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秋风、莫志宏、刘彦等评《演化中的返祖》  

2010-09-19 14:2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莫志宏

业进讲的这个话题很有意思, 也很重要。我刚写的一篇博客文章的题目叫做“市场vs.成长”,其中就多少涉及到这个问题. 我用的是"未加反思的本能"来表达文化返祖现象, 因为, 人之所以为人, 恰恰在于他能够从一定程度上抵御某些与生俱来的本能. 尤其是,经济学家,经过训练之后的本能可以使我们对很多问题,尤其是,对市场vs.政府关系的认识更加理性.
在我看来,之所以很多时候人们抵制市场\呼吁政府干预, 与他们未加反思的本能有关. 有些时候,人们对市场的抵触情绪,就像对成长的抵触情绪一样.

(第二次发言)我很能够理解秋风的意思. 也很认同.
我向来认为,人之所以为人, 不仅仅在于他对于物质利益的算计能力. 
近段时间读阿伦特的<The human condition>, 更是让我认识到, 个体的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存在,而不是动物性或生物性的存在--彰显于他在公共领域的行动能力。 . 
 米塞斯对于“行动的人”的强调重在一般性的利益追求这个方向,布坎南则超出了这个范围强调了个体对于规则/制度的建设性意义,虽然布坎南最终把个体在这个方向上行动的动力还是归于利益,相比之下,作为哲学家尤其是政治哲学家的阿伦特则明确地从个体的存在性角度强调了个体在公共领域的行动能力——阿伦特没有借助于利益来讲这个事情,在她的哲学里似乎也没有必要。
我自己也觉得,经济学可能是凡庸了一些。制度/规则的事情多少得诉诸少数人对于高贵人性的追求才有可能。

2.秋风

人的历史不总是前后替代的,而更多地是一个前后持续展开的过程。新并不废除旧。
所以,人类天生地要不断地回去。人具有原始的情感,对于小共同体的倚赖,是最美好的事情。就好像家庭带给人的感觉。
我不觉得这是人的恶。对哈耶克把开放社会绝对化的说法,我并不认同。
问题仅仅在于,如何在开放社会的规则与部落情绪之间保持平衡。
业进确实提到了一个重要问题:现代的惟理性主义何以恰恰背叛了理性?这不是因为部落情绪,你举的那些人,恰恰没有这种情绪的根本情感:爱。他们只有恨,甚至恨自己的家人,他们都要冲破家庭,把人从原初的社会结构中“解放”出来。对这一现代现象的解释,需要从这一事实出发。志宏说,经济学家可以抵御某种本能,问题是,它使用的就是另外一种本能,当下的物质欲望满足的计算能力,这种能力,动物也具有。

(第二次发言)最近研究中国治理之道,发现两个谱系:信仰天的,信仰人的,即天道主义与人本主义,前者走向相对理性的治理,如周制,后者则走向专制如秦制。法家就是最经典的人本主义哲学。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给意大利带来的也是堕落与灾难。
 由此产生一些联想:个体存在首先需要面向某个绝对者,不管是神,还是天,或者是上帝。它赋予人的肉身以灵,它也让人可以超出肉身,面向客观的真理。在此基础上,人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社会性存在,也即,斯密所说的具有通感能力的动物。这是市场的基础,也是公共生活的基础。对神-客观真理的inclination,乃是“理性”的终极保证。因此,经院哲学才是理性的。理性不存在于人的肉身中,而存在于人对肉身的挣扎,即对绝对者的inclination,即中国人所说的“天人之际”。失去这种inclination,人将下坠为单纯肉身的存在,让人只关心肉身痛、快的感觉。由此,理性堕落为激情和情感支配下的快乐感觉的计算能力。现代的理性主义之所以普遍地走向反理性,不管是尼采,弗洛伊德,马克思,还是施密特,毛泽东。现代自由主义,现代经济学,社会学,乃至政治学、心理学,也都表现了这种反理性倾向。因为,人不再承认神。抛弃对绝对者的inclination,必然疯狂、放纵或者绝望。
失去这种inclination,人必然原子化,社会趋向解体。

3.刘彦

现代的惟理性主义何以恰恰背叛了理性?
秋风的解释是惟理性主义可能没有了爱;业进认为是现代文明中的文化返祖;而志宏认为是未属于未加反思的本能对本能的战胜(这话听上去有点拗口)。
我的意见是,惟理性主义者错会了理性的作用,在高扬人的时候,忘记了人本身携带有神和动物的一些特征。人介于神与动物之间,其成本可能不多不少,如果过于强调理性的作用,人就替代了神;如果过于强调本能的作用,人就更加靠近了动物。而尼采的超人,就是一个携带神的能力的动物,所以找不到人本身的位置,因而走向了崩溃。
说起来,这种介于神与动物之间的不仰视的谦卑和不俯视的自信,恰恰需要秋风所说的“平衡”。我理解中的平衡,与孔子的中道其实相去不远。
业进别被我们一干人等的发言给干扰了,继续之二、之三吧。这样的读书和写作真让人羡慕。

4.刘业进回应

你们的评论非常有建设性,也很有趣。“逼”着我进一步深入思考。
消解家庭伦理是反文明的。我相信,家庭在现代经济中的作用被太过简单化理解了。
每一次市场交易,都是一次匿名合作和互惠的伦理教化。市场是一所伟大的学校,但在文化返祖力量目前,仍然只是打个平手。
我把“神”理解为理性个体互动和联合涌现出来的自发秩序。我们理解了无设计师的设计(超过波音787和任何一款个人PC),便理解了作为设计师的“神”(其他维度的神我无力置评,谨表尊重和敬畏)。





 

  评论这张
 
阅读(8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