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政府热衷搞规划属不务正业  

2009-09-22 15:0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部门热衷搞规划,尤其是发改委喜欢搞规划。鉴于大范围经济计算之不可能性早已经得到证明,因此,规划越多越细就越不可行。返本归根,搞规划不是政府的份类之事,相反,热衷搞规划属于政府不务正业。——笔者

这次密集到政府部门调研,发现一个紧迫的问题:政府急于搞规划,包括产业结构优化规划、城市布局规划、开发区规划,甚至包括建设一批大型企业的规划。政府规划部门,主要是发改委,此外,各个其他按部门也都有自己的规划。

  这种热衷规划的做法是极端错误的,完全属于政府不务正业。首先说产业结构优化问题。所谓产业结构,这是一个计划经济老遗产,早应该丢进历史的垃圾堆,今天似乎还很吃香。产业结构主要是一种事后统计呈现出来的一段时期的产业分布特征。事前搞产业结构优化,你有那么多产业未来发展的信息和知识吗?产业的最终目标还是要指向需求的,你对未来20年的需求了如指掌?1920年代的经济计算大战所提出的问题,就是经济计算之不可能的问题,如果今天的人们解决了,那么我们大可不必搞什么规划,重建完美计划经济得了。计划经济被党的几次历史性文献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已经丢进了历史的垃圾筒,可是某些政府部门今天把它从垃圾桶里面拉出来改头换面,耍弄辞藻,玩弄民意,攫取部门利益。我们在区县发改委的调研感到,级层政府其实对于那些未来产业需要支持其实是有疑问的,我们提出企业对于市场需求和语气更敏感,他们认为是有道理的。底层政府与企业和市场最近,尚且不敢预测未来,往上层级走的政府又哪里知道更多呢?

   再说城市规划,北京有个核心区、拓展区、发展新区、涵养区等之分,这一分区不打紧,后来许多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都按照这个分区打转转,这是十分错误的。城市每一块土地上的人们都要吃喝拉撒,在地理空间上,不肯有严格的目的手段的分工,甲地专门搞金融,乙地专门搞商务服务,丙地专门搞高技术,丁地专门搞住宅,这种严格的功能分区早已被发达国家作为过时且引发严重的城市功能缺陷的规划理念抛弃了,今天北京还在热火朝天地搞功能分区。没有哪一部分人士另一部分人的手段,同样,也没有那一地区是另一地区的手段。分工和专业化绝不是一个人为进行地理空间划分来进行的。专业化和分工的发展和深化可能出现地理上的集聚,但是那是自然集聚的结果,且特定产业集聚地在急剧过程中必然不会人为产出商业、住宅等生活服务设施。北京的城市建设已经深受极端现代主义功能分区之苦,人们生活普遍不方便,生活气息奄奄,街头契约消失,人们无处不在隔离栏和拥堵之中。这正是60年来,极端现代主义的城市规划理念在北京这块土地上蹂躏的结果。

   总之,产业规划导致产业凋敝;城市规划导致城市死亡。热衷规划的各级政府,需要从个根本上反省自己的角色定位。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