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建国初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的不正义  

2009-07-27 10:1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国初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的不正义

今天的改革源于我们过去犯下的错误——笔者
   

   林毅夫教授等的专著《中国的奇迹》分析起点是我们国家当初重工业优先的发展战略,由此压低要素价格以支持这个战略,并由此为城乡二元分治打下了制度基础.林毅夫并没有对此进一步探寻。我关注的是这一优先战略制定本身的合法性和正义性何在。由于有“新中国”建立这一宏大叙事的压倒性影响,因此对于当时的国家发展战略的合法性询问和是否正义的关注是极少的。然而正如林毅夫的逻辑,重工业优先发展-认为压低要素价格-中央计划经济-城乡二元分治,看来,我们今天所谓新农村建设,所谓城乡统筹,所谓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些迫在眉睫的改革举措为什么如此紧迫?主要的、直接的源头在于当初国家发展战略选择的错误,二其错误不在与优先发展什么,而在于任何经济发展战略,不能够用功利主义作为理论指导。而我们的重工业优先发展-中央计划经济的选择恰恰是把社会视为一个像个体一样存在的有机体,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为了整体利益的最大化。不论整体利益最大化实现没有(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反而导致了大饥荒和工业的衰落),这种选择的理论基础是根本错误的。

   我们来看罗尔斯的分析。“每一个人在实现自己的利益时,肯定都要把自己的得失权衡一番。为了以后的更大利益,我们现在可以让自己承受某种牺牲。为了获得自己的最大的善,为了尽可能地推进自己的目标,一个人在至少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采取了十分适当的行动。那么,一个社会为什么就不能完全按照适用于集体的那些原则来行动,从而认为对一个人来说是合理的行动,对人们的团体来说也同样是合理的呢?”“功利主义者把适用于个人的原则扩大应用于整个社会,而正义即公平观作为一种契约观,则假定关于社会选择的原则,从而也就是正义的原则,其本身就是某种原始协议的目标。没有理由认为支配人们团体的原则只是适用于个人的选择原则的延伸。相反,如果我们假定对任何事物的正确的支配原则决定于该事物的性质,同时假定具有各自系统目标的不同人们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部么我们就不应指望关于社会选择的原则是功利主义的。”罗尔斯区别了善/效用和正当。他坚持不能用最大数量的善来代替正当。那个最大数量的善是全社会范围的,功利主义的非个人主义暴露无遗,“功利主义并不是个人主义的,至少通过更自然的反思过程而得到的功利主义不是个人主义的,因为它把所有的欲望合而为一,从而把适用于个人的选择原则应用于整个社会。”

   国家经济发展战略背后有一个粗俗的社会有机体比喻,而这种比喻是不适宜的,罗尔斯也反复论证到,我们个人可以短痛换取健康,舍此补彼,那是为了个体作为一个整体的利益,但是社会不是一个个体存在物,这个类比根本就不存在。因此合成的最大的善是虚伪的,不存在的。而我们的重工业优先发展的背后,必然有不优先和专门为了优先战略献身的部门,这就是农业部门和农民群体。任何时候,农民群体都不是任何优先部门的工具,这是罗尔斯正义第一原则昭示给我们的,也是他反扑批判功利主义所揭示的。

  建国之初,我们需要制定恰恰不是什么部门优先发展,而是要不宜与第地贯彻正义第一原则,在这个罗尔斯正义体系的优先原则中,具体所指,“粗略地说,公民的基本自由权就是政治自由权(选举权和有资格担任公职的权利)以及言论和集会自由、良心自由权和思想自由、人身自由和拥有(个人)财产的权利、按法治概念规定不受任意逮捕和拘押的自由。第一个原则规定所有这些自由权都是平等的,因为正义社会里的公民是应该拥有同等的基本权利的。”

   奇怪的是,我们提出城乡统筹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改革,在相关建议政策举措里面,许许多多的专家学者居然都经常列举这么一条:改革户籍管制,赋予公民迁徙自由和平等享有公共服务的权利。问题不是这一条有什么不好,而是有一个本末倒置的问题。不是为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而需要废除现有户籍管制恢复公民自由身,而是为了罗尔斯正义第一原则(彼此相容的、平等享有的自由绝对优先于其他正义原则),相关措施需要跟上。也就是说,改革方略存在基本的逻辑错误,在逻辑上是本末倒置的,因此是也是没有根基的,经不起学理上严格推敲的。

  是理论错了,还是实践错了?是我们的实践错了。在这个意义上,改革就是改错。

参考文献

林毅夫等,中国的奇迹

罗尔斯,正义论

诺齐克,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