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税收增长的危害:来自两位经济学家的警告  

2008-07-23 18:0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税收增长的危害:来自两位经济学家的警告

快速增长的税收必然和庞大的政府支出和庞大的政府规模相联系。在一个建设型导向的政府下,规模庞大的政府支出规模意味着大量的投资决策不是来自市场敏感的私人部门,由此遗漏的无数局部知识将是非常大量的,与之相关命题是,建设型(而非服务型)主导下的政府及其国有部门必然在没有掌握局部知识和信息的情势下大量动员资源,全社会资源错误配置的概率随着税收增长而增长。关注中国经济的学者无不为最近几年以下事实感到隐忧:越来越强势的国有垄断企业、急剧增长的政府税收、以及乏力的公共支出监督机制。下面来自周其仁、周业安的警告,期望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闻税则喜的专家理由

周其仁

五年前参加一个座谈会,主事人问:多年来,税收增长比GDP增长快很多,究竟什么原因?问题明了,但自己一直没有答案。不久前讨论土地制度,正听人论证物业税之时,突然就“看到了”一个理由——政府闻税则喜,而各路专家提供了源源不断增税的根据。

倘若税制由纳税人及其代表机构决定,那么政府的偏好和专家的理由,都不能直接推动税收增长过快。但当下我国的实际情况,是税收项目的出台和税率的确定,基本由政府决定。这样,闻税则喜的政府偏好,加上善于论证加税必要性的专家系统,珠联璧合,就足以推高税量、增加税种了。

难怪有关税收的学问源远流长。古代中国的传统,是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都是“王土”,大家就要缴付租金——“租税合一”是也。这也许是那时的市场经济蛮有基础,民间买卖租赁关系发达,说黎民百姓“租用”国家公器必须缴付租金,非常顺理成章。另一方面,统治者贵为天子,接受各方的“上贡”是天然的秩序。讲来讲去,传统中国的税,无非是租金与贡献的合并。

启蒙时代后的西方,不再接受基于“君权神授”的理由。1776年《国富论》的第五编——熊彼特称之为“一篇自成体系的财政学论文,后来成了19世纪所有财政学论著的基础”——题目是“论君主或国家的收入”,却先从“君主或国家的支出”谈起。原来,斯密心目中国家收入的合法性,是由国家承担公共职能——国防、司法、为便利商业的公共工程和公共机构等——所必要的开支来界定的。为什么人民要缴税?就是为了购买国家的公共服务。

这就是说,税也是一个“价”——政府提供服务之价。所谓“小政府、大市场”的理念,要点不是宣布政府与市场的边界——那是因时势之变而变的——而是在任何时代都要谨慎地比较不同途径获得公共服务的效用差别。试举一例,为了国防和司法,国家非合法拥有武力不可。但是常备军好,还是民兵好?猜猜斯密的答案是什么?常备军。理由是常备军更经济!

这种朴素的税收理由后来“退位”了。新的时髦是剑桥大学庇古教授的福利经济学。这门学问可以搞得很复杂,但基础却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享受私家车的舒服,却把废气排在空气里,那他的驾车行为就有了“负外部性”,或者就是他开车的“社会成本与私人成本不一致”。这时,由于这位仁兄无须为他的驾车享受支付全部代价,其“需求”失去有效的成本约束而膨胀,后果——空气污染——必定格外严重。

在庇古看来,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市场无法做到使私人成本等于社会成本——“市场失败”是也。解决之道呢?征收空气污染税吧。后来的文献上甚至把这类税命名为“庇古税”!是的,哪里找不到外部性?从邻居的狗叫到太空垃圾,从道路拥挤到大海捕鱼。从此,只要懂得“庇古税”的各种变型,任何一个立志改造社会的人都容易如愿以偿。

再后来流行的就是关于税的“社会观点”,即把税收广泛地用于矫正各种社会问题的观点。据说这种学说起源于德国,我自己知之不多,希望熟悉的读者有以教我。不过很多现代的税种——诸如高额累进所得税、财产税、遗产税、奢侈消费税等等,让我们不难看到“社会观点”的强大影响。

与凯恩斯的名字挂在一起的,是宏观调控产生的税收需要——至于凯恩斯本人究竟说的是什么,好像并不重要。简言之,过热时加税,过冷时减税,经济气温不就得到调节和控制了吗?与此类似,对需要优先发展的产品、行业、部门、地区给予税收优惠,反之则反之,就是“产业政策”需要税收的理由了。

我们远远没有穷举税收的专家理由。即便如此,读者已经可以看到古今中外关于征税的专家理由实在蔚为壮观。事实上,不少税种是被逼出来的,其理由也是被逼出来的。比如中国香港地区至今还在征收的酒店房间税,据说是1965—1967年由港英当局财政司郭伯伟(Sir John Cowperthwaite)决定开征的。郭当时的理由特别令人欣赏:政府大力推介香港旅游业,酒店的得益多于其他行当,要是不特别抽一下酒店的税,对其他产业不公道!

