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化水平与农民福利水平不构成任何机构的目标  

2010-10-27 00:4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开放社会的核心是:纠错机制不被任何完备性学说所否定。然而所有纠错机制得以存在的前提,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分立的财产权利,那么至少有一部分分立的财产权利。在此基础上,开放社会允许人们自由形成所谓村社集体,以及更大范围的集体组织。纠错机制意味着人们可以进入村社或任何集体组织,也可以从中退出,退回到分立的财产权利状态。在这一基础制度平台上(交叠共识),何种福利制度,如刘彦所说,是第二位的。就当前的情形下,不要在道德热忱或政绩冲动的激励下试图为老百姓谋福利,而是要把注意力集中到降低人们行使财产权利的交易成本上来。城市化和福利制度,以及福利水平的实际提升乃是降低广义交易成本的副产品,不是任何机构和政府当局的目标。所有声称这样目标的如重庆政府,真心还是假意,都有必要回到“社会无目标”这一基本事实上来。无论是道德热忱还是政绩冲动,都要回到这一基本事实上来,重新审视。
      城市化和农民福利水平的改善不是一个工程技术问题。我们必须放弃一种简单的幻想,在政策措施和城市化水平和农民福利改善之间存在简单的因果关系和路线图,藉此试图通过社会工程师的操作,实现城市化和农民福利水平改善目标。这和中央计划经济计算并无二致。我们太容易把城市化水平和农民福利改善当成实验室可控目标了。甚至是非常聪敏的头脑,如爱因斯坦这样的人物,都一度在这类现象的观察上犯错误。城市化水平和农民福利水平只是一个事后观察,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可操控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13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