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有一个确知的未来吗?——《市场作为创造性过程》的一个笔记  

2007-05-21 16:5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确定了的未来吗?

              ——读J.M.布坎南和V.J.范伯格《市场作为创造性过程》的一个笔记 

 

 

“改造人的工作乃是法西斯的工作”,因此我们不要再说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了。

                                                   ————笔者

“由于严格的逻辑理由,我们不可以预告历史的未来行程” 。人类历史行程受着人类知识增长的强烈影响  .                

                        ——卡尔.波普尔  1998(1957)                     

1.经济是非线性系统

记得第一次读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的时候,有一种十分快意的感觉,此后接着看普利高津的耗散结构理论,感到目前的经济学可能存在某种先天的缺陷。但是奇怪的是,国内经济学界除了陈平对此有点兴趣,其他没有多少人感兴趣。而最近汪丁丁叶航等翻译《还原论的局限》《趋社会性研究》等则算是又提醒大家关注自然科学的这方面的进展以及可能的借鉴。布坎南显然注意到了现代物理学和化学等自然科学关于非线性系统研究的进展。布坎南在本文中开篇就提到普利高津、斯唐热在开放系统热力学方面的贡献,以及对于那些自然科学进展关注的经济学家如安德森、阿罗、Pines、布莱恩.阿瑟、拉德茨基。布坎南试图把自然科学里的这一新发展/倾向和特定非主流经济学思想联系起来。他猜测,可能是经典物理决定论思路激发了新古典经济学的研究纲领,而现在的关键任务是如何把这一此路扭转到“非目的论的、目标开放的、创造性、非决定论的演化思路上来。”

普利高津和斯唐热提出物理科学要从决定论、可逆的过程走向随机的、不可逆的过程,从均衡转向作为“自生自发的自组织来源的”非均衡。混沌是一种各向同性的分布状态,秩序的出现意味着“对称破缺”,意味着能量的输入导致均衡的打破。开放系统中的自组织过程也是普利高津的研究重点。开放系统的显著特点是系统内微小原因可能转化成巨大后果,这个线性因果关系是全然不同的。再分叉点上,所谓“蝴蝶效应”出现了,微小事件引发宏观效应。随机因素、自组织的非均衡特性使得系统内在的具有了非决定论性质。

布坎南引出的问题是,非均衡系统演化过程中的创造性和开放性的一个推论是“未来不是给定的(普利高津,1986)”,而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不断拓展的过程。

在试图把物理学新进展和社会科学统一到同一个世界观的经济学家里面,布坎南提到P.M.Allen,1988J.S.Wicken,1987的工作,他们呢提出了“新演化综合”。阿伦强调微观多样性和差异性的重要,而一反那种试抹平差异进行宏观加总的分析范式。恰恰是微观多样性和个体差异驱动着演化过程,他们是创造性的关键来源。两种根本不同的观念:一是演化视角、创造性、自组织范式;另一种是先定的均衡状态、各向同性、牛顿范式。

2.有一个确知的未来吗?——决定论的谬误

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里面的均衡模型伴随这样的世界观:未来蕴含在现在之中。充分地知晓现在和“决定性规则”可以预知未来。而新的范式认为,自然是创造性的,全新的、完全无法预测的结果不断产生,演化过程在时间中展现。有一个奥地利学派的分支“极端主观主义学派”,例如L.lachmann就是其中的一员战将。布坎南还列举了G.L.S.shackleJ.Wiseman,S.C.littlechild. 这里布坎南尤其重视shackle的工作。Shackle对于新古典堡垒攻击的核心是,新古典认为未来在给定条件下完全可知是毫无根据的。完备知识(强形式)、理性预期、贝叶斯适应理性(弱形式)都是站不住脚的。极端主观主义认为:所有发生在社会领域内的事件均依赖于人的选择,真正的选择必有差异,存在选择的差异,结果就会不同。那种“被预先决定的”,独立于我们将要做出的选择的未来不存在。沙克尔说,“未来之事的内容与其说是未被知晓,不如说尚未存在,那种对人类事务的预知纯属无稽之谈”。怀斯慢的说法,“未来不仅仅未知,而且是在做出决策的时刻尚未存在。”而L.拉赫曼则把不确定性追溯到人的自由意志。

看了这些,某些人要吓出一身冷汗,如果他真的信仰什么主义,懂得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先知地知道未来通向何方。在这一点上,波普尔是我们的朋友,是他在历史贫困论里专门阐述了这个问题,他和极端主观主义的经济学家是完全一致的。记得自己在读了波普尔那个著作之后,对于那些对人类命运进行预知的先知们,我一个都不信了……,而只觉得他们在作“无稽之谈”。

有事情去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