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不经同意的占有是不正义的——兼论土地问题  

2010-04-04 22:2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弱意义的国家是自然而然地从自然状态下产生的,其间没有不经同意的财产和其他权利转让。约翰.威恩不愿意向超弱意义国家寻求保护,而是愿意审判自己与加入超弱意义国家的居民冲突案件。但是超弱意义国家垄断了暴力,不允许约翰.威恩向自己的辖区居民行使可能的暴力抱负,或者,不允许约翰. 威恩强行正义。但这是不正义的,超弱意义的国家可以保护自己的居民,但是禁止没加入自己管辖区内的人——约翰.威恩行使自己在自然状态下拥有的自然权利,是不正义的。超弱意义国家因为禁止而必须向约翰.威恩赔偿,一种“国家赔偿”吧。最好的赔偿是什么?向他提供免费的保护,当有发生不正义的事情时,超弱意义的国家出面强行正义。于是,最弱意义的国家出现了。

      此时,超弱意义的国家,那个垄断了暴力但是没有向所有人提供保护的保护机构,具备了第二个国家必备特征:向所有人提供保护。这就是最弱意义的国家。最弱意义的国家保护所有居民,当居民之间发生冲突,或者辖区以外的人对吸取居民有侵害行为时,最弱意义国家意义保护他们并主持正义。

       在全部论证过程中,正义的准则没有受到侵害。国家就是这样自然而然产生的,这就是诺齐克著名的国家的“看不见的手”的解释。在整个论证过程中,我们发现纳入那个专业化的商业保护机构最后垄断了暴力并向所有人提供保护和主持正义。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居民把他们的财产委托给那个保护机构打理。

     无论在何种发展程度的国家,土地都是居民最重要的财产之一。在组织国家的过程中,没有人提出把土地交由国家打理。也没有提出把土地交由某个共同体集体组织打理。他们自己打理自己的土地。

     我们也没有看到一个经由谈判的过程,人们自愿转让自己的财产给国家,并交由国家打理,或者交由某个集体组织打理。他们倾向于自己打理自己的土地和房产。

     在国家的产生过程中,以及它形成以后,正义的原则都一如既往地得到遵循:获取的正义;转让的正义;矫正的正义。它为正义而生,也以正义的过程而产生。这些都得到了证明。

     如果城市的土地被国家占有了,那么那是不正义的;除非每一片土地的产权转让都得到主人的同意;如果农村的土地被某个“集体”占领了,那么那是不正义的;除非每一片土地的产权转让都得到主人的同意。

     而事实上,中国今天城市的土地都是国家的,那其中一定发生了不正义的占有过程;中国今天农村的土地都是某个集体所有,那其中一定发生了不正义的过程,或者发生着持续的不正义之干涉过程以维持某个变得不居的“集体”所有。

     在一个正义的国家,只有道路和桥梁是“集体”或者“国家”所有,因为这有利于每一个辖区居民。

     我们从来没有发现一种要素的产权如此设置,当某个自然的城市化进程发展到哪里,哪里的产权就发生改变,从来,财产的产权之改变都是一种基于自愿交换的结果,而不是某个外在的自然物质文化进程的结果。人们没有发疯似地要求当一个地区变成城市的时候,他们的资本、才智应当交由国家打理,但是土地是这样的。这不符合正义的原则。

     当土地的价格和房子的价格飞涨的时候,人们责怪贪婪的开发商。其实任何商人在法治下的市场中赚取利润都是天经地义的。又有人责怪“土地财政”。其实地方政府提供大量的地方公共物品,以及在现有官僚考核体制下展现政绩,都是需要钱的。或许他们都是房地产涨价的“有功者”,然而却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

     黄金很贵,没有人抱怨;某只股票贵,没有人抱怨。新推出的一款新车贵,没有人抱怨。某个歌星的演唱会门票很贵,没有人抱怨。凡是竞争性市场中形成的价格,没有人抱怨。然而房子涨价了人们普遍抱怨。

     那么一定有一个经由普遍的市场竞争决定的过程被人为阻断了。在土地市场上,我们看到唯一卖者,那就是政府。在农村,在一定的辖区内,也有唯一的所有者,一旦城市化进程波及此地,这个辖区的唯一的集体所有者又被一个更大的唯一的更大的所有者击败,它的名字叫“国有”。当一个市场力量形成均衡价格的过程被人为阻断时,人们不信任任何“公正的价格”,任何价格都引起怨言。

     真正的原因是有一个“不正义的过程”,或者已经发生过,或者在持续地发生着。如果一个不正义的的过程发生了或者发生着,那么矫正的方法是,把土地还给人民。把农村的土地还给农民,把城市的土地还给城市居民。把真正的公共用地,道路和桥梁,机场和公园……交给政府打理。

     在任何一个时刻,这个矫正的过程都可以开启。不在于回溯到“真正”的所有者,已经找不到“真正”的所有者。其实真正的所有者就是人民。全体居民同意把某种重要的财产交给国家或者某个集体组织,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发生的事情。回归到一种高概率的状态符合正义的状态。

     我们并不偏好某种许许多多私人拥有碎片的土地,也不偏好由国家或者集体组织拥有土地。在任何状态下,以任何理由强制一种财产的传让都是有违正义的。我们强调的是,任何时刻,任何地点,一种正义的原则必须得到持守。这符合“启动一个演化进程”的制度检验标准。

    

 

  评论这张
 
阅读(165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