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评冯兴元《地方文化与经济发展模式演化》  

2010-09-02 22:3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业进:

 

其实刚才听了兴元的发言很受启发。新望和秋风老师十多年前就开始研究文化与经济,我知道盛洪老师也是这样的,他们都有文化方面的专著。我仅仅是在制度经济学研究中比较过文化演化和生物演化,涉及过这个主题,研究还很浅。应该说我今天更多的是受启发。我首先想讲讲文化的三个层次。

第一个就是在文化演化和生物演化的层面上。美国的、中国的、全世界的文化都是一个维度,就是在把人和动物区分开的这个角度讲“文化”的时候,文化和文化演化是一个区别于动物世界的大概念,比如我们有语言、习俗、制度。第二个文化层次是接近但大于民族国家范围大小的文化范畴,比如中华文化、欧洲文化,而这个文化又是一个大的文化集合,打开里面,里面又包含了许多多样性子集,兴元今天讲的其实是第三个层次的文化:第二文化范畴下的一个文化子集。我是这么区分文化的三个层次。可以说,兴元今天讲的潮汕文化、温州文化、苏南文化是中国文化下面一些有特色的子文化。

文化这个东西很复杂,经济学都很难把它放在一个恰当的框架下分析,很少有经济学去碰这个主题,因为它难以证伪。我们感觉到文化现象确实是客观存在的,它对经济很有影响。比如说我刘业进人家一看就是南方人,因为你的处事行为方式不像一个北方人的样子。再比如说我们的方言,我现在讲话就带着南方口音,显然这是一种文化的形态。显然,各种不同的文化子集是存在的,不能因为经济学家难以分析、难以处理就说它是虚构的东西。它确确实实存在,而且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也影响着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

我们说文化的积极意义是促进了经济发展,但我看到的是文化的“关于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维度。在一定的文化形态中,人群中有一种共识,我们不做什么和我们积极地去做什么,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而文化告诉我们更多的是,我们不做什么、我们敬仰什么,我们敬仰传统和惯例。当有政权干涉到我们的生活时,我们都有强大的力量去抵抗它,比如说改革开放一旦退缩的话,一些东西马上死灰复燃,所以温州人的商业积极性就恢复得很快。所以,我们可以把文化是一种抵制外面干涉的力量,恢复它原有的一种自发秩序的力量。它在很大程度上为这种合作网络提供了一种合法化支持,抵制国家的政权等外在力量的恣意干涉。文化在这方面有积极作为。比如说温州、潮汕等沿海地区,这种力量很大;而北方这种抵制的文化基因不够强烈。从这个角度来看文化的一个维度,它是一种抵制干涉的力量,具有保护(商业传统)的作用。

我再讲讲文化演化的问题。其实我们说的文化建设、发展文化都是自相矛盾的,包括刚才新望老师提醒我的,我们搞西部大开发,这是自相矛盾,是没有深刻反思的一些概念制造。在我的心目中,通往西藏的铁路就是强奸那里的文化和生态环境的工具。文化要演化无目的,文化演化是一种秩序状态,“存在是一种过程”,如果停下来,秩序就停滞了。文化演化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多样性,多样性是自然的基本属性,也是人类自身的基本属性。任何演化的东西都以多样性创生机制为前提。多样性具有绝对价值,如果我们实施某一政策导致多样性的减少,或者说导致了多样性创生机制的抑制,那么这个政策就可以判断为是错误的。用证伪方法来判断,我们不能说哪个政策是好的,哪个政策是可以达到美好幸福的,但是我们可以判断哪一个政策是肯定不行的,错误的。消除文化多样性的政策就是不好的,可是我们国家现在弥漫着种种消除文化多样性的政策。比如文化下乡就是消灭文化,摧毁文化,其实乡村是文化的故乡。文化下乡的前提假设是乡下没有文化,文化低级。事实恰恰是,保持文化的就是乡村。文化演化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多样性创生机制的存在,那么我们的政策时时刻刻对这种文化多样性的摧毁和打击要保持警醒,无论持有何种名义(如帮助、扶贫、文化下乡)。

文化演化的第二个关键概念是差异化生存。举例来说,大家都学英语考六级,就个体层次而言,就是我们想出国,但我们从一个宏观的统计层次的角度看,这是一种文化在入侵,是英语侵入到中国和其他语言中来,至于这个侵入的结果,我们无从考察、预测和进行道德判断。这是一种文化演化现象。只要有一个基于多样性的差异化生存在,它就是好的,但是如果说英语语言的侵入导致了文化多样性的消失,那也许是值得深入思考的一个问题。差异化生存是文化演化的一个可观察的方面。没有差异化生存,就没有演化。差异化生存就存在着所谓的“选择”,“选择”有两个层面:第一个是个体层面的选择,第二个是群体层面的选择。有个悖论,文化演化是群体选择,就是大家都按照某种规则生活,这种群体就繁盛了,这个规则就战胜了放弃的规则,规则以这种无意识的方式来得到选择。不是我们有意识地选择那个好规则,是我们信奉那个规则的人多了,于是这个群体繁荣了,那个规则就胜利了。采用的人少的规则,就失败了。文化是以这样的方式在繁荣和萧条间演化的,不是我们个体说这个文化好我们就采用它,那个文化不好我们就放弃它,它的结果是我们无意识的产物。

