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远期理性与抽象规则:对于土地私有制的断想  

2009-03-06 09:5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期理性与抽象规则:对于土地私有制的断想

   在中国提倡土地私有制是要遭到“主流意识形态”批判的。长期如此,因此提倡者寡,反对者众。但是我们还是不禁要问,农民愿意自己使用的土地属于自己的私产吗?城市居民喜欢自己的房子是自己的私产吗?不用做问卷调查,这是一个千百年顽固的意愿和向往,拥有自己的财产:土地和房屋。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

   但是现实呈现给我们的是:农村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城市土地国有制(在国有的土地上房屋实行私有制)。这是人民的意愿吗?在没有一个程序化的公共选择机制下,这不是人民意愿的表达,而是统治者意识形态偏好的表现和各种约束条件下统治者效用最大化的现实选择。这里的奥妙在于,第一,为什么统治者偏好这种意识形态?第二,到底有哪些约束条件促使统治者这般行动。第三,制度变迁中的路径依赖。

   我越来越倾向于一个猜测:中国人的民族性格即短视的“实用理性”起了很大作用。大众真实承载着的中华文化是短视的、实用理性的,而缺乏对于超越当下需求的抽象原则的理解和恪守。其实回溯历史300年以上,每个民族都经历过短缺,工业革命以前的各个民族都经受过短缺。有的民族在追求丰裕中形成了某种抽象规则意识,他们认为,财富来源于一个迂回生产的长期总体后果,其中,个体和公共组织各自遵守一定的规则,即便恪守这些规则看不到立竿见影的财富效果;而中华民族则本着实用理性,等着一个立竿见影的财富分配盛宴,于是在一定的历史关头,革命成了这个民族的首选。我痛恨革命,尤其是暴力流血的革命。暴力革命追求立竿见影的分配效应。革命常常与人民结盟,而以人民的名义革命的民族是不配得到自由的。在暴风骤雨的革命中,短视的人民愿意放弃一切来填饱肚子。革命者的格言是:“活着是为了吃饭”。

   难道欧洲的白人种那么聪明,那么懂得远期利益和抽象规则的恪守对于摆脱匮乏和获得自由的真义?我认为也不能得出一个生物学上种族优势论的结论。毕竟在基因层面,我们黄种人和欧洲白种人在智慧基础上没有区别。那么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强的宗教信仰和对于抽象规则的良好理解和恪守?这只能解释为世界各地的人群(民族、国家)在如何摆脱匮乏和短缺的征途中的多样性探索,这些各式各样的探索构成一个文化演化的“复制因子”(谜米学家称为meme)。在任何一个观察时期,竞争压力总导致一个优势复制因子。但这些复制因子在一个演化的“流”中。环境在变化,复制因子仍在不断出现。就近几百年来短暂演化时间来看,是欧洲和北美人的文化“复制因子”占优势。他们有着对于远期利益与抽象规则值守之间关系的良好理解。

   所以我们当下的出路是什么,就是老老实实学习。“决不照搬论”者则不会同意这种看法。“决不照搬论”者认为我们中国的情况十分特殊,但是究竟哪里特殊他们说不出一个道道来,是基因不同?是国土面积?是人口数量?语言?地理位置?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的“真正不同”。“决不照搬论”有再强的意志,也阻挡不了演化的力量。演化的力量必然清除那些没有竞争优势的文化复制因子。因此,“决不照搬论”者真正害怕的是开放。开放意味着允许诸模式之间竞争。这个想法不仅适用于文化之间的竞争,也适用于一国之内各行各业的竞争。比如中国的大学很烂,只要开放办学模式,引入竞争,允许他们在各个方向上自由探索,中国也能办出好大学。

   回到土地私有制上来。以演化的时间尺度观察,形形色色的土地公有制只是一个短暂现象。这种制度迎合一种短视的民族文化心理,同时也是建国初期我们打造的一个“无限风险”社会的无奈选择。随着政府职能逐渐回归正轨,“无限风险”社会逐渐褪去,以及文化复制因子之间的竞争、模仿、淘汰,土地私有制终将回归。

 

 

ZZ:那些反对土地私有制的人们

作者:铅笔经济研究社 李子旸

   未来时代的人可能会很难理解我们这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许多自诩为农民利益代言人的人,却时时在主张损害农民、剥夺农民的法律和政策。李昌平就是其中一位。李昌平多年来致力于反对土地私有制,主张在中国重建类似于人民公社那样的所谓“集体所有制”,并认为土地私有必将使中国农民陷入万劫不复,可分明正是他的主张在把农民引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所谓“集体所有制”。

