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权利”概念的滥用  

2010-08-15 22:4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言滥用是转型国家共有的遗产。革命政权对“名不正则言不顺”深有体会,为了出师有名,一切动员行动都会先有舆论制高点的占有,为此不惜滥用语言。

当下深受语言滥用之苦的一个概念是“权利”。只要想说明其正当性,冠以“……权”即可。这样的例子有:生存权、发展权、义务教育权、清洁饮用水权、免费基本医疗保障权。这些权都是伪权利。

权利,是一种集体意向。它如此基本,如此重要,以至于任何秩序的达成都必须奠基于它之上。甚至那些理性狂妄的试验,在其轰轰烈烈的时期,也实际上在悄悄承认和保护那些权利,权利以遭到轻慢致使秩序崩溃的方式展示着自己顽强的存在。在一个反复经验的演化进程中,权利-秩序是这样呈现和定义的。

权利绝不是统治者的婢女,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们很难有一个先验的逻辑论证,满足abcde几项条件者则为权利。权利一方面不媚于统治者,另一方面献媚于大众填不尽的欲壑。作为社会科学事实的权利已经在结成社会的漫长历史进程中获得其自身的客观特征,并以普世价值的方式为文明社会所遵从。

就目前已有的文明高度,权利的最大公约数都是程序性质的、抽象的、不涉及特定目的的适用于个体的一组基本规则,它界定了相互作用和联合的人类个体的行动可能性及其边界,除此,它并不承诺美好和幸福等其他任何东西。在这个意义上,诺贝尔奖得主森也没有很好把握权利的原始意义。当然,作为一种社会科学的事实,一组适应性检验留存下来的秩序形成之最简化规则基础,它本身让处在无终点的适应性检验中,因此它是可错的规则。

由此观之,当一种“权利”指向秩序之终结事态,允诺幸福与美好,允诺具体而不是抽象的实在之物,那么它已经不是权利。所谓生存权、发展权之类的东西,不过是“权利”概念的语言滥用一例罢了。这种诱人而又阴险的语言滥用既是遮羞布又是迷魂汤,对于主流文明和国际社会,它是一片遮羞布;对于人民大众,它是一壶迷魂汤。

  评论这张
 
阅读(8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