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成本/收益是一种原始返祖思维  

2007-04-02 10:44:56|  分类: 制度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感知的成本/收益与不可感知的大范围匿名合作

benham教授测量交换成本是具有比较意义的,因为在不同的国家办理同样一件事情,等待时间和所花金钱是可以比较的,当然前提是大家都处于一个开放经济中。

   分工深度系数比交易成本更具有绝对可比较性。分工越来越跨越国家边界以后,比较分工深度系数的意义又越来越像现在比较交易成本的困境。

   那些使用价格机制的经济和不充分使用价格机制的国家之间,分工深度系数有很大的差异。因为交易效率不同,因此每一笔交易的成本不同。

    成本,收益;货币,价格都是自然利用乐动物的自利本能,而使用的合作工具。让我们好像有利益可图,发展出来一种看得见的激励。如何组织如此庞大的全球范围的合作,或者一个国家边界内部的合作,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在现代市场经济中,看得见的合作和交易行为,例如企业内部的合作行为,其作用远远小于看不见得的市场匿名合作。为了这个匿名的市场合作,我们付出交易成本:用于对抗风险/打击机会主义行为/运输和通讯/知识准备。

   从这个意义上看,交易成本更是一个启发性概念,而不是一个供测量的概念。如果要测量,benham教授的微观视角在给定制度背景前提也是有意义的;north的宏观视角在观察一个经济体的演变方面也是有意义的。一个经济体演变的过程中,用于分工准备的资源越来越多。市场越是扩展,不能出清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出现机会主义行为的机会也更多,因此防范资源也相应付出更多。

   比较朝鲜的交易成本和美国的交易成本基本得不出什么实质性意义。因为制度背景根本不同。交易成本只有同一经济体具有一定同质性的时期内,没有发生急剧的制度转型,可以历史比较;以及制度同质的国家可以在单位意义上比较。

   交易成本概念具有启发性。他表明合作尤其是大规模的匿名合作,是要付出代价的。茅于轼先生说价格机制是要花费代价的,其实阿罗说经济制度运行费用的时候,也有这个意思。产生一个价格机制,运行一个价格机制,需要巨大的资源付出。政府花销,也算是这种资源付出之一。

   那么我们越来越明朗:要走出自给自足的低效率困境,“自然“通过资源禀赋差异,人与人之间的秉赋差异,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异,偏好的差异启示人们,制造出斯密所谓“交易倾向”,然后,“自然”又发现人类个体的自利激励机制,通过货币这一天然翻译工具,制造和使用价格机制,翻译各色人等的需求和供给,使市场出清,组织天衣无缝的合作。

   从这格意义上看,“成本”其实是一种原始返祖思维。收益、成本是骗取自利的人类个体合作的一个诱饵,让你有激励降低成本,通过价格机制可计算成本,收益。就像有个笑话说,老板假装给我们发工资,我们假装努力工作。而交易成本理论揭示给我们的是:“自然”假装给我们收益,同时也假装通过市场价格体系给我们显出成本。让我们不断优化资源投入组合和制度创新,只有这样才能诱使这些天然于本的人类——其感觉器官只能感觉到自身的最直接的成本收益的人类——开展匿名合作。“自然”是多么奇妙阿。“看不见的手”是多么奇妙阿。

   一个小团队的例如企业内的合作,是看得见的;而超出人类感觉器官的大规模市场合作,我们的感觉器官是直接看不见的,于是,“自然”就要制造一些成本/收益的假象诱导人们合作。我们今天要用一个感觉器官能触及的概念测量一个感觉器官不能够直接感觉到的量,自然充满种种自相矛盾。

    因此如何构建一个分工深度系数是更重要的。例如包括生产性服务业的就业人口比例,中间产品种数,生产迂回链条长度,产业聚集程度,知识生产部门的相对重要程度的一个综合指数。目前教科书上面常见的基于目前国民经济核算指标设计的产业聚集度或分工系数的指标,用上述交易成本的理论来衡量还粗略了一些。

    交易效率也是一个启发性概念,但是比交易成本更具有可比较性,虽然侧度交易效率只能用代理变量,例如产权保护程度,经济自由度,甚至千人电话拥有率之类的量。不过如果能进一步精细化这指标,还是能对于交易成本的理解有一些作用,赵红军(2006)在这方面作了探索,很有意义。杨小凯在他的专著中的后面一章也交易成本和交易效率,从而分工深度理论对于中国农业效率改进作了实证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