文化演化还有一个关键概念就是它的复制机制。文化复制带着变异和突变。如果说文化过了一两代人就记不住了,那么文化就不可能演化。文化必须有保存和传承才谈得上演化。其实大量的文化是可以复制的,几千年来都流传着各种忘记不了的图腾、禁忌,历史上只是由于过于强势的国家政权干涉以后,它才消失的。看来文化这种复制的能力是超越政权的,超越国家的。

刚才新望老师提到文化发展需不需要“产业化”,“文化建设”这些提法本身是不是有问题。我认为显然是有问题的。其实我刚才说过了,文化演化不是系统中某一个个体或某一个机构有意识地根据自己的价值判断来进行有意识选择(最优的语言、习惯、禁忌、规范)的结果。因此,我们讲文化建设、文化发展这些概念本身是自相矛盾的。那么,难道我们在文化方面一点都不做?也不是这样。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放手,解除抑制,让无数个作为文化创造者的个体有充分自由从事文化创造。文化整体上是一个自然的生态,它自然就呈现无限多样性,只要解除对它的抑制,它就会繁荣。所以文化建设的关键词就是解除抑制,那么文化体制改革就是解除抑制的改革。

我再接着新望老师刚才提到的马英九说的“武统不如文统”。中华文化其实是存在的,它存在于台湾、香港,也存在于大陆,其实统不统都不重要,只要解除抑制以后,它就会繁荣。那么有没有一个基于中华文化的中国模式呢?可能有,但它不在大陆,而在台湾,这种模式把西方一些优良文化传统吸收过来,同时又很好地保存和结合了中华文化传统,或许是因为这种文化杂交优势,所以在台湾这个地方产生了经济奇迹。

我还想到文化和制度这两个概念的关系。我们很多人说文化是一个包含了制度的大概念,制度在文化里面。确实,相对于生物演化,从另外一个文化演化概念来讲的话,文化确实包含了语言、货币、道德和制度。但是,我们在讲中华文化的时候,这个文化和制度是一个交集的关系。比如说有的制度通行于中华文化,也通行于西方文化。相对于生物演化的文化演化;东方文化-西方文化;兴元今天讲的温州文化、潮汕文化,这是三个不同层次的文化,制度与是三个不同层次的文化可能是一个交的关系;内在子集关系;或者完全独立的关系。

其实,我讲到文化是一个抵制干涉的力量,它可以久远地在数代人中复制,同时,它对经济的积极作用表现在它在多大程度上为分工和合作网络或者交易网络提供了合法化支持。但是我们也应看到,文化并不总是都是“好”的,它有积极意义,也可能存在消极意义。就是刚才好几位老师都说到,比如说儒家文化在建立一个公民社会方面能够主动地与官方勾结,反而抑制了经济的发展。所以文化里面也有一些有限定、有合作体系建设等消极层面上的东西,显然不能做一个简单化的理解。就像新望老师说的,文化对经济的作用,对文明的作用,都不能做一个简单化的理解。

这是我的一个简单的评价,其实我个人对文化的理解显然没有在座的各位这么深刻,我仅仅是在一个区别于动物的角度上来理解文化。

 

 

刘业进:

 

听盛洪老师讲的很有启发。刚才说经济发展与文化体制的关系问题,目前我们仍然能不能把文化纳入到一个可分析的框架里面来解释技经济发展,就是说为文化和经济发展之间建立可证伪的,可验证的的解释框架。但这方面的线索还是有的。有没有优秀的文化、中等的文化和劣质的文化之区分?有没有一个文化的等级序列?可不可验证?我想到,我们可以从一个维度来把握,所有的文化我们都可以看它对于“互惠”的理解,通过经济、伦理、法律的支持,就是说,“互惠”是文化诞生以来考察它的一个关键性维度。不能一概说某种文化都是好,都是有自己的特色,没有任何评价和比较的余地。文化间是可以在某些关键性维度(比如对互惠的理解和支持)上进行比较的。一如果个文化是封闭的,那它对互惠的理解就是相当狭隘的,它就不利于互惠关系的扩张。一个文化是开放的,那么所建立的互惠关系类似于哈耶克所说的扩展秩序。所以,我认为“互惠”是一个可检验的,对文化进行评判的一个可证伪的标准。我觉得互惠的伦理、法律和制度,是对文化这个概念去模糊化的有效概念,包括封闭的、集权的、开放的,各种形容词,我们都可以通过直接的或者迂回的方式与何种程度上理解了和支持“互惠”联系起来。因为人类最终是个互惠的动物,人是基于语言和理智能力的互惠生物,包括语言、制度等各种东西无非就是促进了人的联合和互惠。对互惠的理解,是我们观察文化的一个可证伪维度。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