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21世纪,中国“人民政府”的一个面相(转载何军,暑期实习记)  

2007-08-28 17:2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普通的大三学生,为了在政府部门找一个实习机会,我们可以从中看出“政府”中人众生相。看后感慨万千。只想说,我们应善待那些朴实的心灵,无论你身在何处,身居何位。——笔者

  在玩了数周之后,这个周四,在下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决定早起(注:已近正午,不对,让我回忆一下,应该是中午饭后)去政府找(注:“找”字也不准确,应当说是“闯”,而且是“生闯”、“硬闯”)个部门实习去,心想咱也当一回公务员试试。然而去了才知道,对于一个行政管理专业的本科生,特别是像我们这样一个二流学校行政管理专业的本科生来说,去政府实习之难难于上青天!

      首先,在下来到了丰台区人民政府的办公大楼,为了骗过门卫,我特意打扮成了一个成熟的大男人,上船蓝下穿黑,左胳膊夹了一个档案袋(其实里面除了学生证、身份证、介绍信、学校发的实习通知、实习报告外什么都没有)于是我就闯了进去,门卫也没有阻拦。

      但事后就不太顺利了,我孤身一人来到了右侧楼八层找到了中共丰台团区委的一位同志,他问我“谁让你来的?你提前和谁说了?谁批准的?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啊……你去老十二中旁边的团区委办公室问问吧。”于是,我只好退了出来,骑车飞奔(注:中途车链子掉了两次,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结果中间,您猜怎么着?我晃挡(注:土语,就是转悠的意思)了得有十几分钟,也没找找那个鸟单位,心想刚才那位同志不是说离十二中不远吗,怎么找不着呢,你说大马路上也没个指示牌啥的,什么玩意儿啊。于是乎,我打了个电话给那个团区委,没想到大马路上噪音太大,也没听清他们指的路到底怎么个走吗,只是好像听到说什么不远了,也就五十米之类的话,最后在本人的艰苦找寻下终于来到了原来的区政府办公楼,但是一进门并没有直接找到团区委办公室,绕了半天,终于爬了四楼,找到了,此时的我已是疲惫不堪、气喘吁吁,只希望,不,应该说是祈求他们能接纳我在他们那个部门实习两周就行。

      没想到他们的表情却比较冷淡,说什么你是来给我们送文件的吗?我说我是来实习的,去年暑期实习时我给你们这儿打过一次电话,是你们这儿一个女的接的,说让我带上学校开的介绍信就可以来实习,但是去年因为有事耽误了,所以没来,心想今年再来应该可以,放假时介绍信什么的也已经开好了……于是,他们问了问是谁对我说可以来实习的,结果没有一个人承认,那个办公室的男同志走到我面前说“以后实习前你先提前给我们打个电话,我得向我们领导请示一下再说。”我说“我这事真的比较急,前几周刚放假时我就给你们这打过一次电话,当时说的也是向领导请示一下,结果就杳无音讯了,所以今天我才亲自来了,两周后我还得去上课,实在等不及了……请问明天领导在吗?要不我明天一早就过来?”他说“是,我知道。是有这么个事儿,一般像你这种实习我们都必须先通知领导,然后开个会,研究一下看分配你个什么任务,肯定得让你得到锻炼,总不能糊弄一下盖个章了事吧……至于明天这个……不好说……我也不清楚领导在不在……”当时我心想,这位同志还真是个典型的马屁精加领导的看门狗,决不做任何领导未经允许的任何一丁点小事,而且最令人钦佩的就是批评人和拒绝人还特别有艺术,让你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是在拒绝你,但事后一想其实他的本意据我揣测还就是不想添事找麻烦,不想收留我。我心想,算了,什么他妈的共青团,都是一群混蛋!要奉献、要贡献、要出力的时候找我,等到我这个已经有七年团龄的共青团员找他们时给我摆架子,使脸色,官气十足。老子他妈的不干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就不信我把所有的政府部门都硬闯一遍就找不着个容身之地!

