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搞点无用的东西如何?  

2009-10-10 12:3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点无用的东西如何

转载   作者   杨骐文

网络和电视对国庆六十周年的庆典好评如潮。而我,却在想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走过天安门的群众方阵固然壮美,例如工业、农业、科技、航天,我却盼望着能有教育的方阵。终于有“教育发展方阵”走过,却无内涵,不过一些北京高校的旗帜飘扬罢了,央视的解说词也很简单。这样也好,不然强调成就如何如何如工农业,如军事和科技,反倒不实。最近各大门户网站赫然出现的中国高校科研能力居世界第五的新闻,堂而皇之的理由是论文的数量,叫人看了觉得有吃了活苍蝇的感觉。

教育成就的内隐品性,和经济军事的外显特征,实属两码事。什么时候国庆的阅兵和游行里,能有教育的不事数字张扬,不求事功显摆的内涵展示,能有一批有涵养的学者、文人、教育家出现在央视的解说词里,他们的思想和情怀能作为新中国引以自豪的“成就”,我们立国的重心,人们观念的中心,或许就真从军事建国、经济强国,转向文化立国和教育立国了。可是这,大约需要很长的路要走。晚上看央视二套的《大庆魂》,感叹新中国立国的根基太弱,积贫积弱的国家和人民太渴望经济的强大和物质生活的富足了。这种渴望,早已潜入国民的集体无意识中,强化了民族意识里本固有的经世致用情结。其对实际事功的渴望,在那个远逝的激情澎湃的时代,虽然带有崇高的精神品性和理想气质——为了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安康幸福——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但它的举国化,使得那些为读书而读书,潜心无用之学的知识人,不得不忍受不被人关注和重视的寂寞。更可悲的是,如今的中国,这种对于实际事功的渴望,多已不再关切国家社会,而蜕变为对一己私利的单一性追逐。这就更加强化了人们的功利心,降格了人们追求物质功利的品质——这种品质要么体现为谋求整体的社会的富足和发展,如同铁人王进喜一样;要么体现为即便是追求个人物质需要,这种需要也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物质追求之外,还有更高的精神追求。

如今的中国人,实际上交错着两种事功意识,一是关乎家国整体事功的利益追求,一是对个人事功的向往,独独缺席对“无用之功”的虔敬。前者在不涉及个人利益的情境刺激中,往往会激发出来,如对国家经济发展、科技进步的豪迈感,但往往是一种虚假空洞的豪迈,因为这种内心的豪迈敌不过现实利益的一根纱,刚刚在电视前豪迈,甚至泪光闪闪,关掉电视,却在工作生活中蝇利必争;后者则纠结在普遍的日常生活行为中,导致生活的平庸化和狭隘化。民意在这样的功利心的驱使下,要么追捧那些有显赫事功或地位的政治人物,要么羡慕那些有实际作为的科学工作者,要么翘首那些富得冒油的企业老总,要么追逐那些尽歌舞、搞笑之能事的娱乐明星,要么关心那些传授成功之道、幸福之技,生存之术,生活之法的教授,要么喜欢那些宣扬历史情事、趣事、光鲜之事的学者,独独对于从事无用之学的人文学者,却摆出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言之哈欠滚滚,昏昏欲睡。理由一则是认为他们所做的,纯属对国家强大富足,个人发达体面无一好处的虚活;另一则因为他们经济的拮据和地位的边缘化,实在与成功、富足、体面的生活不相干。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