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2010-06-27 21:3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 刘业进 - 刘业进 博客
4小时前
洋子

先生一贯是反对福利的,我想问先生,你应该是享受全福利的事业单位人员,,医疗可以全额报销,不用担心失业,不交养老费,但是退休后有很过退休养老金.假如没有这些,你同普通农民工或者城市市民一样,你反对吗..不关系自己利益,说什么都可以.但是关系自己利益,就不会那么清高.先生是看见福利制度的弊端太多,没有看见它有意义的地方.,但是老百姓知道,就象作一项风险投资,知道买保险与没买保险一样知道福利的重要.我们可以不要福利,就象在商业中作赌注不买保险一样.但是,你不可以进取,你不可以试探;不可以更新,不可以创造;你不敢冒以此担当的风险,因为你没有退路,没有保险.我们只敢走入家探出来的老路,不敢付出代价,就象没有买保险的汽车,开在路上真是小心翼翼,如果没有福利或者社会保险,不同没有买保险开在路上的汽车吗.对社会有什么积极意义.再来说福利和现在所谓的社保有什么不同,现在的社保是交费保险,他是盘剥穷人的东西,盘剥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制度,你交上去国家要再分配给没有交费的人,短了你的收入利益.穷人交的比例比富裕的人交得多,而且真正的穷人享受不到这项福利,或者被排出在福利制度的.福利制度是有能力的多贡献,无能力的多受惠,


回复| 删除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 刘业进 - 刘业进 博客
3小时前
 刘业进 回复 洋子

你认真的思考问题,问得很尖锐,很真切。基于现实,我如何选择,我肯定选择你说的那个有保障的世界。但是我在现实中留在这个有保障的世界并不意味着我不质疑这种制度安排,恰恰我是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以及这两个世界的分裂。

你的问题是有解的。首先,我认为就现实的情形,当前的紧迫问题不能以任何方式转移从焦点问题转移,焦点问题不是普遍的福利问题。不是说福利制度没有问题。中国的救济和辅助意义上的福利制度都没有建立起来,却在一部人中建立起来准共产主义的福利制度,被北欧还要好的福利水平。第二,就一个演化分析范式来看,我不预先设定任何水平的福利制度,而是在社会一般共识,例如某种联邦宪法的范围内,允许人们根据自己的理想图景建立各种福利水平的共同体,甚至允许共产主义的,北欧的,以及政府出面搞极少福利的,各种水平,各种做法都允许,人们基于自己的判断以足投票,产生制度间竞争,那些存活下去的制度就是经得起检验的制度。其实没有先验的预设,那种水平的福利制度是最优。但是基于人类的一般理性判断,救济和辅助意义上的福利是必须的。我不反对福利,而是反对普遍的福利,赞成救济和辅助意义上的福利;我反对的转移当下关切焦点的“障眼法手法福利”。


回复| 删除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 刘业进 - 刘业进 博客
1小时前
洋子 回复  刘业进
谢谢先生回复.我基本赞成先生一个好制度应该是通过制度竞争而不是某些人的安排,因为安排的不能代表是最优,甚至可能是优先满足自己利益如现在这种分化的社会保险制度.但是我还是要普遍福利制度.我认为,不管部分的或者叫脆片的福利制度,都存在侵占全民共同的社会财富,反对,不能回避害怕已经得到利益的稀释.不能回避把大家的财富还给全民的正义要求.我借先生的回复对茅以升先生反对福利制度的看法谈谈自己看法,这种反对观点很普遍.他们认为福利制度养懒人,因为大家都想方设法少交费尽义务,多拿福利,对社会有害,是现在西方福利国家经济的大问题,退后的原因.我认为没有根据.福利是社会发展和社会和谐的底气.社会的活力在社会的人精神上是有不有后顾之忧,有不有物资的困扰,得到的失去演化,一贫如洗的风险.就象可怜的房奴,失去了职场进取的胆量,再不敢跳槽.说明人对保险的需求,可能往往是第一位的.有保险,对社会的积极意义比养几个懒人负作用大.谁又见福利国家全部变成懒人了.中国的农业传统土地和儿子就是社会保障,工业化的中国这个保障已经解体,没有其他代替,社会会出大问题.不可想象,没有其他保障的东西代替社会会怎样.
回复| 删除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 刘业进 - 刘业进 博客
半小时前
 刘业进 回复 洋子

如果基于一个基本交叠共识(联邦宪政条款)下的各种共同体(及其背后的制度安排)的竞争,呈现出绝大多数人走向了一种普遍的福利制度安排,那么我们接受这种情形;既便如此,这个各共同体组成的大联邦还的面临其他各个国家在更大范围和更长历史时期的竞争。