      然后,我在那个院里又逛了一圈,来到了另一个部门:区审计局。首先,我心想,他妈的实习这种事儿跟那帮下人说就是浪费之间,不如直接去区审计局局长办公室走一遭瞧瞧!,于是我敲了敲门,就走进了区审计局局长办公室,那个局长问我做什么,于是我就一五一十的把我的基本情况说了一下,心想,就实习这么个小事儿,他总应该不用再向别人请示了吧。结果他却说“我这里不负责这个事情,你去一楼值班室问问吧。”我客气的回了句“嗯,好,谢谢您啊!”然后我就来到了区审计局值班室,一推门,看见一位男同志正在玩电脑,走近一看,玩得是纸牌,问我什么事,我又一五一十的把刚才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心想这回总应该搞定了吧,没想到这哥们边玩边听的跟我说,我这里不负责这事儿,你去人事科问问吧。(注:他妈的当时我真想贬他们丫挺的,都他们干吗吃的啊,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能办,人民养你们都他们的喂狼了吧!)没办法,谁叫俺们没有权力、没有势力、没有背景呢,这年头,没有点儿背景没有点儿关系您还想跻身于国家机关,真是痴人说梦!我算是彻底的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了!没办法,真的是没办法,认了,我只能认了,您说有什么办法呢?!可是我心里不认,也不会认,因为我发自内心的看不起他们,他们算什么公务员,他们难道就不觉得丢人不觉得害臊吗?共产党的威信早晚要被这帮蠢驴败坏殆尽。总之,以后我一定去国家机关,一定要努力工作,等有了一定权力的平台后,老子一定要重重办他们这帮混蛋!然后,我就来到了区审计局人事科,全名是人事监察科,一进门,看见一位同志正打电话呢,也不知是公事还是私事,不过说实在的他看到我还是比较有耐心的,先挂断了电话,让我坐下(注:当时我心想没准儿这回成了!)听我再次把前番的话重复了一遍,不紧不慢的说“我们以前倒是也接收过你们学校的学生,不过都是学经济的,什么学审计的、财政的、税收的、会计之类的。像你这个学行政管理的,我们这儿还真没法给你安排。”我紧接着说“哦,但是我们专业本科阶段也是学过财政学、会计学的,应该没问题吧”他又答道“这个不行,你毕竟不是这个专业的,你要是来这干,你必须得看得懂帐本什么的才行,否则没法弄啊”我一听他这么说,不禁叹了声,心想,办点事儿怎么这么难啊……他接着给我支了一招“要不你想想办法,找找人,托托关系,是吧!我们这儿实在是不好办。”我真没想到,我们的审计局人事监察科的干部在我这个实习的小事上,在紧要关头,竟然给我提出的是这么个建议,什么“找找人、托托关系”,说实话,真是没想到,没想到我们的基层公务员这么想,也没想到人情、关系在我国国家机关中竟然发挥着如此重要的作用,就连办一个像找单位实习这样的小事都要拉关系、走人情。但是,您说您有什么办法吗,作为一个弱势群体的我,也只能是再叹一口气罢了,谁让我没人呢…… 不过我还是蛮感谢这位同志的,毕竟,在与各类公务员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已经算是比较有耐心比较诚恳的了。

      接着,由于同处一层,我又跑了一趟工商所,他们的同志说这里不是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实习只能去能才成,心想,区工商局在此菜户营呢,太远了,算了吧,去其它地儿看看吧。

      然后,我驱车又骑回了新的区政府大院,这次我来到了区档案局,我心想审计局要求要专门学经济类专业的人才行,总不会我一个学行政管理的连档案局都去不了、干不了吧。我敲了敲门,一推开,看见两位老同志正坐着聊天呢,我还是把前面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说的同时,我看到他们桌子上好像一边各有一个什么优秀共产党员的小旗,心想他们既然是优秀共产党员,总应该通情达理、体会民情,这回总应该搞定了。他们听我说完,笑了笑说现在我们这儿人很多,实在没有多余的工作,我们这儿刚来了两位转业的军长过来工作,连个坐的地儿都找不到,所以,对不起啊……要不这样,你别这么硬闯,你去四楼人事局问问他们看能不能帮你找个地儿吧。我一听他们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肯定又是没戏了,不过他们的这个建议还是很好的,算了,不管怎么说,这次态度还不错,再试试人事局吧。

