籍”改革本质上是在做市域范围内的农业用地“占补平衡”,在城市近郊占用农地,在远郊将宅基地进行复耕整理,保持农业用地总量不变,土地利用效率大大提高。这一改革尝试被陆鸣称为“伟大的变革”、“伟大的妥协”“,其意义不亚于当年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制度创新还是旧体制复归?

陆鸣把给定的制度框架视为当然,无意触及既有制度的内在逻辑。陆鸣表面谈制度改进,实质上谈的是经济效率、经济增长,并进一步将物质利益增长设定为人类存在的目的,好象户籍制度废除只是服务于实现某些客观指标的一个技术环节。被称为“伟大的变革”的户籍换社保改革试图通过进一步集中(对于土地资源的)权力来解决本应该通过分散的土地产权来解决的问题。如果“土地换户籍”能够产生政策制定者期望的结果,那么我们其实可以立即退回到过去的中央计划经济模式——为了任何功利主义目的,不管是蛋糕做大(GDP增长),还是更“合理”的城市布局,中央计划经济都是短期内最有效的手段。

计划色彩如此浓厚的“改革”在经济学家眼里为何竟然如此伟大?

 

把城市化误解为工程技术问题

源于对经济系统的错误认知和理性的自负,陆鸣把城市化、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城市土地的集约利用问题当成一个纯粹的工程技术问题,而政府被赋予解决技术问题的工程师角色。这种做法导致的后果一如当初搞社会主义经济计算和中央计划经济。政策设计者存在着一个天然的视觉盲点,即认为“经济”有目的而且像受控试验一样是可以控制的。政府作为最终的社会工程师,可以站在假想的阿基米德支点上来解决给定的技术问题。基于此,陆铭教授才高唱重庆模式的“伟大”——好像一个工程师突然发现了某种关键技术一样。

 

与正义原则背道而驰

经济增长率,或所谓“关键是蛋糕做大”是陆鸣求助的另一证据,并以此作为改革的目标。这不过是二百多年前边沁“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现代表述,而这在经济学(阿玛蒂亚.森)和政治哲学(罗尔斯)上已经被驳倒。罗尔斯第一正义原则表明:基本权利和自由优先于效率和福利考量。拿公共物品直接交换农民的财产,违背了公平正义。

 

两种路径,两幅图景

城市化进程有两种图景。一幅图景A:经由一种社会算术的引导,在“社会工程师”总体控制下,我们发现许多农民“自愿”进城了,农村的土地实现规模经营,而城市建设用地则在进一步扩张,由此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就像陆鸣一直鼓吹的,超级城市化最好,将13亿人都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三大区乃是最有效率的土地利用。我们的问题是,城市化进城是否需要一个外在的控制主体?能不能让农民自己打理自己的土地权利?能不能允许农民自己决策选择居住地?政府能否不打农民土地的注意转而做一些其他辅助工作?如果这一切都是允许的,基于这几条简单的抽象规则,一个动态的演化进城将迅速开启,这样形成第二幅图景B。通过社会工程设计出来的图景A和依赖于几条基本规则演化出来的图景B,即使在人口和经济的地理分布表观上一模一样,其稳定性、合法性与秩序特征则也是完全不同的。

 

一种稳妥改革方向

“土地换社保”既不正义又无效率。把最重要的土地资源整个地交由政府负责,从中长期看进一步强化了土地生产要素的垄断体制、降低土地资源使用效率,而且还可能使当前已经显现出来由土地垄断体制滋生的种种问题可能进一步扩大化。

 根据经济演化的逻辑,改革是一个改错过程,也是一个重新“确权”的过程。判断改革的标准因此是:是否创建、支持和维护社会演化进程的支撑条件,恢复分立的产权、普通法和社会自主治理,相信和允许人民自己打理自己的财产。

一种与陆鸣不同的思路则是,把农民土地产权可转让提上改革议程。逐步恢复农民行使完整的土地产权,在分散的地权交易中形成城市化。在各地农地确权改革试验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土地转让权,形成基于分散化交易的资源流动。有了确权与交易的制度条件,城市化是一个自然进程,伴随着一进程不需要任何超级理性“调控”。

就一个演化进程而言,“动”总比“不动”好,这个意义上重庆的“土地换社保”了触动僵硬的传统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城市土地国有制度。除了试错以外,没有其他更可靠的办法改善我们的境况。但是动起来是向确权方向迈进了一小步还是向巩固政府对土地的垄断迈进了一小步?这是值得进一步观察和思考的。

  评论这张
 
阅读(9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