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资本主义、扩展秩序与文明  

2010-01-19 21:4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一拨这一代人没有生活在中国的唐帝国时期,那时候,改革不是关键词。今天,我们这一拨这一代人生活在“改革”年代。这是一个偶然。如汪丁丁老师所言,我们每一个个体在历史之流中都是被偶然抛入的,你无法选择。你无法选择时代,正如你无法选择父母。

   我曾经说,改革就是改错,这是从方法论意义上说的。 我们曾经犯下了错误,所以今天我们要改革。我们未来还会不断犯错误,因此改革无止境。前者的错误是大错误,因此改革又被称为转型,甚至革命。后者的错误是每一个微观个体和组织都可能犯的,改革是无数个微观行为。当然后者的改革在政府层面上依然有意义,就像我们看到今天在英联邦国家正在进行的新公共管理运动,那也是改革。

   我们过去犯下的错误越大,我们改革的意义越大,改革取得的成就也就越大。改革越被崇高化和神圣化,正说明过去犯下的错误不可饶恕。改革清除错误,把我们从赶过去的错误中解救出来。

   改革,或者转型,更是向文明迈进,想着所谓扩展秩序的方向迈进。扩展秩序过去被误称为资本主义,那是很狭隘的看法。扩展秩序由以扩展依赖的核心东西恰恰不是资本,不是金钱资本。汪丁丁老师写了一本书,叫《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道出了扩展秩序由以扩展的基础。宗教的、道德的、普世价值的和制度的,这么一套东西,正是所谓“资本主义”的核心特征,扩展秩序的基石。

   改革,是向着文明迈步,它的检验标准,或曰试金石,就是看那一套核心的东西,宗教的、道德的、普世价值的和制度的特征,多大程度上呈现在中国人身上。不是光一个资本就得到资本主义的,如前述,资本是一个相当不典型的特征,相当一个不重要的条件,相反,它是扩展秩序的副产品,是结果。

   在中国,“资本主义”一度被打入地狱,人们唯恐躲之不及,甚至很多人为它失去自由,失去生命。这真是一个双重的荒唐。因为这是一个误导的名词,它没有准确地捕捉器指涉的对象;第二,一旦准确地把握,原来它就是文明本身。所有的批判、所有的斗争,看来不是荒诞么?

   如果我们认识到文明的历程竟如此短暂,我们只能把这种荒诞剧归结为文明的幼稚病。我们对于这种幼稚病至今认识不深。同时,文明的幼稚病仍在持续。意识的演化还没有达到只做好事不做坏事的地步。“意识能造就莫扎特和爱因斯坦,也能造就希特勒。……我们,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个人的信仰而是一些信仰体系的存在为暴力和恐怖主义提供了广泛的支持。”(道格拉斯 C. 诺斯,2009:36)看来,文明的幼稚病在人类的身上还要携带很久。

   下面是我和好友邝红军博士的对话。

邝红军:

    在资本主义社会,人被“有产”还是“无产”,有“资本”还是无“资本”分野。资本主义到底是给人以希望,还是给人以绝望?从理论上讲,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资本家”,但是,从现实的角度说,在结构化的社会构成中,总有一些人处于“底层”,另有一些人处于“高层”。人是有情的,可是,资本主义是无情的。金钱是资本,权力是资本,资本主义就是金钱和权力说了算的主义。如果说金钱和权力都属于“物质”这一边,那么,资本主义社会就是“物化”的社会。与之对抗,能提出的出路似乎是:人文主义。然而,虽然人文主义能“以柔克刚”,但是,在比赛规则是“谁胳膊粗谁就是老大”的现时代,女人无疑是弱者,人文主义是弱者。

    由此下去,人类是否会自我毁灭?人类还有希望吗?当一个又一个富于人文精神和气质的人文主义者的时间慢慢被开车、洗车、加油占据时,人文主义还能是一条现实的出路吗?

刘业进:

    红军兄或多或少上当了。所谓资本主义这个词,根本就没有准确概括所指涉的对象。它的真实名字叫做“扩展秩序”。为了围攻这个扩展秩序及其奠基的一套普世伦理、价值观念与制度体系,“资本主义”的敌人,恕我直言,文明的敌人,人为放置了许多靶子予以攻击。“资本主义”如果真有什么错,在我看来,就在于它太有效率地利用地球资源了,以至于对于未来可能面临的巨大的环境不确定性认识不足。

   但是这哪里是资本主义的罪过呢?这是文明的代价。文明,姑且简要地概括为科学、理性、有效资源配置的制度体系与其道德基础,以及所有这些东西的产物如汽车飞机电脑之类的产品和服务。文明的代价还有心灵的虚空化。是的,要反思文明。遗憾的是,我们这个民族还只有半条腿迈进文明的天堂,文明的代价就接踵而至,哥本哈根的会议才开过,因此我们这个而民族处于尴尬的境地:是批判文明,还是拥抱文明。我们没有过真正完整意义上的现代文明,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过,陶醉于自我设定的所谓中国特色和中国模式——哪里有什么中国特色,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邝红军

    业进兄所言极是。我跟您的观点是一致的,没有任何冲突。我自然知道您说的扩展秩序,也知道“文明的代价”,而且,我是站在这种扩展秩序和文明一边的。也许,您无意中把他人对“资本主义”的恶意的或者无知的批评投射到我身上了。我对扩展秩序和人文主义抱以希望,而且努力接受和论证它的合理性。我写这几百个字,是基于中国特色的现状这样一个背景有感而发,您似乎看到了我的悲观的一面。所以您误以为我“上当”,以为“随大流”,从这几百个字来看,是一点都不奇怪的。此外,此处对“有产”和“无产”的划分,更多地应该算是对中国现状的一种描述,您不能看作是我的理论主张,因为当我发现和承认“人力资本”时,没有哪个正常人是真正的“无产”者。基于每个人都是“有产”者和“有权”(权力、权利)者的假定,在我的理想构想中,是走向多种力量的博弈和制衡。这种思路,秉承的就是“扩展秩序”、“自发秩序”的原理。教育者不是要宣言“阶级”对立和斗争,而是要增加人们对“扩展秩序”的知识,或者不是“增加”,而是让人们“自我发现”这种知识。有已经适应了“资本”的主义的人,也有不适应的人,事实上,当我们推崇某种秩序时,必然对这种秩序和规则的适应者和不适应者。每种秩序和规则都有“规范”的一面,它让人感到巨大的压力。我母亲从乡下到我这里来,我看到了她的诸多不适应,我看到了在她身上隐现的“文明”的压力。这是真实的,不可否认它。当然,向前走,还是往后退?我当然坚持和主张向前走(国退民进),而不是往后退(国进民退),主张和坚持“扩展秩序”,因为我对它有经济、政治、教育、人格等方面的期望。

  评论这张
 
阅读(118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