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业进教授博客

改革就是改错

 
 
 

日志

 
 
关于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北师大政府管理学院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009,北京市优秀人才(2012)),校级后备学科带头人和人才强教深化计划拔尖人才(2014)。担任《经济学季刊》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专著《分工、交易和经济秩序》《经济演化:迈向一般演化范式》。译著:《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保守主义,涉猎企业理论,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教育j经济学。崇敬柏克和哈耶克思想。hayeking@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哈耶克论公共事务  

2006-08-10 21:19:23|  分类: 公共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扩展秩序中的公共事务

   由于扩展秩序的自发性质,有论者就认为扩展秩序中的政府是不是就是亚当.斯密的“守夜人”,或者诺齐克(Robert Nozick)的“最小意义的国家”呢?不是。作为自发秩序中的元素,除了个人分别从事经济筹划之外,还有那些专门设立的组织。政府就是扩展秩序中的必不可少的一种组织。命题三所说自由是扩展秩序的前提,财产权是自由的保障”表明强制组织的存在是十分必要的。财产权利背后需要合法暴力威摄。财产权利是因为物的存在引起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种人与人之间承认彼此看不见的边界需要一个合法强制力作为后盾,而机会主义是人性的根本特征之一,这是导致国家作为合法拥有暴力潜能组织存在的根本原因。此外,现代经济中的迂回性愈加凸现,专业化分工的细密程度愈发加深,财产权利的内涵和外延发生改变,植根于人性之中的机会主义得逞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因此扩展秩序中政府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它的作用的具体范围和本身的规模也需要随着扩展秩序的扩展演化而不断变化。

    哈耶克不是“自由放任主义者”,他支持最低社会保障水平。除了一般公认国家职责,抵御外敌,抗击风暴、洪水、地震、瘟疫等事务意外,哈耶克还特别强调了“另一类风险”,即由于高度开放流动的匿名社会,社区生活纽带断裂,人们在蒙受不幸的情况下难以得到小集体群体的帮助,亦即“那些因各种原因无力在市场中谋生的人(老、弱、病、残、孤、寡)”,有必要使他们得到一定标准的最低收入。这个保护屏障是“伟大社会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这个最低保障收入与分配正义无涉。在实施此项公共政策时候,哈耶克提请人们注意,“要紧的是,我们应该对一下两种状态划清界线:在一种状态里,社会承认有义务消除绝对贫困和保障一个最低福利水平;在另一种状态里,社会自以为有权决定所有人的 ‘公正地位’,并向每一个人分配它认为他们各自应得的东西”。在后一种情况下,自由受到严重的威胁[8]                      

    对于主要的社会保障领域:养老保障、永久性伤残保障、对于失去主要劳动力的家庭保障、医疗服务保障、事业救济,哈耶克都对其必要性予以认可。在提供养老保障方面,需要建立起养老保障缴费和获得这种保障之间的强联系,力避用下一代人的缴费支撑上一代人的养老金。而老年人自己的缴费不能支付自己的养老金,主要责任源于政府的不守信用,实施通货膨胀政策。力避把养老保障制度变成一个获取政治支持的工具[9],“每到大选之际,人们就会推测社会保障支出又将提高多少。人们敦促政府,欲壑难填。”

    在医疗保障方面,哈耶克反对实行单一的国家保险制度,反对人人享受免费的医疗保障服务。其原因在于不存在“医疗服务需要的客观尺度”,在资源的使用中需在各种其他需要中权衡,没有“绝对优先,其他均需靠后”的绝对标准。而且一旦实行免费的医疗保障,用于延缓痛苦和延年益寿的医疗服务和用于迅速恢复劳动能力的医疗服务必然发生矛盾,因为前者是无止境的事情。医疗的国有化可能是最为严重的问题。医务人员成为等级秩序中的一个准公务员,对上级负责,是国家的代理人,同时又是掌握个人隐私的人。这为按照当局的意图利用这些情况创造了条件。前苏联的国家医疗制度就曾经用作整治劳动纪律的工具。

    在失业救济方面,哈耶克赞同“为任何可证明的需要情况提供相同标准的最低救济金,以至于没有任何一个社会成员缺乏食品和遮身之处。”哈耶克对民主国家中过于强大的工会组织对于失业救济政策的影响给予了猛烈的抨击,理由是工资的灵活性和劳动力的流动性是经济体系运行的所必须的。如果我们设计的制度消除了工资的弹性和劳动力的流动,可能最终也消除了整个经济的活力和自我调整能力。“只要一个行业由于自身的不稳定性在大多数的时间里需要一定数量的失业储备人员,那么值得期望的是,应通过提供足够高的工资又到足够数量的工人保持待业状态,以补偿这一特殊风险[10]”。哈耶克的论证是深刻的,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一种利用分工和专业化好处的迂回生产方式,而降低这种迂回生产的协调风险、提高合作可靠性的制度安排就是产品、要素的储备和失业。新近的文献表明,有景气循环的动态经济可能比非周期的经济更有效率,景气循环是市场奇迹而不是市场失败。景气循环和失业应当规功于市场的成功而不是失败,景气循环、失业只在分工、专业化、生产力以及贸易依存度较高的经济中发生[11]

   在教育、研究和信息方面。哈耶克本着“自由在我们最为无知的地方最为重要”的理念,坚持认为教育、研究和信息等公共事务的治理不可以一元化或受着单一机构的控制,以满足“最重要、居于首位的原则,……就是人类最丰满、最多样的发展具有绝对和根本的重要性”[12]

哈耶克肯定了教育的外部性以及儿童尚无责任能力,因此实施最低标准的义务教育是必要的。在“教育如何提供?”“其中多少应该供给所有人?”“如何挑选那些应受更多教育的人以及由谁来支付费用?”等问题上,哈耶克有他独到的见解。首先,义务教育不是年限规定的越高越好。哈耶克赞成义务教育是足以融入到现代社会的“一般的最低限度的教育”。政府有为公共教育筹措经费的义务但是并无举办和提供教育服务的垄断特权 [13]。所有的教育都必须受到一定价值观来引导的事实是任何公共教育制度中真正危险的来源,在单一的教育体制内,发展最为多样化的个性必然受到抑制。因此“一个高度集中和受到政府支配的教育制度赋予当局以控制人们心灵的权力”。在举办教育事务上,哈耶克推崇弗里德曼教授提出的学券制度[14]。对于哪些人有资格继续接受义务教育以后的教育服务?能力、天赋、强烈的兴趣和研究偏好都是必须考量的条件。同时,好要注意社会各个地域、宗教、职业和阶层都应该有自己年轻的成员占有相应的比例。能力第一,兼顾多样,这可以看作是哈耶克关于“谁有资格获得高等教育”的观点。

在科学研究事务上,哈耶克提倡尽可能多的独立研究工作中心,在这些中心,研究人员可以自己独立决定研究方向,阐述自己的结论;反对一个由哪怕最负盛名的科学家和学者组成的立法机构来决定所有的研究计划和方向,当然也反对与学术无关的行政当局的控制和指导。掌握公共研究经费的的控制权的增大对于科学进步的利益构成真正的威胁。包括私人捐赠在内的多样化的科研资金来源是知识的进步可靠保障。科学研究的对象和领域属于典型的“没有人可以预言下一步将是什么的地方”,在那里,确保自由和创新至关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