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正在收获“通往奴役之路”的道德遗产  

2008-07-14 11:4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正在收获“通往奴役之路”的道德遗产

 

   有人惊呼,我们生活在道德沦丧的泥沼中,我们的周遭充满危险。毫不奇怪,那不过是因为我们正在“收获”70年前“通向奴役之路”的道德遗产。计划体制的经济模式渐渐远去,但是它留下的心智模式和道德后果正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发生作用。

 

1.

1940年代中后期,二战结束之际,许多国家纷纷走向民族独立之路,与此同时,如何建设自己的国家——是紧跟当时苏联的步伐,实行计划经济,还是倒向美国,走市场经济之路?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选择。

2.

1944年,才华横溢却又孤独的经济学家哈耶克向世人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实行计划经济,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支撑计划经济的制度和理念背后是人类理性“致命的自负”,在哲学上是完全错误的,在经济学上是站不住脚的。许多国家的人民依然我行我素。

3.

许多国家并不相信经济学家的警告,在意识形态教条的掩饰和鼓吹中,计划经济模式在许多国家开始实行。与此相伴随,紧跟而来的制度安排是极权统治、“国家租金激励制度”、党和政府领导人的个人造神运动、严厉的户籍管制、全社会的单位制管理。接着,政治清洗、文字控制、大饥荒在几乎所有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相继出现。

4.

然而人们忽略了另一个看不见的领域的嬗变:道德。道德崩溃和经济崩溃形影相随。与国家租金激励、政治清洗、个人造神运动、资源的全面国有化、经济的全面计划化相伴随的是国家权力对个人私人领域的全面侵入。甚至千百万年形成的家庭伦理受到冲击。在“国家租金激励”体制下,服从,是行动的第一选择。人们唯一地拜倒在权力的脚下,惟其如此,个体才能生存。没有选择,国家是唯一的雇主。与“生产资料”国有化形影相随的是人们思想的全面国有化。独立思考是危险的。数万年演化而来的道德传统开始遭受挑战。“诚信”,“说真话”必须服务于“集体”和“国家”利益。组织凌驾于个人尊严和权利之上。规则围绕具体的目的而被制订出来,规则的抽象性和一般性丧失殆尽。具体目的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基本规则(宪法)也朝令夕改。那是一个没有规则的时代。

“通向奴役之路”的计划经济模式最持久的影响是通过控制人的生存摧毁道德根基。通过经济领域的全面国家控制,紧跟其后的政治、人们的工作和日常生活开始全面国家化。人们的心智模式必须改变,否则无法适应“新生活”、做“新人”。人们以“组织”和“集体”的名义曲折地追求自我利益。通过扭曲人们的心智模式,无数代人积累的道德传统遭到重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金规被“新时代”的同志所遗弃。组织开始扼杀家庭和家庭伦理。私人领域全面暴露在国家权力的监视下。在强大而恣意的国家力量全面入侵的情势下,个人消失了。被组织进国家大机器作为一个螺丝钉发挥作用的行为被鼓励和赞扬,许多这样的榜样被制造出来。不做螺丝钉而试图拥有独立的自我意味着挨饿和自杀。

5

亲情在虚假的集体利益面前必须让步。忠于组织,你必须放弃亲情。“和你父亲划清界限”,“和你的母亲划清界限”,“和你的兄弟姊妹划清界限”。恐怖是管理的唯一法则。恐怖开始在计划经济体制内绵延,蔓延到“单位”、家庭,甚至党和国家领导人。这是一个人人自危的局面,没有人能幸免。于是,全社会范围内,大量的精力开始用于防范、自卫和相互倾轧。保卫自我的最好办法是厄运来临之前整死他人。经常,为了保全生命和过上体面的生活,扭曲自我,出卖良知,短期行为是必须。这是一个合作成本异常高昂的社会。当合作成本异常高昂的时候,社会合作萎缩了,合作剩余几近消失。经济崩溃立刻尾随道德崩溃而来。

6

皇帝的新衣边上总有口无遮拦的小孩。那些冒着生命危险道出真相,改变彼此合作和行为方式的人,在黑暗的夜空凸显了人性的光芒。人们开始从饥饿的边缘自我拯救。从“吃饱肚子”“免于饥饿”的诉求开始,人们挑战政治上的宏大叙事。

短时期的制度变迁成功地把人们从饥饿中拯救出来,这不是改革的伟大,而是原有经济模式扭曲的激励制度得以初步矫正所释放出来的巨大(帕累托)改善。但这只是极为初步的成功——经济丰裕并不意味着我们自动变成了自由文明大家庭的成员。

接下来,人们发现自己必须面对数代人扭曲心智模式的道德现实。大范围长时期的合作仍然无法展开。真正创作性的生产性活动无法得到坚实的道德基础的支持。生态灾难;食品污染、药品质量和建材质量安全、饮用水污染;科学不兴、学术造假;……乱像背后是尚未扭转的道德崩溃现实。

恰好,我们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发达国家的知识溢出大大缓解了逃离计划体制的人们技术和道德窘境。我们一边使用发达国家廉价的知识产权,一边拒绝和辱骂产生这种创造性成果的制度和道德价值观。我们诅咒自由,诅咒权利,诅咒自由贸易,诅咒普世价值观;我们用“特色”的幌子自我欺骗,用“家事不得干预”拒绝文明。

盗窃来的技术和已然基本扭转的激励结构造成的丰裕掩盖了残缺、沦丧的道德现实。我们为自己取得的“成绩”大唱赞歌,有意无意忽视一个自由市场体系输送给我们的相对价格体系指针,和他们几乎无限的知识产权溢出。

还好,自由世界充满宽容。他们总是鼓励我们谈判、对话和协商。这是自由的本性。

7

唯一无法掩盖的是我们当下每天必须承受的道德惩罚。这是一个处于道德沦丧边缘的民族。集体主义狂热和彻底唯物主义,乘上民粹主义的马车,一路高歌猛进。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必然是一个彻底的实用主义者,一个敢于祛魅一切敬畏的人。最没有道德的人经常轮其道德的大棒四处棒杀。新闻机器也有意无意充道德警察,置“无耻的人”于死地。我们每天承受的惩罚既来自产品和自然环境的不安全,也来自一不经意犯了“众怒”所得到的意想不到的后果。人人自危的局面减轻了,但并没有消失。

曾经唯一拜倒在权力的脚下,听惯了唯一雇主的话的人,被廉价的市场丰裕(来得容易的丰裕社会)所冲击,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金钱的主宰,他开始用金钱疯狂展览自己的心灵扭曲。曾经唯一只服从权力的心灵发现自己一下在自由市场经济中获得了财富和部分自由的时候,自我开始膨胀,直至感到类似的膨胀导致的威胁位为止。

8

道德在博弈中重建。但是整个过程将数十倍乃至更长于它的摧毁期。我们正处于这一重建过程之中,承受着“通往奴役之路”道德遗产。我们时代的问题,信用缺失、道德沦丧、法治不兴,根源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