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演化中的返祖(演化的逻辑系列之一)  

2010-09-16 23:4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说返祖现象的时候,好像是一种罕见的现象,其实在生物演化中是很常见的;而在文化演化中,说到返祖现象时一般被理解为一种讽刺或不当的比喻。然而,我们提出:演化的逻辑中,无论生物演化还是文化演化,返租现象其实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演化残迹,尤其是在选择单位的发育早期。演化意味着不会出现突然的新事物,凡新事物必是通过“加新补旧”的方式进行,例如动物胚胎发育所呈现的“个体发育重演系统发育(生物演化)”或者像冰淇淋一样一层一层叠加的产物,例如人脑的脑干后面有小脑,脑干和小脑之上有中脑,中脑上有丘脑,丘脑上就是人类特有的特别突出的大脑皮层,这是一个层层叠加的架构(Linden,2009,18指导原则二,在进化进程中,更高功能的增加,就像甜筒冰淇淋顶部增加一层冰淇淋,而下面的冰淇淋还留在原处,基本没有改变。这种加新补旧的进化原则,使得我们人类的脑干、小脑和中脑和青蛙的这些结构并无多大区别。见中译本)。越底层,越是低级的动物都有。这事脑科学的研究得出的结论。而在生物学的另一个领域——胚胎学领域,同样的发现再一次证实这一演化的逻辑:加新补旧。脊索动物胚胎发育过程中的形态改变重演了生物演化过程,或系统发育过程,这正是德国生物学家所发现的“个体发育重演系统发育”。鱼类早期胚胎的鳃弓人类也有,鱼类的鳃弓发育成鱼鳃,而人类的早期鳃弓结构则发育成头部和上半身的的不同结构。柯因(Coyne,2009,中译本也是2009)以血管的发育为例指出,“我们像鱼一样的循环系统先变成类似两栖类的循环系统。在两栖类中,此时的胚胎血管就会直接成为成体血管;而我们还要继续改变,成为成为爬行类胚胎循环系统相似的样子。在爬行类中,这一系统就直接发育成成体的系统;然而,我们还要进一步变化,增加了少许扭曲之处,最终成为一套真正的哺乳动物的循环系统,包括了颈动脉、肺动脉和背动脉。”(柯因,2009,93)。此外,还有许多演化残迹或者说返祖其实是一种生物演化重演,例如人类的体毛,海豚的后肢突,人类婴儿的“抓握反射”(灵长类的幼儿都抓握住妈妈的身体运动,如猩猩、猴子)。

      我们再看看文化演化。进行简单的文化演化和生物演化类比是错误的,但演化的基本逻辑是一致的。首先,在本能、情感、传统、和理性这些适应机制之间,虽不存在一个替代演化过程,但在个体发育中,是逐层增加其权重。一岁的幼儿谈不上理性思考,他用本能求生,但有一些情绪反应;此后情感更丰富;青少年后期,理性逐步成熟(在生存意义上)。第二,文化演化中不存在类似生物演化中的系统发育的重演,原始文化形态总是被新文化形态替换。因此没有一个文化演化中的个体发育重演系统发育过程。但是演化残迹仍然是存在的。早期文化的典型特征是共享,因此某种原始集体主义文化代表了我们的文化早期形态。而这种原始集体主义在今天人类合作秩序已经扩展到超越民族国家的边界并越来越形成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还是一再顽强地爆发和存在。欧洲启蒙时代,我们说是理性的时代,这是不十分准确的,其实那时候伴随着种种原始集体主义情绪的大爆发,这种大爆深刻影响人类20世纪的命运,从莫尔(太阳城)、康帕内拉(太阳城)、哈林顿(理想国)、到卢梭、圣西门、傅立叶、欧文、蒲鲁东、卡尔.马克思、列宁和斯大林,这一长串的思想者和实践者,他们共同的文化基因,在一种文化演化的逻辑来分析,就是精神返租,回到人类文化的早期。这种文化返祖现象的破坏性很大,因为他自借助于理性的外衣,而且是至高理性的外衣。正如哈耶克在1944年的著作中总结的——“集体主义思想的悲剧在于:它起初把理性推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却以毁灭理性而告终,因为它误解了理性成长所依据的那个过程”(哈耶克,1997,157)。哈耶克把这归结为思想上的“傲慢自大”,而我们发现浪漫主义者的浪漫情结是不可否认的,在思想上的傲慢自大背后,隐伏着浪漫主义者自身毫无觉察的文化返祖。这一结论的推论是,文明要继续下去,不仅仅是维护市场价格机制、和受约束的政治权力的制度架构,反对这些人类智力成就的力量的最终来源,不是任何意识形态,而是文化返祖,而这种返祖现象不会随着文明的高度发展趋于消失,就像生物演化到万物之灵长的人类,我们的胚胎发育和成体个体都保留着许多演化残迹一样,文化返祖伴随着任何高度发达的文明形态。这个推论的政策含义是:人类必须做好永远与自身的文化返祖现象作斗争的思想准备。哈耶克、波普尔、迈克尔 .波兰尼和以赛亚.柏林……的著作不会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文明安全问题,文明的成长需要一代又一代新生的守护者。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