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荒谬的“70年”,荒谬的“使用权”  

2009-03-25 09:2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谬的“70年”,荒谬的“使用权”

 

   我们居住的房子底下的土地据说是“国有的”,我们拥有的是“使用权”,不是完整的产权——使用权、受益权和转让权。这个使用权据说只有70年,七十年到期以后,主人(这个国家到底谁是主人?)就会要求租赁者,你和我,继续续期,交上地租,或许再交70年。有人甚至推测按照1500元一平米续期。

   荒谬之极的事实在中国都属于正常。农村的房子地皮上只有一家,地皮不是自己的,地皮上的部分才是自己的。自己拥有的是“空中楼阁”(周其仁语)。城市的楼房地皮上有几十层,因此地皮的使用权是否应该被分摊?“国有土地的主人们”好像没有试图让租赁者们(人民)合理地分摊。

   当我们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短期居住几个月,租住一套房子,给主人交上房租。这时,房屋的使用权在租赁户,而房屋的受益权和转让权在主人。这种产权束中的产权子集的分离存在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全国人民都是租赁者,都只是拥有使用权,而产权束中的受益权和转让权还在人民的主人那里,谁是人民的主人在持有人民的土地的受益权和转让权?荒谬之极。

   当前的土地产权制度是有史以来最荒谬绝伦的制度,其不合理的制度设计导致高昂的交易成本极大阻碍了经济发展,妨害了每一个诚实劳动合法挣得收入的普通人的幸福。

   最近房地产商任志强道出了一个真相——地方政府从当前居高不下的房价中获得超过七成的收益。这是盗窃,赤裸裸的攫取行为。政府的“匪帮”性质一览无遗。匪帮不是一个文学比喻,而是经济学家奥尔森的政府模型。在这个模型中,政府起源于流窜作案的匪帮,然后由于发现“共容利益”而改做“驻留匪帮”,作为驻留匪帮的政府通过从事巨大规模收益的拥有合法暴力潜能的第三方监督的“专业”而逐渐具有“强化市场型"特征。

   可是看今天中国地方政府在房地产上的种种作为,以“匪帮”之赤裸裸的攫取行为横行天下,竟然被如此多中国房奴视若当然,竟然被绝大多数经济学家视若当然。据我所知,只有周其仁教授有一段时间大声疾呼,批评当前的“国有土地批租制度”。其他预测经济学家们都在煞有其事地预测房价何时到达拐点,住房公积金如何设计,如何救市防止房子跌价,甚至不排除御用经济学家们帮助地方政府如何设计“土地财政”,充分攫取来自土地的收益。

   两个政府行为假设,奥尔森的匪帮模型和诺斯的政府“歧视性地为治下不同全体界定不同产权”极为准确地刻画当下真实的政府行为。观察奥尔森作为“匪帮的政府”,有一个真实的例子。湖南长沙市有一条城市主道,五一大道。五一大道一头连着火车站,一头连着湘江一袭的河西地区(高校林立的岳麓山地区),湘江一桥就在五一大道的西端,作为以前联系河东河西的唯一通道。(后来又有了北大桥和南大桥)就这么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你猜谁占据了?长沙市公路局的收费站就设在这里。这是一个极为繁忙的地段,收费站怎么会几十年如一日地在这里挡道呢?不是极大地阻碍了交通吗?但是为了有效收费,一定要占据先要位置,此位置必须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利。自从我1989年到长沙读书,一直到2000左右,湘江大桥的收费站一直大摇大摆地在那里拦车收费。

   一些看似反常的行为,在收入最大化和成本最小化的政府角度,是理性行为。

   歧视性地给治下的不同人群界定不同的产权?好像不是我们的政府所为。恰恰是我们,今天仍然实行严格户籍管制,这就是为不同的群体界定不同产权。正如同济大学的胡景北教授所言,户籍制度“不仅仅是户口登记制度,户籍制度的本质是等级制度”。国家通过一揽子公共物品交换税收,但是这个公共物品的提供中,它并不一视同仁地提供。能三瓜两籽儿打发的就打发了,这主要是农民和农民工群体。我并不特别同情农民(生活中,我被农民工欺骗很多次;我同学装修房子也被农民工给耍了,骗了同学500元),只是觉得规则不能如此赤裸裸,如此公然的具有歧视性,这样做得不到一个和谐的秩序。哈耶克曾一再指出,规则须具有一般性、抽象性、和不涉及特定目的,复杂秩序才能自发涌现。

   在土地产权制度和户籍管制这两个关涉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情上,政府有必要真切调查研究,以人为本,回归经济学基本原理,作出正确的改革决策。

  

上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