关于把财富还给民众的“正义要求”;关于后顾之忧,社会发展的活力,底气;我谈谈自己的看法。财富的生产和“分配”是一个同时过程,不是先生产出来再去分配。给定很一般的,很弱的假设,在市场过程中,只要是同意的,就是有效率的,也是正义的。正如很多人爱看某人导演的电影必然造就许多富有的明星和导演,这种贫富差距是人们自愿选择的结果。这种财富分布的后果也是正义的。例如有人觉得章子怡钱太多不正义,那么可以选择拒绝看她的作品。只有持有的正义(来得正当),没有再分配的正义。

关于后顾之忧,社会发展的底气。我想要回到方法论个人主义的视角。就是每一个社会中的个体,无疑都希望自己没有后顾之忧的。这种诉求古已有之,永远有之。但是基于持有的正义,这种诉求得不出,任何一个人具有不问任何前提的福利的“权利”。因为任何权利必得有责任对应。假定一个人不是救济意义上的福利获得者,那么我们哪里找得到基于同意的他的福利的提供方。我想每一个人基本都能同意,社会中的确有些丧失劳动能力和偶然因素败落者需要帮助,大家同意“捐赠”;但是就一般的情绪,一个人无缘无故希望得到帮助,或者仅仅因为想要没有“后顾之忧”,人们往往不会达成帮助的共识。这就是我为什么坚持福利制度的救济和辅助原则的原因。

当然,基于一个古典自由主义者和演化范式的鼓吹者,我固然不反对,而是赞成由你这样想法的人形成一种共同体,于是大家多纳税,多享受普遍的福利。那么问题转变成,我们需要推动这种制度环境的形成,在这种制度环境下,各种怀抱着自己完备性理想学说和理性社会图景设计方案的人可以无障碍地进入退出自己的心仪的共同体(或者如诺齐克说的各种竞争性“乌托邦”)。


回复| 删除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 刘业进 - 刘业进 博客
半小时前
貌似40 回复 洋子

同意你的观点,我认为国家的基本任务应该是保障组成国家的所有人民的基本权力,包括生存权,至于发展经济也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服务的,现在的最大问题并不是福利制度标准太高导致养懒人,而是绝大部分人民根本享受不到福利以保障基本的生活需要,包括住房、医疗、教育等,导致现今社会生存压力大,风气浮躁,至于经济学家说福利制度养懒人,那根本不是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更像农村里面为了让鸬鹚勤快的抓鱼而故意不让鸬鹚吃饱的方法,以这种方式来对待人,可想而知这些所谓的经济学家血液里面流的是什么。另外普遍的福利制度确实可能让一部分人丧失生存目标,但这个我认为只是丧失了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普通意义上的“理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才是人一世值得追求的东西,以人为本就不能指望大家都是整齐划一的“学习成才,报效祖国”,而且生活上没有压力就一定会变成懒人这是个谬论,古希腊能够成为哲学家、物理学家的那批人放在现在正是我们会批判的那些“不务正业”、“闲得无聊”的人,但正是因为他们,人类文明不断向前进步。最后刘先生提到的焦点问题不是福利问题,这个我双手赞成,但是涉及到制度深处的问题,你能指望当前五年、十年内能改变,而且社会问题本身就没有最优解,现在要求普遍福利的做法更像是资本主义社会各个利益阶层根据自己的情况提出自己的利益诉求,既然没办法减税,那起码把收上去的多吐点出来也是好的。当一个个诉求得到满足,公权力被逐步制约,不同阶层之间形成利益的博弈,那么公平正义这个整体利益的最优解将会成为主流,我认为在保持国家根基不动的前提下,这才是最优解。

综上所述,我认为,应当建立基本福利制度保证社会成员的最基本生存、生活需求,以缓解当前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并通过将财富分配到民生的领域,反哺纳税人。


回复| 删除
正义,权利与福利——与网友洋子和貌似40的对话 - 刘业进 - 刘业进 博客
1分钟前
 刘业进 回复 貌似40

你的短期优化方案说,当然,在既有大政府厚税收的现实下,惠及普通民众的福利支出总优于少数特权阶层享有高福利而置于大部分人处于无福利状况要好。

但是,如我的好友聂辉华兄说的,改革是与虎谋皮,与其分享财富的梦想与与其分享权力一样艰难,而且这种分享极具误导想,不仅误导政府也误导民众,而且,也是难以实现的。因此,彻底地抛出事实的真相,致命问题的根源,提出彻底的(但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也许更好。

大政府是恶,大政府中的歧视性权力分配和歧视性的福利供给乃恶中之恶;出路不是大政府的权力歧视和福利平等,也不是大政府中的权力分散和福利平等;而是质疑大政府本身,管住政府攫取之手,辅之以救济性和辅助性福利制度。


回复| 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