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朱海就博士评《演化中的返祖》  

2010-09-19 14:1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就兄评价了我的博文《演化中的返祖》,海就的评价中厘清了秋风老师此前对该文的一个批评中使用的集体与我使用的集体的去区别。的确,我没有单独就集体给予详尽定义。我使用的集体显然是那种强加的集体,指那种把家庭和小团体等扩大化到政治治理范围的集体,也就是说我在哈耶克所批评的集体主义情绪的意义上的集体。而秋风指的是家庭和自发自治共同体的集体。集体好与不好都是一个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强制条件下出现的集体,除了监狱,还有哪一种是好的呢?可是在那种原始集体主义情绪下鼓励的集体主义则倡导人们进入集体生活,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描绘了自己想象中的理想集体生活图景,可是写写小说未尝不可,一旦作为政治学说加以实践,监狱体制和普遍的监狱生活就降临了。从某种程度上说,转型社会都是从监狱体制中逃出来的社会。“原始集体主义情绪”加“理性自负”(启蒙运动与此二者都沾亲带故,因此赞扬启蒙运动的积极意义时也反思启蒙运动的负面因素是很有必要的)乃是文明进程中出现的致命威胁,这种威胁一再试图中断一个地区乃至全世界的文明,谁说文化演化的方向一定是“进步”的呢?文化人类学家已经在某些岛屿中原始文化中发现由于破坏性的宗教崇拜导致文化灭绝的案例。文化演化可以出现大倒退,20世纪正是这样一个世纪,很幸运的是,真理战胜的谬误,理智和良知战胜了疯狂和僭妄。

      我们为什么赞扬和继承哈耶克?因为他是自由战士,更准确的是,他是文明的卫兵。

 

集体主义:“返祖”与“爱”
(2010-09-17 22:44:34)

业进兄在博文《演化中的返祖》中指出,人类的集体主义,很大程度上是返祖现象,因为在原始社会中,人类是集体生活的,人类带上了集体主义生活的文化基因,这种基因并不会因为人类的演化而消失,相反,通过某些领导人物和思想家鼓动和宣传,人类潜藏在基因中的往集体主义又会被点燃,加上集体主义又有理性主义来充当科学装饰,集体主义就轰轰烈烈地来到了人间,并酿造了一出又一出的悲剧。要捍卫人类的文明和开放社会,人类必须和人类自身所携带的返祖气质、固有的集体主义基因做斗争。

秋风对业进的这种观点,当然主义也是哈耶克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认为集体主义的来源不是“部落情绪”这种原始的情感,而恰恰是因为没有这种情绪本身所具有的情感:爱。按照秋风的观点,人类有部落情绪或返祖倾向并不是坏事,甚至是必要的,而坏就坏在人类要“解放”,在“恨”当中把社会结构打破。

显然,他们对集体主义产生原因的解释是非常不同的。这种差异,首先在于对他们对“集体”概念的不同理解。业进理解的“集体”是与“集权”“强制”和“专制”联系在一起的,这种集体号称“集体”,实际上是“反集体”,因为连接个体的纽带是“强制命令”和宣扬的“团结”、“友爱”,构成集体的是“原子式的个人”,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个人,这是反政治的集体。而秋风说的“集体”,有理想主义的色彩,是自发形成的传统社会,有人情味的共同生活,在这种集体中,“部落情绪”当然是存在的,也是不可少的。

业进或哈耶克说的集体,是开放社会的敌人,这是毫无疑问的,而秋风说的那种集体是否是开放社会的朋友,却值得怀疑。这里的关键,在于“部落情绪”是否等于“爱”?“部落情绪”,换成经济学的语言是“人格化的交易”,更通俗地说,是中国人常说的“关系”,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种“爱”,是狭隘的“爱自己人”,而不是“爱邻人”,也许秋风本义上说的“爱”,是“爱邻人”意义上的爱,但“部落情绪”中的爱,却不是这种爱,这是秋风逻辑中的一个内在冲突。开放社会是需要爱,但这种爱,是突破部落情绪范围的爱,如道德意义上的爱,宗教意义上的爱(也不是所有宗教),当然这也是自由主义的爱。

我完全同意秋风把“开放社会”与“爱”联系在一起,我也已经在上文指出,这种“爱”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是正如我在“也谈‘自由的限度’”一文中对“法律”的论述一样,重要的不是“爱”本身,而是“爱”的来源,也就是说,一个社会,怎么才会产生这种“爱”?这又是和开放社会相关的问题:在开放社会中,才有可能存在这种爱,因此,开放社会和这种爱是相辅相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