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制度经济学的生与死  

2008-12-05 12:4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Z.朱海就:制度经济学的生与死

  上周四去东莞石龙参加制度经济学年会,参加会议者有100多人,包括茅于轼、张曙光等著名经济学家,当然我更开心的是见到了一些老朋友。我听了很多与会者的报告,自己也做了一个,回来后有个感觉,就是不知道怎么定义制度经济学了。参会的论文主题五花八门(如“省长升为书记是否会提高经济增长”),方法却是大致雷同的新古典均衡数理方法。这些论文也完全可以列入其他的经济学门类中去,特别是主流的经济学中去。也许我对“制度经济学”产生的含混模糊,不能怪这些论文作者,而要从制度经济学本身中去寻找。因为制度经济学从一开始就没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和研究视角,只不过是提出了交易成本、产权等概念,人们才把它定义为制度经济学,或者说是从这些主流没有的概念来定义的。当论文中这些概念不存在的时候,自然就没有了制度经济学的色彩。在这一点上,奥地利学完全不一样,它有自己鲜明的方法(主观主义、个人主义、过程观等)和研究的视角(知识、企业家),所以我们是很容易辨别奥地利经济学的。所以辨别一个学科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学科,关键在于方法和视角,而非人为的概念。当然,我不否认交易成本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视角,只不过有点问题。

   海就是我的老朋友了,这次很高兴开会与老朋友见面。我们会后聊起来奥地利学派的一些新近发展。海就对于奥地利学派特别是企业家和知识论的研究又深入了许多。最大的感受是与老朋近乎0交流成本的叙谈。海就像哈耶克一样比较排斥制度经济学中的数理方法趋向。同时对于何以表征制度经济学的概念取向(交易成本和产权)不以为然,而提出方法论和研究视角判据。我以为海就的看法基本准确。不过,概念体系创新和鲜明的方法论转向二者皆需要,不过方法论转向更加根本,概念体系创新次之。

   这次会下还有幸与黄春兴、黄少安、冯兴元、董志强、黄凯南、赖普清诸君见面和叙谈,受益良多。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