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与刘芳的对话,及刘铁芳老师的回应  

2006-10-23 14:02:16|  分类: 教育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芳给 业进:

    看了最近铁芳老师在《读书》上的文章,文笔依然如故的好。各局中人在这个体制中只是一个个“忠实的实践者”,大家都按部就班地尽职尽责却能意外地造成一幕幕悲剧,问题的关键在于体制的变革,这一点我赞成。但不太认同铁芳老师强调,体制承担的个体性,体制的缺陷并不足以勾销个人道德上的过错。愚以为,体制规范人们的利益,价值指引人们的道德与行为。人类偶然地步入了以分工和合作为特征的市场秩序,才得以延续至今,并异于蜜蜂和蚂蚁。在我们这个所谓现代或者后现代社会,长期以天下为“公”,对计划控制驾轻就熟,并经常陷入对熟人社会的回忆和向往之中,天然地排斥交易及其半径的扩展,进而导致每个个体抛弃了对自身权益的守护和对他人权益的尊重,造就一种与扩展秩序不相容的不利他的私利心态。另一个需要提醒的事实是,转型期的非稳定预期导致了公共权力机构和公民个体普遍的机会主义行为,也使得每个人都萎缩于不利他的个人主义小天地里,产生了“平庸的恶”。教育和教化在解决这一“恶”的问题上是一个手段,但不是终极方案。至于艾克曼,当一个人能够运用大规模的资源进行某种行为时,他已不再平庸,这种“贵族的恶”也“平庸的恶”是有区别的;同时,艾克曼也未能跳出“价值指引人们的道德与行为”的窠臼。

 

 

业进回刘芳:

    最近很少上5460了,所以现在才回。铁芳老师的文章我也看了。与你有同感。个人的道德感挽救不了普遍的作恶状态。我最近在我的搜狐博客上写了一篇东西,认为植根于人性中的恶人人都有,关键看周围的人事/民情/制度和习俗惯例,使诱导大家把恶放大,还是收敛自己的恶性?还是诱导和放大自己的善和合作。我看我们身边的民情(托克维尔喜欢用这个词,觉得比较合适)基本上诱导大家放大自己的恶,怎么样机会主义,怎样钻营,怎样逢场作戏,怎样拍马,怎样套近乎,总之人人学会威廉姆森所讲的机会主义。这成了一个普遍的社会状态后,我们感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颠倒的常识的社会,因此我总是呼吁中国要进行重建常识的启蒙。主流推行的所谓道德与我们日常生活感受急需的道德简直就是离题万里,而且还不时的花样翻新。

    令人惊奇的是,或者需要解释的是,这么一个扭曲心智的个人和组织(尤其是公共组织)行为方式盛行的情势下,如何产生了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从财产权利到自由契约以及契约执行,条件都不是很具备,却产生了经济增长。是不是有点像二战前的日本?

    最近铁芳老师的博客上有一个朝鲜见闻,与此同时,茅于轼老先生刚好到美国去了,也写了一个见闻《何谓和谐社会》,看了茅老的文章,美国那才叫和谐社会啊。两相对照,道理都显得苍白。

    有一点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就是刘老师哲学分析,分析现代社会中,由于迂回生产方式的拉长,作恶者不会感觉到自己的恶,他只是机器中的一个小齿轮。现代性中的专家至上,导致个人的无助;现代性的大规模生产带来可能大规模灾害也使个人无助;诸多的恶是无数人在迂回的链条上共同造成的,因此责任是不明确的,是集体的罪恶?

   

    答刘芳、业进

    谢谢你们的关注。与两位对经济学,尤其对制度经济学的兴趣相比,我的兴趣更偏向于文史,所以我的问题路向也会略微有些差异。这几年跟业进交流,对哈耶克的零星理解与对制度的关注也在慢慢渗透之中。但我的心向更偏重于鲁迅,那就是关注国民文化心理品格的改善。

    我们今天制度的改良无疑是十分重要的。许多问题,一旦制度改进了,自然就理顺了。但要一旦我们扩大到社会整体,特别地要推动整个社会文明的累进,则显然没有这么简单。我更希望脚踏实地,实实在在地去关注个人,关注个人细微的存在方式中所折射的生存理念。

    与整体的恶相比,个人的恶也许微不足道。就好比与整体的恶相比,个人的善同样微不足道一样。但我们是微茫的个人,我们只能以微茫之力来一点一滴的改造我们周遭的现实,关注我们所能关注的人和事,一个一个的人和一件一件的事。在这一点上,我十分欣赏阿伦特。

    愿我们的讨论继续。

 

     铁芳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