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Nature让我们同时拥有仁慈与自利  

2010-11-13 22:2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千年以来人们就对人同时表现出仁慈benevolence(爱,同情,利他)和自利self-interest (提高自身的效用)感到困惑。伟大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写了看似矛盾的两本书《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前者看似设定了自利的人性,而后者看似设定了仁慈与同情的人性,表面上看似矛盾的两种人性设定,以至于经济学家内也一直有一个所谓“斯密问题”的困惑。再一次讲课的偶然瞬间,我似乎明白了这个困惑是不存在的。这个解惑是两个阅读的基础上形成的,一个是罗纳德.科斯教授的《论经济学和经济学家》,另一个是几年来一直不知疲倦地阅读生物演化和社会演化理论的著作,这二者的奇妙结合,以一种先于表述的缄默方式,我有信心地知道,此二者不仅不矛盾,而且是Nature的伟大杰作。需要说明的是,我完全是斯密的意义上使用Nature,在斯密的著作中,Nature与以下概念同义:invisible hand,all-wise architect and conductor, great director of Nature,God.

      我们的理性的恰当位置不需要芸芸众生都去理解。但是职业经济学家需要理解,尤其是把经济学的研究定位于经济体系的运行及其制度条件的职业经济学家需要理解。要理解理性的恰当位置,就需要理解Nature.是Nature设定了我们的理性,不仅如此,它还是设定了我们的本能和传统。据科斯的考证,斯密崇尚敬畏God或Nature,却很难说是一位虔诚基督徒。是哈耶克明确地指出,早在达尔文提出的无设计师的设计的演化理论之前,语言学、社会科学和道德哲学的前辈们已经发现存在某种自发秩序。对此哈耶克最推崇曼德威尔大夫、休谟、佛格森等苏格兰道德哲学家,当然还有斯密.斯密预期说以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感悟到上帝,还不如说是以一位先于达尔文的演化理论家理解到了自发秩序背后的“设计师”——Nature。

      我们为什么拥有仁慈、爱与同情? 用生物学术语,因为我们的生殖和成长中出现了“幼态持续”。也就是说我们人类都是早产儿。不等到发育成熟,我们的孩子就早早出生了。为什么进化采取了这样的生殖策略?这源于人类进化出了相对于人体总重量而言硕大的头,以容纳平均1350立方厘米的脑容量。如此硕大的头颅通过女性生殖道,必须采取“早产”的方式,生育出来以后继续头颅和身体其他部分的发育。因为我们面对一个特别长时期的童年时代。在童年时代,人类幼儿没有任何生存能力。正是靠了父母的仁慈、爱和同情的本能与情感能力,早产的幼儿发展到漫长的童年时期,直至能够独立生存。从基因复制的假设出发(道金斯),这种爱与仁慈的实施范围以有差别的方式由近亲向远亲散布开去,直至到对于遥远的陌生人,我们与他们的休戚与共的关系不再求助于爱、同情和仁慈。爱是一种进化策略,她确保我们有着硕大头颅的人类的后代个体能够出生和存活。

      我们为什么拥有自利的人性?与蚂蚁和蜂群这样的社会性生物不同的是,人类进化出大脑的无限表型可塑,并利用这一特性发展出广泛的分工。如此复杂和细致的分工,表征了进化适应的另一个高峰。斯密指出,“在文明社会,人随时需要多数人的合作与协助,而一个人穷其一生也难以博得几个人的友谊。”依靠仁慈和友谊在地理上分散分布的人群之间组织分工,是仁慈是所不能的。科斯对此进一步阐释到,“依靠仁慈来提供充分的劳动分工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大多数人合作。这些人中的许多人,我们甚至素昧平生,因此,我们不可能对他们怀有仁慈(也是我们的情感能力所不及,也为我们的理智能力所不及),他们也同样不会对我们表示仁慈……依靠自利不单是实现必要的劳动分工的一种途径,对于文明生活所必要的劳动分工而言,也是唯一途径。”(科斯,2010[1994]:98-99) 是的,这种解释是一种事后解释,似乎很难视为一种充分必要的解释。但是,我们认为达到这种认识仍然代表了一种罕见的洞见。Nature设计我们的理性的时候,只设定了我们根据局部信息采取行动,以提高自身效用为目的(自利),不断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中(注意总是在一种社会性状态下),发现了劳动分工及其越来越精细的制度条件。作为一种联合生存的物种,我们单个人实在是态脆弱。一只孤独的狼在荒野或许能够生存数年,一个孤独的人在荒野生存数天都异常艰难,如果我们假设一个没有任何文明社会经验,没有文字语言能力,没有任何文化记忆的裸文化人被抛诸荒野,大概不出两三天就生存不下去了。联合生存的事实必然有一系列支撑条件,作为支撑条件的支撑条件,就是Nature给我们设计的自利,我们不仅不应该谴责和惭愧,反而要惊叹the great director of Nature的巧夺天工。

      仁慈和爱在遥远的陌生人之间也没有完全消失,而在延伸的家族中的劳动分工,也是由爱和仁慈维系。但一个持久的特征是,“随着关系的疏远,相互之间的爱和仁慈就会减弱”,大规模的遥远的分工合作,人们只诉诸于自利的驱动;关系越近,人们相互之间的爱和仁慈越强化。从拥有那个硕大头脑的早产儿降生、到漫长的童年,再到成人世界的分工合作关系以及这种合作的扩展,需要不同的驱动机制,仁慈与爱,较弱的仁慈和爱、自利,这些驱动机制是Nature的造化,这些驱动机制对不同的治理对象是恰到好处的,一丝一毫也不矛盾。

  评论这张
 
阅读(731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