  在最近的一次私人谈话中,李昌平再一次表达了对土地私有制的坚决反对,同时表示,如果中国实行土地私有制,必天下大乱,他是一定要移民的,以逃避乱世。

  此言一出,真笑煞天下人了!我很好奇,倒想问问,如果为了逃避土地私有制而移民的话,那么,要移到哪里去呢?是要移到另一个土地国有的国家呢?还是移到土地私有的国家去?这个世界上,拒绝实行土地私有制的国家屈指可数。我敢打赌,李昌平是肯定不会移民到这些国家的。李昌平要移民的国家,一定是坚定实行土地私有制的国家。

  如果真是这样,那当然很奇怪。既然土地私有制是火坑,要通过移民逃避这个火坑,怎么却要跳进另一个火坑呢?

  当然,李昌平先生可以退一步说,私有制固然好,虽然适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国情,但就是不适合中国国情。

  那好,就算他说的是对的,那么,我倒想问一问,李昌平先生在北京购房,付款以后,是不是也要向开发商索要房产证呢?我认为,如果李昌平真正相信自己所说的“土地集体所有制”那一套歪理邪说,他就没有理由要求得到房产证。

  不能给农民土地所有权的理由是,农民会糊里糊涂地把土地贱价出售,或者无力对抗地方黑恶势力,不得不贱价出售土地。不管是不是贱价,总之,农民一定会失去土地,土地会集中到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手里。然后这些人就通过集中的大量土地来剥削他人。比如把粮价抬到天上去。

  我看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李昌平和他购买的房屋。如果把房产证给了他。他就会拿房子去换酒喝,直到喝得人事不省、家道败落。即使他想好好过日子,也会有地方黑恶势力逼迫他出售房屋,然后这些黑恶势力就通过大量收购房屋来垄断北京的房屋租赁市场。由于居住需求属于刚性需求,不受市场价格波动影响——人总是要住在房子里的,不能睡在街上,于是,这些黑恶势力就可以漫天要价,所有想在北京居住的善良人就都会受到他们的剥削。而政府拿他们毫无办法,谁让房屋和土地是私有的?人家在私有产业上做事,政府无权干涉。万恶的私有制!

  所以,不能允许李昌平这样的购房者拥有房产证。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和社会的利益,为了避免房屋的集中,必须把房产证交给街道办事处或者居民委员会这样的大集体。如果李昌平们想要出租或者出售自己的房屋,必须由街道办事处或者居民委员会的官员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进行集体商议,要把所有的“外部性”都考虑进去,比如国家的最新产业政策、房屋的集中度、房价的高低、售价对于物价指数的影响、市场对房屋的客观需求量、租房买房者的承受能力、房主是否会得到暴利,等等,等等。李昌平们由于缺乏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不能任由他们去决定自己的事务,必须由更具大局观的官员们代替他们考虑。

  我认为李昌平一定不能忍受这种集体制的房屋所有制度。但他们却在每天高唱让农民们接受这种集体制的土地制度,并认为这样才符合农民的利益。他们的逻辑很奇怪,这种逻辑认为,对于农民来说,越是重要的东西,越要交给别人去处理。那些不重要的东西,锅碗瓢盆之类的,他们不反对农民私有,但对农民至关重要的土地,他们却坚持排斥农民的自主权。

  当然,他们自己并不实行这套逻辑。房屋是他们最重要的资产,他们绝不会因为这种资产太重要而把房屋的处置权、受益权、转让权交给他人或者某个“集体”处理。相反,他们一定要自己牢牢把握这个权力——房产证是一定要拿到手的,否则不惜和开发商打官司。

  右翼和左翼的根本区别之一在于:右翼人士的主张,都是他们自己也很希望得到的,比如自由、私有产权、法治。而左翼人士的主张,则是专为他人预备的,他们自己并不打算实行或者接受,比如集体所有制、把钱给别人以实现社会平等、即使自己吃亏也坚持从事对社会重要的职业,等等。

  土地问题也是如此。主张土地私有的右翼人士当然愿意拥有自己的土地,也很愿意别人同样拥有自己的土地。但反对土地私有的左翼人士则在力争自己土地所有权的同时,反对他人拥有同样的权利。可能,左翼人士的内心深处,都认为自己是精英,比群众高出一等。确实,也只有这种精英,才敢于宣称:尽可以剥夺人们的自由,他们可以为社会指引发展的道路。可惜,到目前为止,他们指引的道路都是通往奴役和灾难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