      我快速的爬上了四层,本想找局长说说我的情况,结果他办公室还没人,没办法,就去找副局长办公室,结果敲了好一会儿,也没人开,我刚要走,突然门又开了,于是我杀了个回马枪没想到竟然吓到了那位同志,心想得罪了副局长,这下可玩完了,没想到他又是互相推诿,让我去找别的办公室问问,我来到另一个办公室,走了进来,一位只能说不算太丑的女同志抬起了头,我又是重复了一遍上面的话,此时的我,嗓子已经十分劳累,又没有水喝,所以非常难受,说出来的话全都是断断续续的而且还有点模糊不清,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又重复了一遍,心想这回不会还是不成吧,这可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啊!最后,我问“你们这儿能否接纳我实习或者帮我联系一个有空缺的单位实习一下也行”结果那个女的跟我说“我们这儿没有你说的这项业务,办不了这事儿。”然后就低下头看自己的东西去了,我当然只好再次忍着愤怒,无奈的说声“谢谢!”走人了。不过这次我没有去找其他单位,而是去了厕所,我把自己一个人关进了一个单间,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心想办点事儿怎么这么难啊,我两周后还得去上课,要是再找不着实习单位就来不及了……说实在的,压力太大了……实习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件,但是就是这其中的一件都如此难办,唉……想起来心里真的很难受……哭了一会,我出来洗了把脸,心想不管怎么说,都跑了这么多单位了,干脆再试试,要是还不成就回家去吧。

      真是没想到,我下一个部门去的就是区市政管委,全名是丰台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我一进门,又是一位女同志,他仔细的看了一遍我的资料,然后让我留下了联系方式,说第二天跟领导汇报一下再通知我,然后我就走了。但说实在的,我觉得像政府部门这种说话不算数不讲信用的事我先前已经领教过了,所以这次也没把它当回事儿,心想也不一定成功,指不定人家汇不汇报呢,没准早把我忘了呢。不过这世界还真是奇怪,第二天这位女同志还真同志了我,不过犹豫再三我还是推掉了。这完全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更好的部门,它就是丰台区计划生育委员会。

      这个部门说实在的我第一眼看见时还真没把它当回事儿,因为我觉得一帮搞计划生育的,无非就是生孩子、发放结婚用品之类的事儿,有什么值得锻炼学习的,不过哥们我也实在找不着其他地儿了,算了,试试吧。结果,简直是奇迹出现了,我一进门,当然又是重复了一遍上面的话了,只见一位老大妈说话特别和蔼可亲,叫我过去坐在他的椅子上,认真地看了看我带的资料,问我喝不喝水,我说不喝,他说那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问问我们主任。就在这会儿,一位看似三十多的同志跟我捞起嗑来,“你们毕业后学校都管分配吗?都干什么去啊?”我说“我们本科生不管分配,据我所知,我们行政管理专业大多数人都会报考公务员。”“那你呢?”“哦,我不考公务员,我可能去考研。”“要是让你来我们这儿工作你干吗?”我说“当然干了,现在竞争压力这么大只要有个工作就行了,我想的是先找个工作,比如说先在计生委干着,等以后有机会再转道其他部门去。”“那你觉得我们计生委是个什么机构啊?”“我觉得计生委可能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政府部门但它是一个和老百姓接触非常紧密的部门。”没想到我刚说完,那位同志就对旁边的几位同志说“你别说这孩子思路非常清晰!”他又问“国家计生委和国家经贸委都是正部级机构,你说那个部门好啊?”“这个,我还真说不上,我觉得计生委好吧。”他说“对了!当然是计生委好了!”我有点不解的问到“为什么呢?”“这就是你刚才说的呀!你说什么来的,计生委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政府部门但却是一个和老百姓接触很紧密的部门啊。”他看我还是有点儿不明白,便进一步解释道“这点儿弯儿还转不过来?!你想国家经贸委有多少人才,竞争多激烈啊!国家计生委才多少,当然好了。”说到这儿,我总算明白了。整好,刚才那位和蔼的老大妈回来了,我连忙让出了座位,她说今天主任没在,她和副主任说了一下,明天再和主任汇报一下,第二天上午给我通知。说实话,当时我的心真是一下就轻松了下来,心想,最算找着地儿了。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刚八点多,那位大妈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主任同意了,让我下周一来上班。

      至此,我大三的暑期实习总算是有了个着落,心里的石头也终于放了下来。说实在的,真是不容易啊,政府这趟水,深得很,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趟,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趟的,但是我想不管怎样,我都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希望我能继续努力,有所作为吧!

 

       2007年7月23于北京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