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寻求更自由和更美好的世界——卡尔.波普尔《知识对现实的塑造》序言读后  

2010-08-10 14:2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年的波普尔已经达到“彻悟”境界,一言两语,道尽玄妙。最近头脑懵懂,思维枯竭,随意捧起波普尔的一本晚年著作《通过知识获得解放》,只看完序言和第一章,已经带来思想上很大的共鸣和撞击。波普尔的证伪思路恰好与前一阵看到的体现了纯粹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思路的曼扎维诺斯的《个人、制度和市场》具有很大的交叠,晚年波普尔已经打通物理、化学、生物学、经济学和政治哲学,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解释框架——“有突现的(emergent)、经由试错的(the method of trial and error)问题解决框架”。只不过曼扎维诺斯作为经济学家,观察为关注视角相对较短,尔波普尔在关注宇宙时间内的一切演化阶段的一切演化现象。曼扎维诺斯的问题解决框架与波普尔的实质是一致的,而且曼扎维诺斯自己也指出自己对波普尔证伪方法论的继承。(想起好友秋风对波普尔的微词,我表示理解但是心里还是抗拒)

     问题解决框架是一个解释包括有语言和有意识的人类在内的一切有机物的演化逻辑。波普尔开篇指出,一切活的事物(生命现象)都在追求更加美好的世界,而人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另一目标,更自由的世界。美好和自由是人这种动物的终极追求。波普尔特别强调意识涌现出来以后,特别是语言现象出现以后,演化出现了新气象。生命,从单细胞到人类,永远是积极主动的,它们试图改善自己的处境,或者至少避免恶化。每个有机体都永恒一心地想着解决问题,这些问题产生于有机体对它自身的状况和环境的评价。问题解决不一定就能找到正确的答案,于是,进一步的试错活动必须展开。

     宇宙在诞生生命之前就存在演化现象,有生命之后,“生命(甚至在单细胞有机体层次上)为世界带来了某种全新的事物,前所未有的事物——问题解决的积极尝试、评价、试错”。这里,波普尔强调积极,这是他与达尔文消极被动演化不同之处。(但波普尔十分尊达尔文的成就。)波普尔指出,这种积极主动的尝试问题解决,使生命进化出现新事象,例如出现许多精致的器官、寻找到新的生态位。(想想人原本是不占据距离地面几百米空间的,飞机发明以后,以及外太空航天器发明以后,人类的活动空间大大拓展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电视画面,通讯信号,都布置在空中的卫星设施转播信号)。这种积极主动的尝试行为,都受到追求美好免于恶化的根本目标引导,而具体的方法就是试错。甚至在有机体内,“体内平衡”的维持也是一个动态的试错过程。

     对达尔文演化范式的修正,波普尔指出,“达尔文主义教导说,有机体通过自然选择适应环境。……它们在整个过程中都是被动的。但在我看来,强调有机体在寻求美好的世界的过程中发现、发明、改造新的环境,这要重要得多。”有生命现象以来,有两个重大演化进展:第一,日光可食的发现;第二,植物可食的发现。日光可食,这是一种能量获取和存贮形式,由此导致植物的出现,而这又接着导致地球大气环境的改变,增加了大气氧含量;而通过植物获得能量,即摄食植物则导致动物王国的出现。我们人类,现在是通过植物和动物两种途径获得能量,这无疑大大拓宽了生态位。

     从无生命、有生命、有生命中植物到动物、动物中的意识和语言(由此人的出现)的演化进程中,波普尔在三个世界的划分中有详细的讨论。这里单说语言在人与其他动物的分离中的至关重要作用。“我们自己是被独特的人类语言所创造的。”语言的根本观念是试错不再以有机体本身的死亡来实现,而是一种模拟,这就是我们经由语言提出的理论证伪。“语言的陈述可以描述一种事态。它们可能是客观上可对可错的,于是对客观真理的寻求才可以开始,即获得人类知识。”波普尔指出,科学知识,就是这种试错过程的最辉煌的产物。

      在这篇序言中,波普尔回到现实,指出我们身处的最近这个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经历了暴政和独裁,我们遭受了重大的失败,但是我们仍然身处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历史中最好时期和最公正的秩序中。(就波普尔自己身在新西兰和欧美世界这一开放社会中而言)。在开放社会秩序中,甚至对可恶的罪犯也保证充分的法律保护,若有疑问则倾向于保护被告(法律实践中有疑问时作出有利于被告的判决,这与我们的“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个”的指导思想似乎有很大的不太啊)。而在另一种秩序也就是受限制进入秩序(借用诺斯的概念)中,“甚至无罪的人也得不到法律保护,甚至当他们无罪已经无可争议时也受到惩罚。”这一结论我们似乎感同身受,在我们的周围,有多少无罪的人得不到法律保护,有多少言语不当的人受到封杀围剿,这些意味着我们还没有进入那种开放秩序中去。

     参考文献:

卡尔.波普尔.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1996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