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是“发现过程”还是“创造性过程”?读书笔记(4)  

2007-05-30 23:0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确定的未来吗?

——J.M.布坎南等《市场作为创造性过程》笔记(4  

 

有两个知识上的成就,即“自然选择”和“看不见的手”,在本质上都是受相同的遗传学概念驱动,包括个体层面和种群层面的。——Haim Ofek(奥菲克)

 

有两个苏格兰经济学家是达尔文的前辈,他们起到了主导性的作用,这就是托马斯.马尔萨斯和伟大的亚当.斯密——奥菲克转引自Stephen J.Gould

  

   布坎南认为以沙克尔为代表的极端主观主义流派和新演化综合派是相通的。他们都认肯“时间起作用的世界”;“历史作为一个目标开放的演进过程的观念”;“未来不是一个预先已经被决定仅仅等待着揭示出来的过程,而是被人类选择不断创造出来的的过程”。这些观点对于市场的本质有着清晰的内涵,即“市场过程的适应性本质”。强调人类选择中的创造性,意味着新古典的均衡概念是有问题的,而且,柯兹纳的隐含着目的论的市场与企业家的观点也有问题。布坎南并不认为极端主观主义就是正确的理论,而是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人类选择的创造性”不能够够为任何社会经济理论所忽视。

   布坎南接着引证三种不同的自发市场秩序观。第一,亨利.西蒙斯的竞争经济理论。第二,迈克尔.波兰尼的“自由的逻辑”。迈克尔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比喻,只要摇动一袋土豆就可以让它们自己相互调整从而达到最小体积(而不用数学家极端每个土豆之间的间隙如何重组),这显示出局部的、分散的、合乎市场机制的配置方式比中央计划调节运转的更好。第三,诺曼.巴利(Norman Barry)曾经试图解释市场的自发秩序,认为市场“看上去像是个无所不知的心灵设计”的产物。布坎南认为以上三种对于市场作为自发秩序的理解不同于极端主观主义的理解。以上三种都具有某种程度的目的论特征。西蒙斯、波兰尼和巴利成功地证明了分散配置对于达到某些客观确定的目标具有优越性。布坎南对此是质疑的,他说,“如果市场真的被看作一个目标开放、非决定论的演化过程,市场的真实动力是人类的选择,那么,不管多么微弱的对于任何目的的暗示都必然具有误导性。”在布坎南看来,在目的论和非目的论之间,没有中间地带。暗示或者明示市场朝向某种事物(例如均衡等)“运动”,就是目的论的。

   否认目的论不是否认人类参与交换,适应环境,预期将要发生的变化。这种适应性行为并不按时整个过程朝向预定的目标发展。没有一个先定的均衡在那里。布坎南总结道,“市场过程是一个加总过程,并不是为了最大化或者最小化任何东西。它只是让参与者追求他们认为有价值的目标,此时,参与者既受到偏好与禀赋的限制,又受到普遍游戏规则的限制,同时它又激励个体尝试新的行动方式。这是真正的、非外在的、独立定义的目标,只有基于这样的目标,市场过程才能被认识。”

   布坎南这样描述非目的论的市场互动模式:没有商品的世界,具有禀赋差异的的人们从大自然中生产出可交换的产品,假定权利被界定(可执行),那么一旦人们认识到生产和交换比自给自足更有利于促进福利,交易就会产生。交易链要扩展,专业化于某项生产的参与人必须应用想象力以增进自己在交换中的福利。交易者想,要从被人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必须要想自己生产出什么有潜在交换价值的东西,“创造-发明-想象”被引入,由此,任何计划经济复制市场结果的企图都愚蠢之极。

   基于交易-创造模式,布坎南这样诠释亚当.斯密学说的“真谛”:“个体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和自己对他人的可能价值评估预期,生产出完全不是供自己消费的商品。这些商品只有投放到市场上才有价值,价值是生产者的收入。生产者用这些收入在市场上又购买他人的商品。这种生产满足他人要求的交换价值从而间接地为自身创造价值的方式,是市场秩序的基本行为要素”。斯密把交换法则视作人类天性中的原始法则,猜测它是推理和说话功能的副产品而不再追究。在生物经济学看来,这就是人类特有的同物种间的非亲属交换。

   市场作为没有初始商品的游戏,与均衡作为交易剩余耗尽终极状态的均衡观念是不相容的。有待配置的商品束根本不存在,均衡观念因此难以成立。我们无法想像交易终于停止的那一刻(达到最优)。

   布坎南认为新演化综合派的出现解决了下面这个两难问题:极端主观主义关于人类创造性及其应用的强调但无法解释市场的有序性现象,另一方面,柯兹纳把握了市场的协调本质但是却仍然没有完全摆脱新古典的均衡教条。

   布坎南把市场看作“一个创造性过程”,区别于奥地利学派(哈耶克、柯兹纳等)把市场看作“一个发现过程”,以及其他的说法如“分配过程。”布坎南认为发现过程和分配过程都不同程度隐含了目的论。只有在创造性过程里,“目的”不存在。

   布坎南以如何解释“前社会主义经济的崩溃”来比较新古典范式的配置主义视角、奥地利学派尤其是柯兹纳的“市场作为发现过程”视角,以及他自己的“市场作为创造性过程”视角。资源配置主义倾向于认为前社会主义经济是一种资源配置的失败,原因在于扭曲的激励结构使人们无法反应真是估价的备选方案集。资源没能流向那些得到最高估价的用途上去,决策者这样做不会增加他的利益,他没有动机这样做。奥地利经济学家在新古典的批评中增添一个因素:即使激励问题解决了,知识问题仍然存在。计划者无法集中全部知识来做决策。而只有一个非中央计划的经济互动的市场结构,才能充分利用一切局部知识,使资源运用到估价最高的用途上去。但是,布坎南认为奥地利学派的批评“仍然无法把握市场和计划经济的实质因素”。“目的论的阴影仍然挥之不去”。被柯兹纳拓展了新古典框架仍然存在某个“无所不知、仁慈的整体计划者保证理想结果的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