近年我们在本土听到的加税理由,倒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先有专家别出心裁地把税收占GDP比重的高低,定义为“国家能力”。就是说,有本事加税就表明国家能力的强大。粗看起来,这像一个自我循环证明的命题,进一步推敲,其中包含某种概念上的混淆。不过,这都是小节。哪一个爱国公民会不赞成增强国家能力呢?那就加税吧。

最近的例证,是运用税收调控经济达到进退自如的境地。一方面,诸多专家论证利率和汇率皆不可轻动——或者动了也无用;另外一方面,加税停税闹得市场中人无所适从。坚守汇率不变而开征纺织品出口税,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建议,政府礼贤“下士”,决定开征;不料欧美国家仍然要搞什么特保之类,最后还是商务部长宣布取消尚未开征的纺织品出口税。物业税和财产税,是几位香港教授的热门话题——顺便说一句,近年大行其道的“卖地财政”,也来自我们的东方之珠。政府卖地的收入,也是税赋。

这么说吧,无论是出于学说的推理,还是糅合各家之言,或者是逼出来的急就章,反正政府要收任何一种税,都不难找到“证明合理的理由”。政府本来有权强制收税,行政主导的税制少受节制,而各方专家可以证明开征任何税种的理由——齐了,形成一个“万税”经济似乎易如反掌。

危险就在这个地方。数不尽的证明抽税必要、合理的理由加到一起,可能加总出一个谁在事先也没有“计划”过的局面:税收总量过大,政府承诺过多、开支过多,降低资源配置效率,销蚀人民参与市场竞争的意志;税种过于复杂,征税成本高,则刺激腐败和寻租活动。转来转去,事与愿违、南辕北辙而又不能自拔,岂不糟糕?

解决办法当然不是抽取“累进的加税建议税”。我认为可取的办法,要由纳税人及其代表机构来决定最高税负量,然后在税收总量的限度内,开放税收专家意见之间的竞争。建议增加任何一种税吗?先问总税量还有没有“额度”。如果没了,那就先回答,你建议哪一项现存的税收取消或减少?

2005年7月27日

转载请保留此来源标志:
www.zhouqiren.com

通胀时期税收增长其实是一种灾难

周业安

已经公布的几个数字:

今年上半年,全国税收收入(不包括关税、耕地占用税和契税,未扣减出口退税)稳定较快增长,累计完成3255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0.5%,增收7606亿元。个人所得税完成2135亿元,增长27.3%。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6.3%。(注意:这里没有加入央企收入和各级政府土地收入等,如果加入这些,政府收入更大。陈志武有一个统计)

这些数字的背后隐含的可能问题:

1、按照过去的财政支出结构,我国庞大的政府收入主要用于两大项:一是吃饭,即行政管理费;二是建设,即基本建设支出。

2、吃饭吃的太饱,就产生了越来越庞大的政府规模。而政府本身又是一个利维坦,规模越大,对社会的威胁也越大。

3、建设搞得过多,会拉动总需求,在经济衰退的时候也许有用,但在通胀时期会助长通胀。看看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其中存在某种必然的联系。

4、通胀时期,居民的实际收入下降,但个人所得税却仍然上升很多。为什么?如果再进一步考虑到庞大的财政收入并没有在社会福利支出上花费太多,那么就可以看出,这种财政实际上是一种掠夺性的!

5、通胀采取紧缩性货币政策是正确的,问题在于,该政策紧缩了企业的投资,却没有紧缩政府的投资。而在一个巨大规模的政府的经济体中,政府的投资才是真正影响通胀的因素。所以我们看到,现行的紧缩政策如果没有财政政策的调整配套,必然可能带来滞涨的潜在风险!

6、政府现在的政策都是严以对人,宽以待己。紧缩企业和居民的口袋,却不断放宽自己的口袋。看看那么多外汇储备,光在美国的房利美和房地美上就浪费了三千多亿美金,这些钱可以办多少教育?可以降低多少贫困人口啊!

总结:如果盼着经济软着路,财政政策必须调整,一是减税,包括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负;二是改进支出结构,削减原有的吃饭和建设两项,更多增加社会福利支出。否则后果很严重。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