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配置范式和交易范式——答莫志宏兄(2)  

2010-05-03 14:3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志宏:资源配置范式其实是基于中央计划的视角,虽然它有条件地承认个体自发形成的合作秩序。布坎南对经济学应该从资源配置范式或者他所称的最大化范式有很多批评,并认为经济学应该转向交易范式。这些业进都很清楚。只是,就像布坎南自己讲的,我们的思维要真正从资源配置范式中解脱出来,不太容易,因为时不时地在一些问题上又会掉进去。

我自己对很多问题的思考仍然过程之中。只是,到今天为止,我确实觉得,科斯处于一个特别微妙的位置,把他的思想中存在的模棱两可之处搞清楚了,相对来讲,对资源配置范式和布坎南提倡的、基于交易范式的宪政经济学(虽然理论上有了基本的构件,它并没有定型、成熟)之间的分野就更明白了。
 
不是说新古典的思维对于所有的问题都不合适。非典来了、出现生化危机了,或者其他的非常急迫因此暂时性地出现了压倒一切的目标时,新古典思维-也就是政府主导而不是由分散主体来解决问题的思维就是没有问题的。但这种思维如果作为普遍的思维指导经济政策,导致的结果就只能是反经济的干预主义。其实,当我们看到现实是如此如此时,往往它是我们思维在现实中的影射——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思想上留下了逻辑空隙,在现实中就会出现种种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恶果。

归纳起来这些属于对新古典的资源配置范式的批评:
1、新古典经济学是还原主义的;
2、它是在给定的手段-目标框架之中进行分析。
3、新古典福利经济学关注的,正像毛老师讲的那样,是所谓的社会福利函数;个体在这样的构架中无非是生成这个社会福利函数、或者说由它规定的装置而已。
 
     而之所以要批评新古典的资源配置范式,我认为,它是在逻辑上把所谓的社会福利这样的目的论观念在逻辑上置于个体目的之前。而真正的个人主义方法论要求,只承认个体才有目的,至于说个体目的交互作用产生出来的,是社会结果,而非任何主体的目的或目标。像好的空气、粮食安全这样的“社会目标”,只能是在一个象征的意义上使用,而不能当作真正的社会这个主体的目标。而如果这样做,这就是集体主义或社会主义的做法,是反市场经济的。
新古典经济学的资源配置范式与交易范式最大的一个区别是:后者只承认个体目的,以及认为个体才是唯一的价值评判的主体,而前者,只要进入政策层面,就不能不拿所谓的社会目标——不管是GDP,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如科斯的社会产值最大化——来说事儿,并要求个体在行为上与之保持一致(舍此,别无它法,因为这是它唯一的分析工具)。

     将两个范式进行区别,这不是我提出的。海就对此有误解。

     学术上当然没有必要先验地主张某种方法、某种研究范式是正确的、从而排斥其他的。海纳百川也好,说经济学应该回到象牙塔也罢,其实都与这个目标不冲突,即:至少,我们有必要反思,各种的经济学理论到底有什么样的功用,或者说,它的有用性和局限性应该制在什么地方?太笼统地批评,或者太笼统地说应该什么都接纳,都似乎有那么一点反智主义倾向。这段时间之所以有这么个话题,其实跟前段时间讨论的中国模式有很大的关系。要不是感慨经济学家们只知道分析给定制度约束下的“扭曲行为”,以及感慨张无常只知道看GDP而不知道经济发展的要旨在于经济中个体的评价等等,可能话题不会到这里。同样地,布坎南如果不是因为确实看到了新古典经济学的干预主义政策在现实中造成的恶果,他也不会在后期对资源配置范式反复鞭挞,也不会哀叹,大的社会主义死了,小的还盛行。理论的结构会投射到现实中的。如果现实都没有问题,我们可能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到底理论有什么问题了。
 
     另外,没有必要拿布坎南本身还有半只脚在资源配置范式说事儿。这就好比当美国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我们没有必要拿美国也有人权问题说事一样。布坎南又不是神,谁也不是,他的思想的不连贯之处不能作为我们在一些问题上也这样、甚至故意这样的托词。

     刘业进:我在几乎同一个意义上使用“贸易”、“交换”、“交易”,其间有一些语境上细微差异,但都是指向专业化前提下的匿名合作,或者迂回地为匿名合作提供“支持”(这个“支持”并非当事人意识到的,他仍然活动在迂回链中)。资源配置范式,最大化范式的核心特征是顽固的极端还原主义,否认,或者本根不意识到有两个层级问题。经由交易链联合起来的企业和整个市场交易网络都有独立于个体的新性质,这种新性质一旦还原于为原子式要素投入:资本、土地、劳动力……,新层级上的性质消失了。新古典范式不理会递增规模报酬现象,其实这个现象不是特例,而是普遍现象;也不理会德姆塞茨和阿尔钦的企业合作剩余的解释。相反,配置范式试图“客观化”一个投入和产出的函数。然后从整个函数可逆地回到产出的原因,以指导实践,特别错误的是,指导何以增加一般的“社会福利”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在个体视角的个体行动和无数个体互动之间,存在一个层级转换,相应的规则,下一级的不能用于解释上一层。也就是个体行动层次的优化行为,和行动规则不能解释企业层次和整个经济系统层次的剩余和递增规模报酬现象。同样,上一层次的规则不能完全还原到个人行动的原因中去,而只具有“近可分解性”(西蒙,2004).在一个近可分解系统中,个体之间短期行为近似无关;长期看来,任一单一个体的行为以总体的方式取决于其他个体的行为。

布坎南的范式革命是震撼人心的。哈耶克则给定布坎南定义范式革命已经发生,一心铺在已经发生了范式革命的境地里孤独地工作。1952年以后,哈耶克已经彻底转入到新的范式里不回头地开展自己的工作了,甚至走得更远,他已经在生物演化、文化演化、个体感知试错学习三个维度,从而遗传知识、文化知识(传统)、局部知识三个知识维度关注知识分工和整合问题(自发秩序问题),他走得太远了,以至于经济学家同行们不认为他是经济学家。

是的,智力上的探索者不关心自己属于哪一派,甚至不关心自己属于###家。

另外,布坎南的工作是否不逻辑自洽,还难断言。规则的产生和规则下的选择,可能需要有差别的理论逻辑。在一个自发合作秩序中,更一般地,在一个适应性进化进程中。给“理性”安置一个恰当的位置,布坎南和哈耶克都没有一劳永逸地给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或许,经济学家永远只能说,……是错误的;而永远不能开出一个通往正确和幸福的“计划”。

  评论这张
 
阅读(9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