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作为迷米的方言、技巧和惯例  

2008-08-27 12:2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迷米(Meme)的方言、技巧和惯例

   1976年,理查德.道金斯已经提出完整的作为文化基因的“迷米”(Meme)概念和相关理论(道金斯,1976)。但是我们发现作为演化经济学奠基之作的纳尔逊和温特的著作《经济变迁的演化理论》(1982)怎么没有提及道金斯的工作呢?我并非怀疑纳尔逊和温特有剽窃之嫌,因为学科间的鸿沟完全可能导致同一个发现的时间前后不一致。作为一种生物演化理论的应用,迷米理论后来又得到道金斯的学生苏姗.布莱克摩尔(blackmore,1999)的阐发,她试图发展一种“文化之社会传递的基因学”。也算是秉承师道,把老师的思想发扬光大。

   我们从方言说起。我们每个人都会至少一种方言。一种方言在一个地区传播,其寿命毫无疑问超过一个个体生命的寿命。我们也可以发现,方言至少在三代之内是“保真”的,不会有多少变形走样。方言在代际传递。我们学习方言究竟学习到了什么?是方言的发音规则,方言对于物品和行为的指称以及某些特别的语法。(说到语法,我有个同学的方言说“你吃了先”,而我们则说“你先吃吧”;有听说上海的方言也有宾语前置的说法。)显然,方言具有“选择”、“变异”和“遗传”的机制。遗传,确保一种方言在数代之内不变形。变异,则是指语言的新词引入、新语法的出现、甚至新语调的引入。这一点,在我们个体一生之内是无法感知的。但中国的古文提供了一个样本,经常,我们被提醒,“古音**”,意思是现代读法和古代不同。可见同一个词语,语音语调是可能变化的。选择,更不易被我们直接感知。有的语言消失了,但是一种全新语言的诞生则十分罕见。今天的语种林立,方言林立,无疑每一种方言和语种都有它产生的时候。因此,选择机制毫无疑问是存在的。上述关于方言的分析表明,有一种独立存在的东西在人际传播,这就是一套方言,它的语法规则,发音、语调和词语系统。在方言的大家庭里,变异、选择和遗传机制适用于它们。方言都试图扩张自己寄住范围——操这种方言的人群。

   一个菜谱也是一个“迷米”。这次我回老家,尝到一道“西红柿黄瓜肉末汤”,十分鲜美。回来以后,依样画葫芦,做出来味道美极了。于是,这道“西红柿黄瓜肉末汤”菜谱作为一个迷米,便开始了自己的旅程,从湖南来到北京,然后我再介绍给某个同事,它又不知道传播到哪儿去了。其实,很多菜谱的寿命超过我们个体的寿命,它独立于我们而存在。

   道金斯在非常宽广的意义上定义迷米。旋律、观念、宣传口号、服装流行款式、制罐和建筑样式等都是迷米的例子。迷米是有生命的结构。迷米的三个基本特点是:长存性、生殖力、拷贝的忠实度。迷米的基本单元是一个文化样本的“代表性段落、核心思想与思想方法”。

   演化经济学中著名的生物学类比,即纳尔逊和温特的个人“技巧”和企业“惯例”(纳尔逊和温特,1982),不过是道金斯(1976)迷米的一个特例。惯例是企业遵循的规则和可以预测的行为模式。而个人技巧则和企业水平上的惯例是对等物。偏离主流理论的最优化范式,个人技巧之这样被定义的“一个光滑序列的协调一致的行为能力,在行为正常发生的情况下,行为相对于它的的目标通常是有效的。(N-W,1982)”哈耶克常强调我们人首先是习惯的动物,其中部分含义是,我们依照熟悉的技巧行事,骑车、打球、滑雪、交往等。技巧是程序化的,既节约思考有可预期;技巧是缄默知识,很难用文字写清楚。比如说游泳的技巧,是很难用文字写清楚的。靠背游泳说明书的人肯定学不会游泳。技巧在一系列“选择”行动中被执行。例如我们骑自行车的过程就一直执行一系列的微调活动,使得车身保持平衡,又不撞着别人,而且尽量走平整的路面。NW的“惯例”在企业组织和水平上应用。惯例是组织的记忆。组织靠做来记住。这一点需要去除强还原论思想才能理解。我们知道,一个人做一根针都是极为困难的,可以肯定,现代社会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出一根铅笔,更不用说单独做出一架飞机(有报道说哪里哪里中国农民作出飞机,那是他广泛地使用了既有的发动机和其他现场的材料)。作为组织的记忆,惯例为我们理解企业的联合生产导致涌现现象提供了初步的微观分析方法。这里的关键是,作为组织中的一个人,只有把他置于组织的生产环节,他才起作用。回到家里,还原成一个个体时,原来的联合生产连同那个过程的缄默知识和技巧使用消失了,涌现性消失了。组织的联合生产涉及利益分割的利益分歧,惯例还作为处理企业内部冲突的程序和规则出现,这是所谓“作为休战的惯例”。此外,惯例还行事“控制、复制和模仿”职能。其中,模仿则涉及到管理本身的变异和创新。

   作为演化经济学的基本概念,“技巧”和“惯例”有必要纳入到更具有一般意义的“迷米”概念中去。“迷米”是文化的基因。在企业组织内,技巧和惯例是迷米的表现形式。(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