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压抑自己的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  

2009-06-09 09:3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压抑自己的“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

今天一早上网看到汪丁丁老师的博客在闪烁,迅速扫了一下。突然脑中冒出一句话,“我总是压抑自己的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其实这句话不准确。这个压抑是自我说服,并不是指那种难受的压抑。

每当阅读周其仁和汪丁丁这一代经济学家的作品时(几乎任何一篇作品),都隐隐约约地感受到其背后的“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周其仁论产权,医改,论电信,论农民,论邓小平做对了什么……;汪丁丁论哈耶克,论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论社会演化……其实我们许多人因此而感动。改革开放功绩的评价也好,改革开放的内在缺陷的理性分析也好,整个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回顾也好,当下的道德崩溃与重建也好,一个核心的主题,我们如何尽快到达(过渡到)那个市场经济和自由政治社会。汪丁丁老师有些作品就其字面意义而言超越了“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例如有关社会演化的跨学科分析。周其仁老师则严格地限制自己“不跑题”,论域限于一个后共产主义经济如何向着正确的方向理性地过渡。

有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的经济学家至少表明其研究立基于厚重的现实。我喜欢阅读二位的作品,但是却越来越远离其他背后的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不赞成这种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恰恰相反,我十分欣赏,十分赞同,只要过渡经济一直在过渡中,经济社会政治的救亡和启蒙工作就需要人做,而且需要理性的人们来做,以避免将中国再一次引入民粹主义的喧嚣之中不能自拔。

然而,我自己为什么渐渐没有了多少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难道是历史渐行渐远?难道是官方钦定的教科书在我们这一代(70年代)身上起作用使我们感觉已经生活在一个无比幸福的天堂了?我的自我省察答案都不完全是。对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的远离,我个人的原因(是否代表了一部分人)是,第一:我没有经历那个暴虐的年代,我出生的时候,暴虐年代已近尾声。因此自我感知的历史给我的紧迫感没有经过的人那么强烈。第二:官方钦定的教科书的长期熏陶导致的一种虚假“全民共识”氛围。第三:我认为是最重要的,真正对自己行为出生影响的,是我以为整个救亡意识和启蒙心态取向的研究,解决的是知识的推广和普及,而不是知识的创造过程(当然也不能完全这样界定,只能说基本面上),于是我越来越讨厌那种紧迫的现实关切,远离那种现实关切,压抑自己对于显而易见的不公正的愤懑。第四:我以为(有点搭便车地)在如此恢宏的世界潮流中,任何国家只能是短暂的非正常(历史时间)。这是不是没有历史责任感?不是。本人根本不承认有历史责任感一说。宏大叙事的历史无规律,无意义,因此无需任何人担负一个虚无的历史责任。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大量的知识分子投身于今天的救亡和启蒙,我在感动,谢谢和欣赏的同时,不仅看到一个民族为什么把自己那么多智力精英浪费在就有知识的委婉传播和复制?而没有投身于新知识的创造和增加?这不是一种集体自我耗费吗?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